第290章 神算
  ,本王姓王
  “測字算命,卜吉問兇,陰陽五行,冥宅風水,就找周神算!
  京城安康王府門外,響起了一個不合時宜的聲音。
  這種走街串巷算命的多了去了,嚴榮榮和小春子也就沒當回事,以為待會他自己就會離開了。
  豈料這人不但沒停下的意思,甚至還沒完沒了起來,只聽他繼續喊到:
  “專業開鎖,通下水道,修屋頂漏水……”
  “嘿!這家伙業務還挺廣!毙〈鹤硬唤止酒饋。
  ……
  若是說這些都還可以忍,那接下來的就開始有些欺人太甚了:
  “冥紙香燭,壽衣棺槨,專業哭喪嘍…”
  “哎我去!”
  小春子實在聽不下去了,自家主子現在還生死未卜,這臭算命就在門口搞起了殯葬一條龍,誠心找不自在是吧?
  想到這,他直接氣勢洶洶地沖了出去,他倒想看看,是什么人吃了熊心豹子膽,敢在王府門口瞎吆喝。
  小春子剛出門,就看到了一個干瘦的小老頭,此刻正在背對著自家門口吆喝。
  看其打扮,就是個普通算命的,手里還拿了個破布幡。
  “喂,算命的!”小春子不耐煩地喊道。
  “哎!”
  那算命的聞言立馬轉過身,滿臉殷勤道:“大爺你要算一卦不?”
  來人看樣子能有五十左右,身上背了個大口袋,里面插滿了香燭紙錢。
  然而這些都沒什么特別,最扎眼的還要數他手里那個幡。
  這東西與其說是幡,不如說是旗,除了正中間寫著的“周神算”三個大字外,其他地方全都密密麻麻寫滿了小字。
  小春子隨便打量了一眼,發現上面的東西五花八門,涵蓋了各色業務。
  他也懶得廢話,揮揮手說道:“不算卦,去去去,上別地吆喝去!
  “好嘞!”
  算命先生也是個聰明人,這是王府重地,若是得罪了王爺,挨頓打都是輕的,于是他趕忙開始收拾下東西準備離開。
  這人不是旁人,正是當初北突南下之時,從開平衛逃走的周九二。
  之前在東勝村,他因為刨宋寡婦家地瓜,被抓了個正著。
  對方見他一副窮酸樣指定賠不起,就讓其做工償還。
  那一陣正好趕上秋收,周九二身板本來就脆,連續干了好幾天農活,差點累死過去。
  不過宋寡婦也算講道義,不但管他吃住,臨了還送了他一筐地瓜。
  宋寡婦家里三口人,除了她自己,還有一個腿腳不怎么利索的婆婆,以及一個七八歲的丫頭。
  不知道是因為相處得久了,還是周九二喜歡受虐,在經歷過這些事后,他竟開始覺得膀大腰圓的宋寡婦看起來順眼了。
  于是從那以后,他三天兩頭跑去宋寡婦家,要不就幫忙干活,要不就幫人家挑水。
  日子久了,宋寡婦自然能看出了他的想法,許是她也存了這方面想法,所以并未拒絕。
  一來二去,兩人也漸漸有了感情。
  終于,在一年后,周九二選擇入贅宋寡婦家,做了倒插門的女婿。
  周九二雖然怕死,但也是個有骨氣的主。
  家里那一畝八分地,宋寡婦打理起來綽綽有余,于是周九二就經常出來算命打零工,為了給家里多賺點,他的業務也就逐漸廣泛了起來。
  如此一來,一家四口的日子也算過得去。
  ……
  雖然已經成家,但周九二仍然保留著每天替自己算一卦的優良傳統。
  這不今天就是,臨出門起了一卦,卦象顯示京城安康王府附近有一樁大買賣,若是能碰上,半年吃穿不愁,所以就有了之前的一幕。
  正當周九二惋惜今天這趟白來了的時候,突然有人叫住了他。
  “這位先生,替我算一卦吧!
  開口的正是自王府內走出的嚴榮榮。
  她也是臨時起意,既然大夫都束手無策,那不妨死馬當做活馬醫,找個算命先生測測吉兇,哪怕只是個心理安慰也成。
  “好嘞!”
  周九二馬上眉開眼笑地轉過身問道:“請問姑娘要算什么?”
  “一個人的病情?”
  “好,請姑娘寫個字吧!
  說著他便遞過去一根樹枝,并示意對方寫在地上。
  嚴榮榮接過樹枝,略一思索,然后在地上寫了個“病”字。
  “?”
  周九二皺起眉頭,他在考慮,是真算還是亂扯一通。
  一年前他因為算了不該算的人,導致自己損失了二十年壽元,直到現在他還耿耿于懷。
  京城這等臥虎藏龍的地方,還是小心為妙,保不齊又招惹了哪個神仙下凡的人物。
  “這,敢問姑娘是替何人所算?”
  何人?嚴榮榮一愣,隨即柔聲道:“我的夫君!
  這話得虧沒讓王柄權聽到,要不他的尾巴能翹上天。
  見對方神色悲戚,周九二終究還是動了惻隱之心,認真分析起來:
  “病字,左右分開讀作‘內’和‘丙’,想必姑娘的夫君得的是內疾,這‘丙’字……敢問病人的名字中是否帶有一個‘丙’字?”
  “是的,他名中確實有個‘柄’字!”嚴榮榮心中不由一驚,暗道對方竟算得如此準確。
  “那就好!
  周九二點點頭,繼續說道:“‘丙’意為魚尾,若是尋常人測此字,可謂兇多吉少,但令夫君名中帶‘丙’,這丙就代表了他,丙被封住了一半去路,依我看,是否能安然無恙,皆是五五之數,終究還是要靠他自己!
  起先嚴榮榮只是抱著試試看的態度,現在聽對方這么說,頓感寬慰了不少。
  雖說是五成,但總是有希望的。
  “敢問先生,是否有辦法增加轉危為安的幾率!
  周九二聞言略一沉吟,繼續說道:
  “有倒是有,所謂病情,病不離情,情在病右側,可助‘丙’脫困,至于這情為何物……恕在下才疏,古往今來多少人都沒能參透!
  周九二并沒有藏私,情的解釋太多了,親情、友情、愛情皆有可能,甚至說大一些,對天下之情,對蒼生之情亦是有可能的。
  “如此,謝謝先生了!
  嚴榮榮頷首感謝,臉色的神情也放松了不少。
  周九二說完,就開始眼巴巴地等著相金,可等了半天也沒見對方提這茬,這才尷尬地干咳一聲,轉過身去。
  算了,當作日行一善吧。
  等他走出約么百余步,后面卻傳來了急促的腳步聲,周九二回頭看去,正是小春子。
  “不好意思,當時太過擔心我家主子病情,忘了給先生相金!贝藭r小春子說話也客氣了許多。
  “不礙事,不礙事,我輩修道之人,自當濟世為懷!
  周九二一邊說著大義凌然的話語,一邊很誠實地接過相金。隨即瀟灑轉身,在小春子看不到的位置,將銀子塞入了懷中。
  此刻摸著錢袋的分量,心里特別開心。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今日所算之人,正是當日害他丟了二十年陽壽那人……
  (
'
繼續閱讀: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777亚洲熟妇自拍无码区_免费一级A片视频播放古代_中国业余成熟老太视频_第九区在线观看免费完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