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4章 置之死地而后生
  討逆長安的上弦月第744章置之死地而后生孫營一直在關注桃縣的動向。
  譬如說楊老板領軍出擊,一舉攻克南歸城,孫營聞訊還在家中喝酒慶賀。
  至于楊老板和豪強們之間的爭斗,孫營覺得這事兒有些急切了,就算是想打壓豪強,也得徐徐為之。
  tsxswtsxsw
  他覺得,一切都還可控。
  除去女兒最近越發癡迷于楊玄的詩詞之外,世界很美好。
  曹穎帶來的消息,一下就把他震懵了。
  但作為刺史,他的城府遮掩住了心中的驚駭。
  腦海中飛快的權衡了一番后,孫營問道:“長安的理由是什么?”
  “說副使低價販賣繳獲的糧食給百姓,邀買人心?墒咕撝獣,大戰后,賞功撫恤耗費讓北疆錢糧有些緊缺。而此戰……副使令老夫無需瞞著使君!辈芊f看著孫營,“廖中丞待不了多久了!
  這句話,令孫營一下就明白了所有。
  他默然良久,“老夫需要想想……這不是對副使不信任,而是,茲事體大,老夫此刻心亂如麻!
  曹穎微笑,“使君無需擔心副使會因此而生出不滿。
  臨行前副使說了,每個人都不能用自己認為正確的觀點去衡量別人。
  對你有好處之事,對別人興許卻是禍事。
  人,不能太自私。
  使君無需著急,老夫隨時等候!
  曹穎告退。
  孫營發呆了許久。
  “老夫有些累了,回家一趟!
  回到家中,秦氏詫異的道:“今日怎地回來的這般早?”
  孫營說道:“有些事,老夫要仔細想想,晚些別讓人來打擾老夫!
  孫營遇到大事會去書房獨自思索,這是習慣。但最近幾年他從未這般慎重過,讓秦氏有些驚訝。
  但公事她不能干涉,這是孫營的規矩。
  秦氏只能默默的送了一杯茶水進去。
  出來就遇到了女兒孫念。
  太陽很大,孫念站在屋檐下,“阿娘!”
  秦氏有些茫然的看著她,突然想起了自己年輕的時候,也是笑的這般燦爛。
  “這么熱的天,出來作甚?”
  “阿娘,阿耶呢?”孫念跳下來問道。
  “你阿耶有事,在書房呢!別去鬧他!”秦氏都囔,“這幾年你阿耶從未這般慎重過,你這幾日小心些,別惹你阿耶不高興!
  “我那么乖巧!”
  孫念挽著秦氏的手臂,央求道:“我明日和人約好了!
  “此事休想!”
  秦氏板著臉。
  孫念哀求再三也無用,癟著嘴回去。
  她突然心中一動,“阿娘不答應,阿耶呢!”
  孫營更疼閨女!
  書房里,孫營剛坐下就起來,在狹窄的空間內踱步。
  “販賣繳獲的糧食給百姓,低價又能如何?陛下這是迫不及待!”
  “廖副使不能視事,若是能拿下楊副使,北疆頃刻間就變了天!
  “按照曹穎的暗示,楊副使這是故意的。目的是……不外乎便是利用長安來人的機會,讓北疆軍民萬眾一心,他順勢而起,挾北疆與長安對抗!
  “哎!長安那些蠢貨……皇帝也是個蠢貨,一心就想著爭奪權力。他但凡對北疆多一些卷顧,何至于此?”
  “若是楊副使敗了,若是他贏了……”
  孫營覺得腦袋要炸了。
  “阿耶!”
  孫念笑吟吟的站在門外。
  孫營板著臉,“去去去!自己玩去!”
  孫念進來,“阿耶,我不是故意聽你說話……阿耶你擔心楊副使敗了會牽累你嗎?”
  孫營嘆息,默然,這便是默認了。
  孫念說道:“阿耶,楊副使對你不錯呀!”
  “老夫知曉!
  孫營負手而立,眉間皺的緊緊的,“老夫也想幫他,可……念兒可知曉為父當年如何來的北疆?”
  孫念搖頭,俏皮的少女看著宛若荷花,亭亭玉立。
  “那一年,為父在地方為官,當時的上官苛待下屬,且嫉賢妒能,打壓為父與其他下屬。
  為父心中不滿,不過官大一級壓死人,為父也只能憋著。
  后來,被打壓最甚的一個同僚便來尋為父飲酒,隔三差五喝啊喝……上官因此對為父越發不滿!
  孫營眸中多了回憶之色,“同僚一直在說上官令人厭惡之處,又暗自吹捧了為父,說為父為人剛正不阿,且民聲極好。
  為父就有些飄飄然了。
  說的多了,為父一邊飄飄然,一邊對上官越發怒不可遏,與他言語不和也多了。
  一次同僚請為父飲酒,說州里對上官頗為不滿,這是個機會,和為父商議,一起去州里彈劾上官……”
  孫念瞪大眼睛,“越級了阿耶!
  “看,連你都知曉越級了,可那時的為父卻昏了頭!睂O營苦笑,“隨后為父就和同僚去了。為父求見刺史,說了上官的種種惡行,又說縣里的官吏都無法容忍上官……
  刺史隨后令人去查,一查,果然。
  于是,上官被貶職……”
  孫念聽的有些懵,“那個同僚呢?”
  “哎!看看老夫的女兒,這聰敏勁!睂O營得意之余,笑的苦澀,“上官被貶職后,依舊留在了縣里,上位的卻不是老夫!
  孫念一驚,“不會是那個同僚吧?”
  我閨女,真聰敏……孫營點頭,“為父后來才知曉,那日去州里,為父去尋刺史訴苦,那個同僚后面去,卻說……
  為父與上官最近鬧得不可開交,令整個縣里官吏都無心理事,他十分擔憂,懇請刺史壓下矛盾!
  “挑唆的是他,裝好人的也是他!”孫念怒了,“那個狗賊!”
  “為父因此背上了一個背地里告狀的小人名頭,那個同僚上位后,暗地里打壓為父,州里對為父也頗為不滿……被貶職的上官也使盡手段地對付為父。
  三方逼迫之下,為父度日如年,若非彼時有了你,為父都有回家種地的打算!
  孫念只是想想,就能感同身受。
  “不到半年,為父就被他們趕到了北疆!睂O營坐下,神色悵然中帶著輕松,“為父吃了那次虧,深感人心險惡,故而做事總是要慢一些。不是為父老成,而是,怕了!
  孫念有些心疼,“阿耶這些年辛苦了!
  孫營看著她,眸色溫柔,“為父遲疑,不是害怕長安,而是擔心你們!
  孫念問道:“阿耶,若是楊副使敗了你會如何?”
  孫營幾乎不用想,“為父當初幫襯楊副使掌控鐵礦,若是楊副使敗了,為父弄不好會被……流放!
  皇帝陰狠,這些年孫營看的分明。
  孫念說道:“那楊副使若是勝了呢?”
  孫營想了想,“為父……以后大概有機會去桃縣!
  孫念問道:“那阿耶還在等什么呢?”
  孫營笑道:“為父有些躊躇,畢竟,這是以北疆一隅之地對抗長安!
  “長安,安嗎?”孫念搖頭,“我時常聽她們說,長安的陛下又大手筆賞賜了誰誰誰,整日在梨園與貴妃作樂。
  阿耶,上次你還說,如今流民越來越多,就怕某一日會作亂。
  你上疏長安,可長安誰聽了?”
  孫營嘆息,“為父看的分明,這個大唐,在崩亂的邊緣了?蓢@長安的君臣卻無動于衷,陶醉于什么大乾盛世的美夢中!
  “阿耶,那你還等什么?”孫念問道。
  孫營輕聲道:“此刻,桃縣那邊定然已經分出了勝負,誰勝誰負?為父不得而知。
  若是拖延,在兩邊看來這便是首鼠兩端,騎墻觀望。不管哪邊獲勝,事后定然會秋后算賬!
  “阿耶,我覺著楊副使能贏!”孫念信心十足。
  “為父……”孫營溫柔的看著女兒,“多年前為父被人從身后捅了一刀,至今依舊不敢與人合謀做些什么。
  可時光荏冉,老夫的女兒長大了。
  她要嫁人,就得有個好家世。
  一個奉州刺史的父親,一個多年未曾升遷的父親,那些媒人都不好說出口!
  “阿耶!”孫念俏臉微紅。
  “女大當嫁!睂O營嘆道:“老夫愿意再信任一次人,若是再被捅一刀,那也是老夫咎由自取。來人!”
  一個仆役進來,“郎君!
  “去請了曹別駕來,就說……”孫營深吸一口氣,“老夫請他飲酒!”
  就在距離孫家不遠的一家酒肆里,幾個大漢正在飲酒。
  他們身材雄壯,沉默無語。
  掌柜在滴咕,擔心這伙人喝了不給錢。
  一個男子進來,掌柜剛想打招呼,卻見他走向了幾個大漢,就撇撇嘴,故作不見。
  男子走到了一個大漢的身側,低聲道:“曹穎說,無需動手!
  幾個大漢起身,其中一人給錢,其他人出了酒肆。
  一個大漢看了一眼孫家,說道:“孫營這人命好!”
  另一個大漢說道:“桃縣那邊如今怕是劍拔弩張了,咱們趕緊回去,護衛郎君!”
  ……
  使者一行人在桃縣住下后,每日節度使府會供給食物。
  這是規矩,就算是北遼的使團來了,哪怕前腳雙方殺紅了眼,此刻依舊要提供食宿。
  畢竟,萬事不能做絕不是。
  “太差了!”
  此次跟隨田曉出行的人,大多養尊處優。節度使府提供的食物太簡單了些,沒人有胃口。
  “這是故意在刁難我等!”
  王思怒了,把快子一拍,“這是豕食!”
  桉幾上,一碟子豕肉和羊肉的拼盤,一碟子時蔬,一碗湯。
  湯上面還飄著一層油,對于北疆人來說這便是美食,對于長安的貴人而言,這便是豕食。
  田曉也吃不慣,“讓逆旅做!
  勉強吃完飯,田曉留下了宮中和鏡臺的幾個好手。
  “我仔細想了許久!碧飼缘难壑卸嗔死湟,“楊玄這一番作為,我以為,是故意的!
  “說說!蓖跛汲灾飧,喝著茶水,覺得比飯菜好吃多了。
  田曉伸手要了一塊肉干,在手中掂量了一下,“咱們來到桃縣,按理,北疆文武都應該惶恐,可對?”
  眾人點頭。
  方羽轍說道:“咱們鏡臺的人到了何處,何處就會惶然不安?纱舜螀s波瀾不驚!
  田曉說道:“廖勁倒下沒多久,楊玄接手北疆也沒多久。這么短的時日內,要想收服那些文武官員,難!能做到的便是人杰。楊玄是人杰!”
  口頭認輸對于許多人來說,比實際認輸更難堪,但田曉認了。
  “也就是說,從廖勁倒下時開始,楊玄就在籌謀收服北疆文武官員。這等野心勃勃的舉措,廖勁并未稟告。
  有如此野心之人,怎會犯下販賣繳獲糧食,邀買人心的大錯?
  他難道不知曉徐徐圖之的道理?
  他知曉,否則如何能從太平一步步走到今日”
  趙久不耐煩了,壓著火氣,“學士的意思是說……”
  “這一切都是有預謀的,從攻打南歸城,到和豪強爭斗,到低價販賣糧食,這一切……都是楊玄的謀劃!
  常華一怔,“你是說,楊玄是故意的?那他圖個什么?”
  這些宮中的老怪物修為了得,但腦子都傻掉了。
  整日在宮中修煉,又無需擔憂衣食住行,也沒什么事兒做……長久下來,這人就廢掉了。
  方羽轍的面色已經變了,“學士的意思,楊玄故意做了這一切,便是想引來陛下的怒火,引來咱們……”
  田曉平靜的道:“他借著咱們的逼迫,順勢完成了對北疆的收服!
  所有人的腦海里都浮現了那一日的場景。
  百姓在咆孝。
  北疆文武官員在咆孝。
  北疆軍在咆孝。
  源頭是什么?
  是他們的逼迫!
  逼迫哪來的?
  皇帝的吩咐。
  由頭是什么?
  是楊玄低價販賣糧食,讓長安覺著這是個把柄。
  逆著把事情擼了一遍,所有人如醍醐灌頂。
  “這是狼子野心!”蠢掉的老怪物都驚呆了。
  “沒錯,就是狼子野心!”田曉覺得肉干的味道有些發酸,“他圖什么?他想做……北疆之王!”
  所有人都沉默著。
  唯有田曉的聲音平靜響起。
  “此次咱們算是把事搞砸了!
  “回去會如何,不用我說,諸位都知曉,嚴懲不貸!”
  “當下,我等唯有,戴罪立功!”
  田曉目光炯炯的看著眾人,“楊玄此刻定然在與同伙額手相慶,這便是咱們的機會!
  眾人心中涌起希望。
  “如何做?”
  田曉說道:“咱們是天使!
  眾人點頭。
  “北疆不敢謀逆!
  “大唐正朔,誰敢謀逆?”
  “那么,我們通行無阻!碧飼灾钢腹澏仁垢较,“盯著他,尋找到動手的機會!
  眾人:“……”
  田曉把剩下的半塊肉干扔掉,踩了一腳。
  “軟的不行,那,就來硬了!殺了楊狗,北疆文武便成了無頭蛇,誰敢悖逆陛下的旨意?”
  “好!”王思贊道:“咱一直說別和楊狗啰嗦,上來直接上手,殺了就是。偏生你等顧忌這來擔心那!
  “田學士好謀劃!”
  田曉輕聲道:“這就叫做,置之死地而后生!我等生,楊狗,死!”
  ……
  求票!
  
'
繼續閱讀: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777亚洲熟妇自拍无码区_免费一级A片视频播放古代_中国业余成熟老太视频_第九区在线观看免费完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