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三章 九宮劍法
  獨步江湖第二百八十三章九宮劍法白千詡目送著洛臨淵離開后,嘴角揚起一抹微笑。
  “這臭小子要去完成他的事情了,我也該去辦我的事去了,嘿嘿……低武世界的大秘寶,我很快就會發現了!”
  只見他身形瞬間化作泡影,整個人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
  三城會武比賽場上,戰斗打得熱火朝天,天淵派弟子們很是激動的看著比賽。
  凌云子偶爾看一眼,其實他也不是很感興趣,也就是來玩玩的。
  洛臨淵回到觀眾席,東方羽柔詢問他去了哪兒,洛臨淵將事情經過都悄悄告知了她。
  東方羽柔聞言覺得震驚不已,洛臨淵的師傅居然出現了,還和那位扶桑第一人伊藤十三郎發生了戰斗并且獲勝!
  “你這么說,我倒是越來越好奇你的師傅是什么樣的人了,如此強大而又神秘!
  洛臨淵苦笑著聳了聳肩,“算了吧,那臭老頭嘴皮子可不饒人,見誰懟誰,而且還賊愛占小便宜,是個小心眼,你在心里幻想的什么神秘而帥氣的形象見到真人后肯定會崩塌的!”。
  東方羽柔挑了挑眉,咋感覺這師徒倆關系這么的奇葩呢?
  很快,又到了天淵派弟子上場的時候了,又有相同號數的對手出現。
  “這場的比賽是江天王城青陽宮的四長老的真傳弟子柳墨風出場,那么河渝王城的天淵派那邊又將要派出什么人應戰呢?”那位裁判高聲呼喊道。
  天清寺和登龍殿的目光“唰”的一下全部轉向天淵派這邊。
  李楓的那一戰讓他們意識到這個看似普通的門派可能并不簡單。
  天淵派弟子們也在商量到底該誰去,李楓見狀還有點想上場,但是考慮到要給其他師兄弟們留一個上場表現的機會,所以他還是不打算繼續上了。
  “天元!”
  北冥天元聽到洛臨淵喊自己,他立馬轉頭看向洛臨淵。
  “師尊有何吩咐?”
  只見洛臨淵嘴角揚起一抹微笑說道:“去,給你的師弟們打個樣!”。
  北冥天元聞言頓時激動不已,他早就想上場了,只是沒有洛臨淵的命令,不敢隨意上場。
  他當即激動地抱拳道:“是,師尊,定不辜負師尊期望!”。
  比賽場上,北冥天元臉戴白色面罩,上面還紋著一些青藍色花紋,長發用銀冠束在腦后,身著一襲純白如白蓮一般的長袍,雙手小臂上戴著黑色的護腕,腰間別著一塊青玉掛墜,整個人風度翩翩。
  這一下吸引了不少其他門派的女弟子們的目光,即便看不到全貌,但就沖這氣質,想必就是一位俊秀公子。
  對面的柳墨風見狀十分不爽,那些本應該看向他的目光,結果都被北冥天元吸引過去了。
  雖然不爽,但是該有的禮節還是得有的,他沖北冥天元微微抱拳鞠躬道:“在下柳墨風,請閣下賜教!”。
  北冥天元也微微抱拳鞠躬道:“南宮天元,請賜教!”。
  北冥天元為了不暴露自己,還特意改用了自己隨便編的一個化名。
  洛臨淵贊許的點了點頭,心里暗想這小子還算聰明。
  裁判看著雙方選手已就位,于是揮動手中的短旗大喊道:“比賽開始!”。
  柳墨風見狀頓時一個箭步跨出,整個人速度極快的沖向北冥天元。
  “飛絮綿綿掌!”
  柳墨風一掌橫推出去,真氣外放化作一只巨大的手掌從天而降猛地拍向北冥天元。
  然而只見北冥天元一動不動,雙手環抱在胸前靜靜地站立在原地。
  “他在干什么,為什么不躲?”天清寺的那位無威和尚皺眉道。
  天心和尚眉頭微蹙,沒有言語。
  在那道真氣巨掌即將落下的時候,就見北冥天元忽然猛地睜開了雙眼,他的雙眼中閃過兩道紅芒。
  下一秒,以他為中心,頓時爆發出一股恐怖至極的風浪,恐怖的氣息幾乎讓人窒息。
  柳墨風頓時感覺身處死亡深淵,猩紅色的風浪中伴隨著極其強大的壓迫感。
  “空空空”
  一陣陣風聲爆破響起,強大的威壓如同殺神的利劍不斷刺入柳墨風的大腦,給他大腦造成了極大的壓迫力。
  只見柳墨風腿腳一軟,整個人直接跪在了地上,最后眼睛一翻,頓時倒地暈厥過去。
  “什么?”
  一時間,全場鴉雀無聲,一個個都用不可思議的眼神看著這一幕。
  唯獨洛臨淵嘴角微微一揚,好小子,學得挺快的!
  青陽宮那邊的四長老猛地站起身子,一臉震驚的看著這一幕。
  “怎么回事,那家伙什么也
  沒干啊,怎么墨風師兄就倒地了?”一些青陽宮弟子驚愕的說道。
  登龍殿殿主手臂微微顫抖著說道:“氣功……王者之息!”。
  王者之息,屬于外氣功一種,將真氣蘊含于自身氣勢中,給對手帶去巨大的威壓,能使對手造成一定時間內的暈厥效果,暈厥時間要看使用者自身王者之息的強度決定。
  “不止是暈厥那么簡單,王者之息到達一定程度,甚至能讓人直接當場暴斃!”洛臨淵微笑著給東方羽柔幾人解釋道。
  東方羽柔等人聞言十分震驚,北冥天元居然這么短時間就學會了,當真是武學奇才!
  北冥天元盤腿坐在比賽場上靜候,足足等了半炷香,柳墨風依舊跟個死人一樣躺著一動不動。
  那裁判這才緩緩說道:“呃……我宣布,獲勝者是天淵派南宮天元!”。
  頓時天淵派弟子們再度歡呼雀躍起來,北冥天元見狀這才微微一笑,轉身離開比賽場回到了觀眾席上。
  “干的不錯!”洛臨淵看著他贊許的點了點頭。
  北冥天元開心的笑了起來,第一次有這么開心的感覺。
  天淵派這兩場比賽都是以極其離譜的手段獲勝的,一瞬間就成為了本次三城會武比賽的最大黑馬。
  諸侯王席位上,鎮東煬王挑了挑眉頭緩緩說道:“看來鎮北渝王那孫賊那邊的城池里還出了不少人才!”。
  鎮西墨王笑呵呵的喝了口茶水道:“這還是第一輪,別著急啊,高手會慢慢出來的!
  一旁的觀戰席上,柳長卿看著鎮西墨王手中的茶杯頓時心生一計。
  “有了!”
  他湊到身旁趙伏天的耳邊說著他的計劃,隨后兩人都露出一副賤兮兮的笑容。
  不用猜都知道,這倆絕對是想到了什么鬼點子,準備搞事了。
  第一輪比賽可謂圓滿結束,河渝王城這邊的門派商量后決定還是把唯一的晉級機會交給了天淵派。
  “洛掌門,是我先前有眼不識泰山,這次大賽的勝利,可就指望你們了!”登龍殿殿主笑呵呵的說道。
  “是啊,洛掌門教導有方,弟子各個都是人中龍鳳,因此還得仰仗洛掌門的天淵派取得這次的勝利,給我們河渝王城帶來榮光!”天清寺住持也上前雙手合十道。
  洛臨淵點了點頭笑著回應說:“各位客氣了,既然各位這么相信我天淵派,那么洛某自然不會辜負各位的期望!”。
  第二輪,大亂斗,每個門派安排兩名弟子參賽,一炷香后,臺上還站著的選手晉級第三輪終極戰。
  若臺上有兩位同門弟子,則選一位晉級,不得同時晉級決賽。
  洛臨淵看了眼北冥天元,第一個名額自然是給他,至于第二個選誰,洛臨淵有些糾結。
  這時,他身邊的華子燁舉起手喊道:“掌門,我也想試試!”。
  洛臨淵挑了挑眉看向他,隨后笑道:“你想試試是嗎?”。
  華子燁使勁兒點了點頭,華紫熏也眼巴巴的看著洛臨淵,似乎也在替自家哥哥求情,讓洛臨淵安排華子燁上場。
  東方羽柔被這小姑娘狠狠可愛住了,她當即拉過華紫熏捏著她肉嘟嘟的小臉兒笑道:“你就同意吧,你看人家小丫頭多可愛呢!”。
  洛臨淵見東方羽柔也這么說了,于是點了點頭:“可以,那就選你了,給我好好表現!”。
  華子燁開心的歡呼道:“好耶,我一定會加油的,請掌門放心!”。
  第二輪比賽是亂戰,這個會很麻煩,有可能要一人戰多人,對于體力消耗來說甚至比車輪戰還大。
  比賽場上,站滿了選手,一眼看去大概有一百五六十人的樣子。
  北冥天元和華子燁一同站在賽場上,華子燁明顯有些緊張,身子微微顫抖。
  北冥天元見狀安撫他道:“不要害怕,待會兒放心打,若是實在打不過的,就往我這邊跑就行了!”。
  看著北冥天元可靠的身影,華子燁心里放松了些。
  “多謝天元師兄!”
  只見裁判站在高臺上揮舞著短旗宣布第二輪比賽正式開始,隨后點燃了香炷開始計時。
  一瞬間,場面變得混亂起來,然而洛臨淵的眼神極其敏銳,始終鎖定著北冥天元二人。
  有些人看到了華子燁,心里還在想怎么一個十歲左右的小屁孩也敢來比賽,但看到北冥天元在他旁邊,頓時打消了不好的念頭,畢竟那貨有點邪門,沒動手就秒了柳墨風。
  不過有些人不服北冥天元,認為這貨肯定耍了什么小手段。
  自然也有針對華子燁的,看著這個十歲左右的小子肯定很好欺負。
  只見一
  位身材魁梧的壯漢大步流星的沖向了華子燁,碩大的拳頭猛地轟殺而下。
  “給我倒下吧,臭小子,這可不是你這種小屁孩能來的地方!”
  華子燁見狀眼眸一道寒光閃過,他雙臂交叉擋在身前。
  壯漢嗤笑一聲,他的拳頭可不是這種小屁孩能擋下的。
  然而令他吃驚的一幕發生了,他一拳砸下,華子燁居然穩穩的抗住了這一拳。
  “什么?”壯漢一臉的不可置信,他使勁加大力量,然而那拳頭死活突破不了華子燁雙臂支起的防線。
  華子燁嘿嘿一笑:“這位大哥,比力氣的話,我不一定會輸你哦!”。
  下一秒,他的身形瞬間消失,隨后突然出現在壯漢后上方。
  華子燁一拳猛擊在壯漢后腦勺上,小小的身軀爆發出了驚人的力量。
  壯漢身子猛地向前一個踉蹌,腦袋著地,直接翻滾了一圈仰面倒地。
  這一幕把柳長卿他們看傻眼了,這十歲模樣的小屁孩,居然這么狠!
  洛臨淵輕輕一笑:“通筋訣專注于體質、筋脈修煉,沒想到這小子才練了一個月,成效居然這么顯著!”。
  如今華子燁也已經是初入宗師的武者了,一個月的修行,便從沒有任何武學基礎的普通人變成了宗師武者,除了天賦外,還可以看出這一個月內他經受了怎樣殘酷的訓練。
  沈墨秋皺了皺眉,他某次無意間看到了洛臨淵訓練華子燁的場景,好家伙,那是真的殘酷,每日三千個深蹲、俯臥撐,還有站樁和各種身法練習,最主要的是還要在布滿荊棘的泥地上打滾,這對于一個十歲的孩子來說真的很殘酷。
  不過他不知道的是洛臨淵小時候經歷的可比這個殘酷多了。
  柳趙二人當即自愧不如,不過幸好不久前他們也步入了大宗師行列,也不算得太丟臉了。
  東方羽柔也已經步入大宗師有段時日了,她光靠普通的修行想有所長進是很難的,因為體質問題,也難怪她父親當年說她不是練武那塊料,不過她自然不會放棄的。
  比賽場上,北冥天元用王者之息秒掉了不少選手。
  華子燁靠著身位的靈活,一直在打消耗戰,他知道自己境界低,肯定贏不了這些天驕,所以一直在幫助北冥天元消耗其他對手,而好些選手看他是小屁孩,掉以輕心,被他趁機偷了好幾個。
  這時,觀眾席上一陣驚呼,眾人順著那些驚呼的觀眾視線看去。
  只見一位身著墨色長袍的年輕男子手持一柄暗紫色劍刃穿梭在賽場上,所過之處,倒了一大堆選手。
  男子一頭長發束在腦后,劍眉星眸,五官清秀,出劍凌厲宛若仙人般瀟灑。
  他手中長劍的兩側劍刃微微彎曲,其弧度好似兩條蛟龍,劍身的紋路又好似一群飛雁般迷亂,有劈山斷浪之鋒芒。
  “承影劍!”洛臨淵驚訝的看著那把劍,這不正是很早之前他弄丟了的承影劍么?
  “原來被這家伙撿到了!”
  男子手持承影劍,步法迷離迅捷,給人一種若隱若現穿梭在賽場的感覺。
  “乾宮、坎宮、艮宮、震宮、中宮、巽宮、離宮、坤宮、兌宮……這是九宮步!”洛臨淵挑了挑眉。
  男子手握承影,腳踩九宮,一劍挽出,九劍同發,九道劍芒四射出去貫穿了四周眾選手的身軀,不過他劍氣控制的很好,沒有傷他們性命,只是讓他們倒地失去戰斗力。
  隨后他左手并起二指在劍身上輕輕撫過,隨后一劍向前徑直斬出。
  九道劍光合并為一道匹練,瞬間貫穿了前方眾多選手的身軀。
  眼看就要擊中前方的華子燁,突然一只大手將華子燁拉了過去,躲開了劍芒。
  若非北冥天元反應快及時拉開了華子燁,不然華子燁的表演也到此結束了。
  北冥天元凝眉看向那位墨色長袍的男子,他試圖用王者之息解決掉他,可是他突然發現王者之息居然對他沒有用。
  洛臨淵說過王者之息無效的情況只有兩種,一種是對方擁有比自己更強的王者之息,另一種情況就是對方擁有某種強大氣場的秘寶加身。
  前者看樣子不太像,所以應該是后者,北冥天元定睛看去,只見男子手中的暗紫長劍散發著極其恐怖的氣息。
  “是那把劍!”他眉頭緊蹙道。
  觀眾席上,洛臨淵苦笑著搖了搖頭:“傻小子,你的王者之息還太嫩,人家手里的承影劍氣息可比你強太多了,你怎能影響得到他!”。
  東方羽柔見狀黛眉一皺:“他用的什么劍法,好生玄妙!”。
  洛臨淵聞言緩緩說道:“一劍九乘,九劍歸一,此乃九宮劍法!”。
  7017k
  
'
繼續閱讀: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777亚洲熟妇自拍无码区_免费一级A片视频播放古代_中国业余成熟老太视频_第九区在线观看免费完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