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9章 搶果實
  第929章搶果實
  曾經野心勃勃,因為他是耶律阿保機的子孫,既然生于世間,有有著如此高貴的血統,為什么不去爭一爭,若是那林丹汗雄才偉略也就罷了,甘居其下理所應當,可那個人好色無度,胸無大志,憑什么要占著大汗之位。所以,要去爭,不斷地去爭,從遼東崛起,一步步走來,何曾怕過誰?
  可現在,不知道為什么,自己怕了,恐懼了,說到底,是那種野心已經沉寂了吧,沒有野心支撐,何以擁有強大的意志力?有一點杜棱洪不得不承認,他現在就是一條狗,茍延殘喘,隨時都會丟命,呵呵,重新沖出全寧,爭霸天下?那是癡心妄想。
  伴隨著杜棱洪的是層層的落寞,風景雖美,滿是清冷。就在這個無法睡去的夜晚,一支大軍從西邊殺來,為了拿下全寧西城門,多鐸派出了自己手下最得力的干將齊特善。這齊特善可是號稱女真第一巴圖魯,聽說其騎射功夫就連二太子多爾袞都甘拜下風,不過這次齊特善面臨的是攻城戰。
  將飛爪撩上去,齊特善就靠在城墻上仔細傾聽起來,過了好久都沒人發現飛爪的存在,這時候一聲令下,有一個身材瘦削的人順著繩索飛速爬了上去,隨后又是幾根繩索順下來。如今已是寅時初了,整個全寧城里安靜異常,守軍大都休息了,其實也不怪這些守兵,誰會想到有人會冒險潛藏到太寧山呢,跑到太寧山駐扎的,不是傻子就是瘋子,沒人覺得女真人是瘋子,那領兵的人可是多鐸啊。
  突然間,慘烈的嚎叫聲從全寧西門傳來,隨后就是一場血腥的殺戮,齊特善威武雄壯,身如鐵塔,一身鐵布衫功夫更是爐火純青,一般刀槍砍下來,根本破不了齊特善的防護,經過一番沖殺,毫無防備的西門守兵被殺的片甲不留,緊接著,西城門被打開,早已埋伏在外的多鐸大軍洶涌而入。
  全寧城破了,破的非常意外,當消息傳到將軍府,杜棱洪身形一晃,差點栽倒在地,完了,全寧城破,他杜棱洪最后一塊生存的地方也沒了。瀕臨絕境時,人會有一股力量,本來已經對未來沒有希望的杜棱洪竟然迸發出一股子狠勁兒,他一撩散亂的頭發,大聲喝道,“集結所有兵力,堵住石河子街,給本汗把女真蠻子打出去!
  杜棱洪親自壓陣,著實給蒙古兵增添了幾分士氣,如今杜棱洪手中還握有三千多兵馬,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把所有兵力集中到石河子街。石河子街位于城中心地帶,女真人要攻到北城將軍府,必須經過石河子街。杜棱洪就是要主動讓出大片地方,集中兵力進行決戰,如果把所有兵馬分散到城中四方,那人數劣勢就會變得更加明顯。
  不過在此之前,杜棱洪命人打開了北大門,如果打不過也能逃出去,他現在唯一的指望就是能撐到韓镕澤領著大軍趕回來,大軍回援,定然從北方來,所以打開本門最為穩妥。杜棱洪并不是想守城,只是想盡可能的拖延時間罷了,別說以這三千兵馬守城了,就算大軍回援也不一定能守得住,他不敢撤到外邊跟大金國士卒交戰,跑到外邊,四面開闊地,女真人的騎兵可不是吃素的。
  讓杜棱洪倍感意外的是,多鐸完全沒有占領城池的意思,竟然將大軍集中到石河子街,其意圖已經非常明顯了,不管多少損失,先把杜棱洪滅了。其實多鐸這種做法真的有點蠢,只要占據全寧城,不就可以輕松獲勝了么?可多鐸記得多爾袞的吩咐,不能殺杜棱洪,只要逼著杜棱洪逃命就好。
  多鐸如此反常的行為,直接讓杜棱洪想要依靠石河子街阻擋女真人的想法化為泡影,如今女真人士氣旺盛,又有齊特善帶領,雙方一交鋒,蒙古兵就被打得步步后退。半個時辰,杜棱洪已經是損傷過半,形勢危急之下,還挺對面女真人高聲喊道,“活捉杜棱洪,活捉杜棱洪.....”
  石河子街被占據,杜棱洪不敢回將軍府,面對如此困局他幾乎是咬著牙下令道,“從北門撤離,快....”
  隨著杜棱洪的命令,大批遼軍步步后撤,從北門離開,多鐸派出騎兵從后追趕,將杜棱洪趕得都快喘不上氣來了。第一次,被人追的如喪家之犬一般,可杜棱洪一點脾氣都沒有,原本的傲氣,早已被磨沒了。
  大約辰時初,韓镕澤終于趕回,半路上碰上了杜棱洪以及僅剩的百余名殘兵,女真騎兵還在追趕,韓镕澤一點好辦法都沒有,全寧城沒了,再想奪回來,幾乎沒有可能,如今擺在眼前的只有一條路,那就是趁著玉山還在,迅速撤離全寧,向南進入保州地界。
  可是保州是什么地方,那可是大明的地盤,跑到那里打打草谷還行,但是要在那種地方建立老巢,太難了。不過,杜棱洪和韓镕澤沒有選擇,一邊讓人下令玉山駐軍向南撤到保州,一邊拼命甩開女真追兵。
  五月十四,逃出全寧的杜棱洪大軍悍然對保州北部的滿城發起猛攻,由于事出突然,滿城守兵根本沒來得及做出反應,就被攻破城門,五月十四日申時末,滿城失陷,知縣黃希被殺。消息傳出去之后,大明朝廷當即就怒了,以前你杜棱洪仗著全寧城拿你沒辦法,現在跑到滿城了,還不能整治你?
  崇禎十年五月十八,朱由檢再次做了一次錯事,嚴令河北各部配合全寧兵馬剿滅杜棱洪殘余勢力,不給其喘息之機。
  以前杜棱洪真不怕大明兵馬當回事,可現在不一樣了,勢力受損,又沒有堅城防護,如何是好?
  幾日之內,河北各路兵馬匯聚保州外圍,杜棱洪可是一點交鋒的心思都沒有,只能放棄滿城往西去,杜棱洪的目標非常明確,就是打下達魯,達魯城出于大明北邊,為了抵御北邊的游牧民族,城池修的非常堅固,只要能拿下達魯城,也能暫時有個安息之所了?上Ф爬夂闈M懷希望的趕來,卻在達魯城城被砸的頭昏腦脹。
  其實早在多鐸拿下全寧城的時候,鐵墨就已經來到了達魯城,他要親自會一會這杜棱洪。崇禎十年五月二十一,杜棱洪率領著殘兵趕到達魯城,可是還未站穩腳跟,就看到一支銀甲騎兵從西方趕來。奔波逃命好些天,杜棱洪早已是狼狽不堪,胡子拉碴,渾像個老頭子,再看鐵墨,紅光滿面,喜氣洋洋的樣子,簡直就是一個在天一個在地。
  杜棱洪就是一條落水的狗,可鐵墨恰恰是那種痛打落水狗的人,雙方擺開陣型,鐵墨打馬上前,不無譏諷的喊話道,“哦,不知杜棱洪可汗去哪了,可否請杜棱洪可汗出來一會?”
  不得不說鐵督師太過兇狠了,什么叫杜棱洪可汗在哪呢,不就在眼前么?鐵墨一席話,敵我雙方全都是倒抽冷氣,聽說過目中無人的,可那是小瞧人而已,咱們這位鐵督師真干脆,直接就是眼里沒你這個人了,把目中無人四個字演繹的淋漓盡致。
  杜棱洪恨得牙根直癢癢,他什么時候受過這么大的侮辱?怒目而視,兩道眼光似要刺破鐵墨的身子,突然間,瞳孔一縮,臉上浮現出一絲復雜之色,因為他看到了一個女人,那個曾經朝思暮想的女人,幾乎本能的,仰起頭便大聲喊道,“海蘭珠,你也是我草原兒女,為何要幫著漢人殘害蒙古勇士,瞧瞧本督師手下這些兄弟,其中不乏你親族部落子弟,你如此對待他們,于心何忍?”
  聽著杜棱洪的咆哮,海蘭珠秀眉緊蹙,目光森冷如冰,馬兒緩緩走出,她抬起手,遙遙指了指,“現在,但凡察哈爾子弟,愿跟隨本公主者,將既往不咎,此外,你們聽清楚了,本公主科爾沁海蘭珠...聽....明...白...了...嗎?”???.
  隨著這一聲怒喝,杜棱洪身后的大軍躁動了,正如杜棱洪所說,殘兵之中有著不少親近科爾沁部落的察哈爾子弟,平時,他們還會聽杜棱洪的,可現在窮途末路,能有個更好的選擇,誰愿意陪著杜棱洪一起去死?
  一分一秒一刻鐘,漸漸地,有人離開了,他們跑到陣前跪了下來,將頭重重的杵在地上。杜棱洪變得臉色鐵青,一眼掃過去,竟有兩千多人,呵呵,當真是英雄遲暮了嘛,他杜棱洪還活著呢,就有兩千多人陣前倒戈,這場仗還怎么打?
  海蘭珠笑了,不知為何,心中有一種報復的快感,杜棱洪,你也有今天?打個眼色,奧爾格便喝道,“你們這些人,速速退到一旁!”
  這些選擇投降的蒙古子弟自然不敢反對,起了身慌慌張張的去了大軍側翼,而鐵墨呢?他很滿意海蘭珠的做法,既然要打擊杜棱洪,就要將他打擊到體無完膚,徹底失去爭雄天下的野心,一個志在天下的男人,永遠不會選擇投降當個富家翁,所以,海蘭珠越是兇狠,越是有利。
  春天的狂風席卷整個達魯城,傍晚的夕陽并不紅火,可人心比火還炙熱,周定山一馬當先,長槍像一條毒龍,韓镕澤將杜棱洪護在了陣中,親自領兵沖鋒,這一戰,拿不下達魯城,未來也是前途渺茫,所以,不勝就死,韓镕澤不想眼睜睜的看著秦晉王變成一介懦夫,所以要奪達魯城,死也要拿下來。
  牛角聲隆隆,騎兵沖鋒,縱橫全寧十幾年的飛云騎曾經無往而不利,可今天他們碰上同樣兇猛的晉北騎兵。銀甲泛著耀眼的光芒,還未接觸,就已經流露出一股懾人的殺氣,這就是晉北騎兵,歷經百戰沙場,早已經將這支騎兵磨礪成一直鋼鐵之師。
  嘩嘩嘩...雙腿觸碰著鎖子甲,周定山舉起銀槍,大聲吼道,“結陣...破敵....”
  隨著一聲聲吶喊響起,一隊隊鐵索連環馬展現在眼前,韓镕澤聽說過連環馬的厲害,可真正交手還是第一次,飛云騎和晉北騎兵的重裝并沒有轟轟烈烈的場面發生,戰斗一開始,韓镕澤好不容易構建的方陣就被連環馬切割開來,經過幾次沖鋒,整個方陣已經被切割的亂七八糟。
  慘嚎聲響起,鐵鎖不斷收割著性命,杜棱洪已經有些傻了,他神情木訥,呆呆的看著眼前的一切。漢人的騎兵刀鋒利無比,連環馬步步緊逼,而草原兒郎們早已沒了斗志,他們崩潰了,逃跑了。這一刻,一向陰狠要求甚高的杜棱洪沒有生氣,因為連他自己都沒有了斗志,如何去要求這些子弟兵呢?
  奧爾格適時地出手,只是站在外邊高聲大喊一句,便有無數人選擇了投降,一些蒙古兵跪在地上,晉北軍騎兵也沒有難為這些人,漸漸地,所有兵馬開始朝著韓镕澤所率領的中軍集結,似乎要一口吞了中軍大部兵馬。韓镕澤回頭望去,周定山也已經領兵回收,徹底斷了后路,他知道,自己逃不出去了,韓镕澤是個狠人,他征戰沙場,殺人無數,早有戰死沙場的覺悟了,左拳舉起,朝著后方用力揮了揮手,“速速護著大汗離開,快!”
  如今留在杜棱洪身邊的還有兩千多名親兵,這些人可都是追隨杜棱洪多年的親信死士,聽了韓镕澤的話,當即將杜棱洪護在中間?纱藭r的杜棱洪早沒了雄心壯志,窩窩囊囊的活著,倒不如死在這里呢,“你們讓開,本汗不走....要走你們自己走...快隨本汗去救韓將軍!
  此時沒人聽杜棱洪的將令,親兵統領陳顯怒吼一聲,幾個親兵將杜棱洪強行架上了馬,“可汗,得罪了,末將不能讓韓將軍白死,兄弟們,護著督師朝東撤,撤回唐縣!
  “陳顯,你個狗東西,放了本汗,本汗殺了你”杜棱洪睚眥欲裂,高聲怒罵,可惜,任他如何叫罵,陳顯無動于衷,兩千余殘兵護著杜棱洪東去,而海蘭珠只是讓人象征性的追了追,便回來加入圍困韓镕澤的陣列中。那可是故意放走杜棱洪的呢,如果不是有意送他走,憑著晉北軍騎兵之利,莫說一個杜棱洪,就是十個杜棱洪也死在這里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章節。
  新筆趣閣為你提供最快的明末兇兵更新,第929章搶果實免費閱讀。https://
'
繼續閱讀: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777亚洲熟妇自拍无码区_免费一级A片视频播放古代_中国业余成熟老太视频_第九区在线观看免费完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