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8章 擎天立界(八續)
  ,獵天爭鋒
  商夏其實從本心上來說,并不愿意召喚并凝聚四方碑的投影來對付巨猿王。
  他更愿意一對一與這位同樣六階大圓滿的異獸王來一次真刀真槍的大戰,以此來驗證自身進階六合境大圓滿后的陣勢戰力,驗證“六合擎天立界棍”這一武道神通的威力。
  然而偏偏這個時候商夏非但自身狀態并未處于最佳,而巨猿王又選擇了直沖位面世界的強橫方式逼得他不得不應戰。
  更何況他此番召喚出四方碑的投影,耗損的不但是自身的六合源氣,同時也必將四方碑當中這些年來積累的天地本源消耗不少,也必然會使接下來推演七星境進階配方一事拖延下去。
  然而箭在弦上不得不發,既然動手已經不可避免,商夏便決定一出手便要全力以赴!
  當巨大的如同長锏一般的四方碑體在天幕屏障之上浮現而出,一瞬間就仿佛被一只更大的無形巨手握住了一般,明明在碑體砸落之際掀起的虛空浪潮猶如排山倒海一般,可偏偏落在所有目睹這一切存在的感知當中,卻好像有一位無形的巨人隨手拿著一物在頑皮的巨猿王的身上輕輕的敲了一敲!
  源自于本能的危險感知令巨猿王在虛空之中嚎叫著竭力躲閃,然而那長锏便如同跗骨之俎一般無法擺脫,并眼睜睜的落在了它的身上。
  當然,巨猿王也并非是只知道一味的逃遁躲閃。
  在眼見得長锏避無可避的情況下,巨猿王當然不乏垂死一戰的悍勇。
  死亡危機的籠罩之下,巨猿王再次施展出天賦神通“錘界”之際,較之先前還要多出三分決死之意!
  然而在絕對的力量面前,巨猿王的天賦神通也僅僅不過是為其勉強掙得一線生機而已。
  虛空粉碎之下,巨猿王的一雙猿掌的掌骨也隨之粉碎,無可匹敵的力量推動著巨猿王龐大的身軀直接撞破了身后的虛空。
  當它再次從虛空當中跌落出來之后,已然處于距離天幕屏障數萬里之外的虛空深處,而且渾身浴血令原本的白毛巨猿徹底變成了一頭瀕死的血色巨猿!
  可即便如此,這頭巨猿王依舊戰意不減,雙目始終閃爍的金芒反而看上去更加犀利了幾分,給人一種不屈不撓的堅毅印象。
  然而當巨猿王被重創擊飛的瞬間,蒼法界天幕屏障之外的虛空陡然一靜,原本大戰的雙方被虛空之中驟然發生的一切驚呆了!
  原本剛剛還咄咄逼人、不可一世,眼瞅著蒼法界都要被其攻破的巨猿王,便是一眨眼的功夫幾乎沒有絲毫還手之力便被重創,以至于所有人都沒有反應過來。
  天幕屏障之外的虛空當中,那一道如同長锏一般的投影在漸漸平息下來的虛空當中緩緩淡去。
  然而此時戰場之上靈滄界一方盡管仍舊以絕對的實力牢牢占據著上風,但所有人在這一刻都已經知曉風向變了!
  一直在戰場的邊緣游弋,始終不曾被人有意無意忽略的弧翼王,扇動著一雙在虛空之中拉開兩道長長的星芒的弧形雙翼,幾乎就在巨猿王被打得從虛空當中跌落出來的瞬間便已經來到了它的身邊,并繞著它碩大的身軀盤旋著。
  一縷縷濃郁的星芒從弧翼王盤旋的身軀之上垂落下來,滲入重傷的巨猿王身軀之內,原本已經被鮮血染紅的毛發重新化作雪白,原本流失的生機從而也得到了遏制。
  但那弧翼王僅僅只是繞著巨猿王盤旋了兩周,隨即便貼到了巨猿王龐大的身軀之后,以一雙弧翼將其包裹,隨即便見其渾身上下星光大盛,化作一道流光遁往了虛空深處。
  從弧翼王出現到它帶著重傷的巨猿王遁走,前
  后其實只有短短的一瞬,甚至快到正在大戰的雙方誰都沒有時間做出其他的反應。
  然而在巨猿王被帶走之后,天幕屏障之外大戰雙方的氛圍就變得越發的古怪,確切的說是靈滄界一方的諸多異獸王都變得有些心不在焉起來!
  原本早已經被完全壓制在天幕屏障之上,幾無還手之力的蒼法界一方就感覺承受的壓力突然就減緩了許多。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商夏第一次離開了石柱頂端的圓形平臺,重新來到了天幕屏障之上,并肆無忌憚的展露著他六品真人的氣機!
  盡管此前商夏一直不曾恢復期巔峰狀態,甚至在強行凝聚四方碑投影之后,令原本恢復的一部分修為再次被重新打落下來。
  但商夏的現身就仿佛是一個契機,一個令靈滄界一方的諸多異獸王集體撤離的合理理由。
  兩頭五品異獸王當即退出了戰團,一副如臨大敵,聯合防備商夏的模樣。
  緊跟著在另外兩頭四品異獸王的帶領下,靈滄界剩余的異獸王都開始在脫離戰場之后開始向著虛空深處撤離。
  而在這個過程當中,不僅僅是那兩頭五品異獸王,便是那兩頭四品的也跟著留在了最后,一副掩護其他異獸王撤離的架勢。
  只不過從始至終,無論是商夏還是其他的人或者異獸王,都沒有展露出任何追殺靈滄界異獸王的舉動。
  直到這個時候,商夏才有余暇查看蒼法界一方的情況。
  首先便是宋震、朱囊以及兩艘大型星舟的狀態,只不過在見到兩艘星舟情形的時候,倒是令他微微感到愕然。
  兩艘大型星舟均有不同程度的受損,但令商夏感到意外的是,有著宋震這位三品真人坐鎮的星舟被破壞的程度居然遠遠要高于朱囊這個一品真人坐鎮的大型星舟。
  不過商夏很快便從二人那里了解到了情況。
  “我那艘船至少引得三頭三品異獸王圍攻,時不時的還有一兩頭二品異獸王加入進來……”
  說到這里,臉色蒼白明顯體內本源損耗嚴重的宋震苦笑著搖了搖頭。
  有他坐鎮的大型星舟,在僅僅只是作為堡壘堅守天幕屏障的情況下,其戰力足堪與高品真人相拮抗。
  在蒼法界自身實力薄弱的情況下,宋震和他坐鎮的星舟便是除去英氏兄弟和巨藤王之外最為強悍的抵抗力量,自然會引得靈滄界多位異獸王的圍攻。
  至于朱囊可就沒有那么多顧忌了,他坐鎮的星舟滑不留手,走位風騷,始終在天幕屏障附近游弋卻又不曾脫離太遠,以避免陷入三頭以上異獸王的圍攻當中。
  而在能夠借助大型星舟本身陣法守御力量的情況下,他只要不是直面高品真人,便能夠進退自如,始終保持主動。
  也正因為如此,朱囊坐鎮的星舟雖然破損程度較小,但他原本胖大的身軀卻縮減了一大圈,原本天生帶著幾分憨態和喜感的氣質也多了幾分精悍的味道。
  “但此番隨同我們而來的高階武者卻是在大戰當中損失了不少,我的那艘船上五階以上的死了五六個,重傷的也有四五個,剩下的也是人人帶傷;朱囊那艘船上的人手損失也是不少。兩艘船上歷練的學院武者……”
  宋震的話還沒有說完,便被商夏伸手止住了,只聽他道:“既然都是同一艘船上,自然便要同舟共濟,這個時候不分什么學院、外域或者亂星海!
  宋震與朱囊二人交換了一個眼神,最后仍由宋震開口道:“雖然人手損失嚴重,但也不是沒有好消息,在經過此戰之后,活下來的人手當中有不少人都到了修為晉升的檔口!
  這一點并不出乎商夏的意料,只見他點了點頭道:“好!傷者竭力救治,其他人有什么需求也盡力滿足,攜帶的物資若是不足,可以直接向雙生盜索取,或者派遣人手深入蒼法界的蠻荒州域尋找!
  無論是宋震還是朱囊,聞聽此言臉上都浮現出了隱隱的振奮之色。
  蒼法界本身乃是一座蠻荒蒼界,雖然這里原本是異獸的天地,可那些異獸大多是憑借本能在成長,對于位面世界當中的各類資源利用程度極低,但對于武者而言卻意味著一座未曾挖掘的寶藏。
  這也是雙生盜雖然人手極度缺乏,但在擁有了兩座州域之后,還在其他州域布置據點并積極向外拓展的原因。
  宋震想了想,道:“既然靈滄界的異獸王已經退走,那我們是否該從外面調配一部分人手前來支援?”
  商夏的目光則越過了二人看向了他們的身后,道:“此事不宜操之過急,先將留在蒼法界的人手組織一下,剩下的人將兩艘星舟盡量修補一下再說!
  宋震這個時候也注意到了走近的英氏兄弟,便帶著朱囊先行離開了。
  英氏兄弟此事的狀態很不好,之前面對靈滄界一眾異獸王的圍攻,他們幾乎用上了同歸于盡的手段,雖然迫得高品異獸王不敢輕易與他們拼命,但在連番劇戰之下,兩人早已經是元氣大傷。
  “此番若沒有商真人鼎力相助,我等……,唉,蒼法界怕是早已傾覆,我等百年籌劃和努力恐早已成了泡影!畢竟按照約定,真人早已經完成了承諾!
  英連溪說罷,便與英連泉一同向著商夏深深一揖。
  商夏心安理得的受了二人一禮貌,隨即擺了擺手,道:“二位無須如此客氣,既然趕上了,商某便沒有坐視此界傾覆的道理。只是……”
  商夏語氣微微一頓,然后才接著說道:“那巨猿王雖被我重創但卻未死,靈滄界的異獸王仍有可能卷土重來!
  英氏兄弟二人交換了一個眼神,然后英連泉勉強笑了笑,道:“真人有所不知,蠻荒界域力者為王!之前那巨猿王擁有著六重天頂尖的戰力,自然能夠壓制并驅策所有的異獸王。然而此時那巨猿王被真人出手重創,失去了絕對力量的壓制之后,靈滄界的異獸王內部恐怕要先亂上一陣,甚至那些異獸王還會先行聯手除掉被重創的巨猿王再說其他。因此,在新的異獸王首領崛起之前,蒼法界應當不會再遭到靈滄界異獸的襲擾!
  “是這樣嗎?”
  商夏一副所有所思的模樣,然后忽然想到了什么一般,轉頭看向了之前巨藤王出現的方向,道:“對了,那位異植王的情況怎么樣?”
  英連溪想了想,道:“應該同樣不算太好,它的主藤被扯斷了兩支,受創不輕!
  英連泉也道:“不過那巨藤王坐擁一座洞天秘境,似乎別有機緣,可能很快便會恢復!
  商夏點了點頭,然后看向二人道:“有一件事情需要提前告知二位知曉!
  英氏兄弟見得商夏說得極其鄭重,二人下意識的心中便是一沉,英連溪鎮定道:“什么事情,還請商真人明示!
  商夏正待要將燕茗與辛潞推測出來的蒼法界位面虛空正在朝著大漩渦滑落一事告知二人的時候,卻突然間仿佛感知到了什么一般,猛地回頭朝著天幕屏障之下的蒼法界內部看去。
  而且不止是商夏,就連英氏兄弟也在第一時間察覺到了蒼法界突然產生的劇烈變化。
  英連泉更是驚呼道:“那巨藤王要做什么?!”
  ――――――――
  求月票支持!
'
繼續閱讀: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777亚洲熟妇自拍无码区_免费一级A片视频播放古代_中国业余成熟老太视频_第九区在线观看免费完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