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章 第二次大結局!新書5月1日見
  “殺!”
  楚風全身都是符文,包裹著他,帶動無窮偉力,他持戰矛殺入始祖中,在這一刻,他的血在飛濺,身體崩解半邊,但他依舊將一人以長矛挑了起來,釘在半空中,不斷震動,催動場域符文,想徹底磨滅對手。
  然而,六大始祖在此,都在毫無保留的出手,各種祭道之光轟在楚風的身上,讓他血染高原。
  這是無比慘烈的一戰,楚風震碎矛鋒上的始祖后,自身亦被另外五祖轟滅,在另一個方位顯照出來。
  他的身體虛淡了,不是他不夠強大,而是敵人過于強,而且實在太多。
  “諸天共鳴,上蒼沉墜,地府共振,祭海傾瀉,殺盡詭異!”
  楚風低吼,渾身符文焚燒,催動遠處早已炸成碎片的九桿大旗,用它們銘刻的紋理接引無窮場域符文從天而落。
  諸天發光,降下最后可綻放的偉力,上蒼晃動,無窮的力量沸騰而來,還有地府古輪回路轟鳴,場域符號密密麻麻跟著共振,最為驚人的是祭海,血色的汪洋,那些浪花皆是逝去的殘破大世界,全面傾瀉了下來,化成世界洪流,砸向高原盡頭。
  轟!
  偉力無窮,轟碎高原,尤其是血色的祭海將厄土盡頭淹沒了,將幾位始祖亦覆蓋,沖擊的消失。
  “經天,緯地,終結古今敵!”
  楚風利用這個機會找到一位始祖,鎖定了他,無窮的經絡線交織,蔓延出去,亙古亙今到處都是。
  那被鎖住的始祖掙扎著,可卻被璀璨的紋絡束縛,勒緊,不斷磨滅,本源潰散,靈魂干枯,逃脫不了。
  直到最后,噗的一聲,他被徹底絞殺,高原未能將他復活。
  楚風的身影越發的虛淡了,他持矛沖向被血色祭海與漫天場域符文沖擊的高原盡頭。
  他祭出了時光爐,自那地下的棺槨間,收走部分原初物質。
  他為死做好準備,待殺到自身本源將滅,失去一戰之力時,他將沐浴不祥源頭的物質,舍棄真我,于渾噩前最后一刻殺敵。
  “殺!”
  還活著的五大始祖聯手破開場域符文,闖了出來,他們怒發沖冠,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這個后來者竟如此棘手,他居然將諸天、祭海、上蒼、地府等都布置成為場域,沖撞高原,竟真的撼動了,鑿穿了,并藉此機會擊殺兩大始祖。
  對他們來說,這種損失、這樣的痛是無法承受的,時隔漫長光陰,他們又一次經歷了這種劫難。
  轟!
  楚風的身體崩碎了,他只身一人對抗五大發狂的始祖,終究是擋不住,血與骨橫飛。
  在身體重新顯照的剎那,他抓著戰矛又一次沖了上去,心中的信念不變,竭盡所能殺敵,只為減輕后來者的壓力。
  喀嚓!
  他手中的戰矛折斷了,他所祭煉的兵器都毀掉了,斷落一地。
  他的拳頭發光,經緯紋絡閃爍,將一位始祖打爆,但他自己的身體也被其他人轟碎。
  轟隆!
  這一刻,血色祭海突然倒流,所有場域紋理皆被梳理,消散開去。
  高原轟鳴,不斷震動,密集的大裂縫都在愈合,整片高原越發的恢宏了,它在重組,迅速變得完整。
  這時,五大始祖都被驚住了,倒退著,觀察發生詭異變化的高原。
  楚風的心徹底沉了下去,他自上蒼、地府引來的無窮場域符文都消散了,連祭海都倒流了回去。
  高原平靜了,再無任何變化,依舊如過去,像是什么都沒有發生過。
  高原上所有裂痕,被鑿穿的地帶,都完好如初了。
  楚風沉默,他有心殺盡一切敵,可是現在面對五大始祖,人力終有窮盡時,他只身一人入厄土,實在太艱難。
  他覺得,整片高原都充滿了一種恐怖的氣息,懾人心魄,縱有后來者來到這里,壓力也會大到無邊。
  最后一刻,他不再猶豫,他想試一試,能否一人帶走五大始祖,破釜沉舟,付諸行動。
  時光爐中,原初物質傾瀉,落在楚風的身上,一剎那而已,他就感覺到了靈魂被撕裂,劇痛無邊。
  同時,他的血肉在變異,他的本源在蛻變,他的靈魂真的要割裂了,發生詭異蛻變。
  他的真靈將滅,自此后,將不再是自己。
  幾位始祖瞳孔收縮,無論如何話也沒有想到,這個堅毅而剛烈的后來者竟會走這一步,居然主動接觸原初物質,以身飼不祥?!
  然后,他們就笑了,盯著楚風,若是他能蛻變,更上一個境界,他們也將看到那條路將如何走。
  而且,沒有人能夠例外,被原初物質侵蝕,都將歸于詭異,他們將是同族,成為一路人。
  轟!
  時光爐上的符文間,有火光沖起,席卷楚風的靈魂,幫他抵御最后的割裂,緩解他消亡的時間。
  他的身體在蛻變,變得很恐怖,很強大,不祥力量在擴張,在洶涌。
  “我不要沉淪!”
  楚風拼盡一切力量,交感世外的符文,那些刻在諸世中的紋理,全都亮了起來,顯照他的身影,并且還有清晰而宏大的聲音傳來。
  “如有后來者……”
  那是前賢的話,那是昔日荒天帝與葉天帝戰死時,激蕩諸世的話語。
  楚風以場域符文的形式記錄,銘刻下來,再現那聲音,提醒自己陷入厄土中的真身不要渾噩,不要沉淪。
  “如有后來者,見證我聞我見,我們最后的經驗掛在宇宙萬物上,鐫刻在山河星辰間,繚繞在無盡廢墟上,到處都有篇章,長存不滅,如你所見!
  楚風的道路,便是自那萬物中探索。
  “諸世,前賢,與我同在!”楚風大吼,他在詭異的蛻變中保持最后的一絲清醒,要對五大始祖動手。
  沒有人被原初物質全面侵蝕后還能堅持一絲清醒,這讓五大始祖都震驚,同時毛骨悚然,他們果斷后退,想靜待他全面詭異化!
  楚風艱難的出手了,若是再耽擱,他怕保不住心中的光明,徹底陷入黑暗中,那就不是他自己了,再無出手的機會。
  轟!
  突然,高原劇震,轟鳴著,可怕的詭異之光綻放,淹沒了楚風,他無力攻擊,那些在他體內沸騰的原初物質竟暫時靜止了,不能為他所用。
  一縷幽霧繚繞,讓楚風功虧一簣。
  恍惚間,幾位始祖像是經歷了一場噩夢,他們有種感覺,剛才若是讓楚風發動,他們當中或許還有人會死去!
  似乎,歷史軌跡在剛才改變了?
  “如同當年我們從夢中驚醒,有些相似!币晃皇甲骈_口,目光閃爍,看向高原盡頭,那里幽霧繚繞。
  “你等真以為是自身于夢中驚醒嗎?是我,借助那個人昔日的力量,改變了一切!庇新曇糇愿咴M頭傳來。
  這片祖地,這片宏大的高原,它有自己的意識?!
  活著的五大始祖都震驚了,這么多年來從未發現過!
  “原初物質是骨灰,屬于一個生靈,他曾經居住在這邊高原,又死在這邊高原,他的力量都灑落此地,成就了高原,可以不斷復活與他有關的人,你等吸收其原初物質,被認同為高原力量的一部分,所以,能不斷復活!
  幽霧飄蕩,整片高原竟然真的有了朦朧的意識,還不是很完整的意識體,但是已經能夠表達其意思。
  砰!
  楚風竭盡所能,周身符文不斷炸開,終于能動了。
  同時他的身體熊熊焚燒,他要艱難的舍棄原初物質,趁它現在不沸騰,驅除干凈,時光爐中的火光全部進入的軀體。
  因為,這片高原有真正的意識復蘇,他不可能動用這種詭異的力量了,他想以身飼不祥來制惡都不能,被那股宏大的意識看透一切。
  同時,他現在他沒有時間了,刻在本源中的自毀紋理發光,不斷綻放,他的一生要就此結束了。
  轟!
  楚風將身上的時光爐打出,將粗糙的石磨盤祭出,轟向高原。
  同時,在他周身瓦解中,在他本源焚燒綻放中,他低吼著:“經天,緯地,終結古今未來……”
  紋理密密麻麻,經緯線交織,貫穿所有時空,無處不在,映照的人間璀璨,諸世光明,蕩盡幽霧與黑暗,但是,最后的三個字他終究是沒有誦出。
  屬于楚風的最強一擊掃出,高原上五大始祖全部被洞穿,而后崩碎了,血與骨到處都是。
  可惜,楚風本源枯竭了,只身一人對抗不了五大始祖,連想專門只針對一人都未能實現,因為這個時候,那幽霧蕩來,讓經緯線分散了,落在五人身上。
  五大始祖雖然崩碎了,但又迅速顯照,重組而出,立身在高原上。
  楚風自身爆開,本源中用以毀滅自身的場域全面爆發,送他自己化光而去。
  混沌中,林諾依與妖妖心中劇痛,她們雖然未目睹,但卻意識到發生了什么,有無盡的慟與凄涼感。
  高原震動,幽霧震蕩,像是要有所動作,而地上那粗糙的石磨盤突然迸發,那是楚風遺留在當中的最后的場域符文在激活,稍微阻止了幽霧,讓楚風從容消逝。
  滿地盡是破敗,碎掉的磨盤,斷掉的天刀,崩裂的戰矛,還有那粉碎的大旗,滿目瘡痍,最終一戰結束了。
  楚風用盡了力量,想為后人開生路,只是,一切都是不可預測的,整片高原都有了自己的意識,他盡力了,戰死厄土中。
  諸天顫動,在晚霞中,在血色的夕陽下,山川共振,萬物共鳴,楚風留下的場域在潰散,到處都是他模糊的身影,劃過天穹,映照諸世山河間,最后,那些模糊的身影也崩滅了。
  恍惚間,人們朦朧的聽到他最后斷續的聲音:經天,緯地,終結……為我后人開……
  人們不知他的名,不知他的過往,只知道有這樣一個人,曾經只身殺向厄土中,最后悲壯的落幕!
  然而很快,關于這些,關于這個人的記憶,迅速開始從人們心中消散,他的一切痕跡都模糊下去,他不在了,從人間,從時空中,從整片古史中徹底消失,磨滅。
  在這一刻,舉世生靈心中都空空落落,感覺像是失去了什么,有種莫名的傷感,但轉瞬間,這一切感觸也都消散了,什么都未曾留下。
  世間再無楚風,無人憶起!
  ……
  夜風很大,塵世的沙揚起,還有漫天凋零的黃葉,尤顯得凄涼,蕭瑟。
  諸世昏暗。
  ……
  死去了嗎?楚風迷茫,不知道過了多久,黑暗中有光閃爍,有聲音在回蕩。
  這是何地?感受不到時間的流逝,虛無,冷寂,像是所有世界都走向了終點,又回歸了原初。
  剎那,楚風迷茫的心神清醒了一些,因為,他看到了兩團光,里面有人,在死寂中孕育強大的生機。
  “他化自在,他化萬古,終有一天,我會回來……怎能看那人間凋零?”在一團光中,傳出了清晰的聲音。
  然后,楚風看到一個人,那竟是……荒!他從光團中掙脫了出來。
  “我為天帝,當鎮殺一切敵,諸世暗淡,詭異未平,我身怎能寂滅……”另一道身影出現,那是葉天帝,亦從光團中踏出。
  接著,楚風看到了自身,也在光團中,有強大的生機散發,他沒有死去嗎?
  不,他的確戰死了,僅在剎那,楚風明白了,現在的他,處在超越祭道的領域中!
  這個境界,無比的特殊。
  在這里,沒有時間的概念,萬古前踏足進來,現世踏足來,未來踏至,似都可見,似都在此時。
  楚風未死,祭道之上,真正要祭掉的不僅是道,還有進化路,還有自身,一切成空,一切歸于永寂,然后在寂滅中復蘇,等待再次活過來,真正凌駕一切之上。
  當然,這很艱難,始祖等不可能成功,因為,除卻本身必須足夠強大外,還要有相應的心念。
  寂滅前,如果遲疑著,沒有那種雖千萬人吾往矣的豪情,沒有敢于舍棄一切的勇氣,以及氣吞萬古,心中始終長存的不可撼動的信念,缺失一種,任你祭出所有,也只是死路一條。
  荒天帝、葉天帝,當年都是悲壯的戰死,在那一役,他們一往無前,縱然在寂滅前,也氣壯山河。
  而楚風只身殺進厄土中,要舍棄自身,為后人開生路,這些條件皆有,并不缺失,最終,他也踏足祭道之上。
  縱有祭道者想攀升此境,也不是想踏足就能踏足的,歷代以來,皆不可見。
  在這里,可見未來,可觀過去,似乎只有他們三人立足在上,再仔細看,在邊緣區域也有團光,只是很暗淡,處在永恒的死寂中。
  那是女帝,她唯一欠缺的就是,當年才踏足祭道領域,積累不夠深厚。
  顯然,若是在現世中將她顯照復活出來,終有一天,她會邁進這個領域中,畢竟已有了不可磨滅的經歷。
  在這特殊的所在,所有大道皆如水流,一念可蒸干。
  命運,造化,因果,天道等,不過是最為虛弱的泡影,不及伸手觸碰,就崩滅。
  在這里沒有時間,沒有空間之感,超越所謂的永恒、道、大千世界、所有時空、宇宙之外、混沌之外、無所不在,從古至今,再到未來,都可在立足這個領域的生靈一念間消散,眸光所致,枯竭所有,重現所有。
  任無數歲月過去,這里似也是瞬間,在一個節點,沒有時空的概念,荒、葉、楚風起身,將回歸現世中。
  他們曾戰死,極盡后蛻變,在這不可想象之地復蘇,踏出了所有祭道者夢寐以求的終極一步。
  “在破敗中崛起!”
  三人同時開口,一步邁出,出現高原上空。
  “在寂滅中復蘇!”
  三人再現世間,聲音震動古今,傳至未來,撕裂了整片高原。
  轟!
  高原轟鳴,幽霧彌漫,向著三人席卷而來,顯然這片高原有著祭道之上的質量,盡管?它的意識是朦朧的,不懂得全面利用這種偉力,但它現在沸騰了,也極其可怕。
  一剎那,空中屹立的三道身影,目光所及,直接就震散了浩蕩而來的幽霧。
  不過,高原中的意識未屈服,它明白自身的短處,雖蘊含著無窮的偉力,但戰斗手段與方式等,實在過于欠缺,因為,它不過是個載體而已。
  瞬間,先是五位始祖沖霄而上,接著又有深埋地下的古棺沖起,顯照出腐爛的尸體。
  高原在許多人看來,無所不能,它所造就的始祖現在早已超出十之數,并且立刻灌注了本應蘊含在高原下的偉力。
  轟隆!
  那些恐怖的身影殺了過來,可惜,一切都是徒勞的,無用的。
  荒的頭頂上方雷池出現,背負著的荒劍亦再生,葉的頭頂上方萬物母氣鼎沉浮,楚風手腕上金剛琢輕鳴,手中天刀倒映出古今未來。
  三人未動,兵器輕鳴間,所有殺來到恐怖身影就崩碎了,消融了,縱然就在高原上,也斷無一絲再生的可能。
  三人落在高原,踏足在這里的剎那,整片高原瓦解,崩滅,幽霧潰散,最后的原初物質飄起,被三人身上綻放的光所覆蓋,淹沒,不斷的煉化,焚燒干凈。
  荒天帝、葉天帝、楚風回首,一剎那,那些在古史中被磨滅所有痕跡的人,皆浮現出來,昔日一戰中,逝去的前賢,英靈,重現人間,一個煌煌大世顯照出來,光芒璀璨!
  終于……又結局了,不過還有些對結局的補充,涉及到石罐、石琴、那個人等,放在修改版的番外篇中吧。同時,我在考慮,要不要如你們所愿,荒天帝、葉天帝、楚風大戰一場……番外篇依舊會在起點網免費給大家看。很晚了,等睡醒再寫吧。
  至于新書,5月1日見!時間不多了,我會非常認真的準備,要為大家寫一部超級精彩的新書。
'
繼續閱讀: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777亚洲熟妇自拍无码区_免费一级A片视频播放古代_中国业余成熟老太视频_第九区在线观看免费完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