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8章?我為后人開生路(免費)
  先發一章,接著去寫。
  諸世間依舊璀璨,光輝紀走向最為盛烈的極點,大千世界中,進化文明火光耀眼。
  而在世外,楚風卻沉默著,時刻注視厄土,他感覺了難言的壓抑,一股恐怖的氣息在彌漫,隨時要沖垮堤壩,席卷各方大宇宙。
  他一邊關注厄土,一邊在積蓄力量,抓住最后的靜謐時光,參悟這世間萬物與歲月中蘊含的所有紋理。
  他始終沒有停下腳步,祭海中,留下他的身影,不斷解析那些紋理,宏偉的祭壇前,他更是駐足良久。
  輪回路上,他一個人徘徊,像是一個幽靈,在如同蛛網般的通道中尋覓,解析模糊而殘缺的印記。
  “是那種火的根源嗎?”楚風注視古地府,從那古地中提煉出原始的紋路,伴著絲絲的火光,他接引進時光爐中。
  他將石罐、種子、石琴等留給了林諾依與妖妖,但詭異的火爐卻被他帶在身上,因為,覺得它過于不祥。
  在道祖境界時,楚風便開始用時光路熬煉自己,焚燒血肉與靈魂,曾體驗到自身不斷瓦解的莫大痛苦。
  過于,他以時光爐對敵,被詭異生靈稱作火化道祖。
  沒有人知道,漫長歲月以來,楚風一直在用此爐焚自身,一切都只是為了磨礪,變得更強。
  那種狀況一直持續到他成為仙帝以后,因為,再焚燒自身意義就不是很大了,很難傷損他的身與魂。
  不過,近些年,他在古地府中,在祭海中那座宏大的祭壇上,在古地府中,解析符文時,竟從當中提煉出妖異的火光,似是大空之火與古宙之焰的終極根源所在。
  他低頭,看著手中的時光爐,而后以近些年收集在爐中的火之根源煅燒自身,對祭道者竟有一點威脅,但意義還是不大。
  不過他發現,這種火對詭異力量有些克制作用。
  祭壇、古地府輪回路,都曾與某個生靈有關嗎?楚風想到了詭異種族大祭的那個生物。
  他曾逆著時光大河去追溯,可惜,并未看到什么,一片模糊。
  光輝紀,是一個很大而又漫長的紀元,只是隨時要結束了,但厄土遲遲未發動,似乎要等到這一紀元足夠的璀璨,再進行大祭。
  楚風很珍惜這段壓抑但卻難得的寶貴時光,不算以往的歲月,最近這數十萬年來,他不斷在古輪回路中探索,解析古印記,也銘刻自己的符文。
  他收集到的妖異火光,已經很可觀了,對祭道層次的生靈都有了一定的威脅。
  可惜,終究是太零散,那些火所余甚少,難以聚起沖霄的光焰。
  此后,楚風也去過小陰間,借道昆侖山下,進入光明死城,他將城中那個粗糙的石磨盤取走,縮小后,在手中掂量了一番,很堅硬,可以當做兵器。
  他有些懷疑,石罐、磨盤、時光爐等,彼此間都有什么聯系。
  大祭一直未至,拖延到今日,對于楚風來說很可貴,他的道行足夠高深了!
  主要是,他以雙道果祭道,踏足這個領域后,直接突破到極高的層次,如今不斷沉淀,偉力歸一,他有信心殺始祖。
  “祭道之后的路是什么?”楚風推演,到了現在這個領域,他前方是大片的迷霧,沒有了方向。
  “鏘!”
  他身上的長刀發出顫音,有凌厲之極的殺氣彌漫,他知道,諸世間的惡意越來越濃重了,他的兵器都開始示警。
  他走場域進化路,行遍諸天,深入混沌,自然采集到無數的天地奇珍,他煉制了不止一件兵器,但卻沒有一件是祥和的,都是主掌殺伐的兵器!
  長刀,蘊含著無邊殺劫之力,它在混沌中煉制而成,飲過楚風自己的血,雙道果對決時,他曾用此刀斬過自身。
  此外,他身后還背負著一桿戰矛,雖然恐怖氣息內斂,但是一望就知是蓋世的兇兵。
  楚風的場域造詣震古爍今,無人可比肩,這么多年來他借場域煉制兵器,準備的相當的充分。
  舍此之外,他身上還有九桿大旗,這是他要瓦解那片高原的關鍵器物。
  相對而言,金剛琢算是他身上最為祥和的兵器了,但現在也有殺意彌漫,曾經以他自身的血澆鑄過。
  “這一天終于要來了!背L輕語,出現在人間,他輕輕一嘆,預感到不會太久遠了。
  冥冥中,他有一種預感,這一戰,他多半無法殺盡詭異生靈,自身會死去,只是不知道能夠為后人解決掉多少問題。
  “我想殺盡始祖!”他有心除盡惡敵,心中不甘。
  他若死在厄土,世間再無他的痕跡,將與荒、葉等人一般,同前賢一樣,連古史中都再無痕跡。
  “若是行險棋,我以身飼不祥,化身為最大的惡源,一定要制衡住,絕不能出意外啊!
  他知道,走到那一步的話,他就真的死去了,“真我”將崩滅,而血肉中承載著的便已不再是他自己。
  但是,他希冀最后全面詭異化的關頭,能保持幾許清醒,有出手的機會。
  這一天,楚風除卻加固了本源中用來自毀的場域符文外,他還行走在諸天中,不斷的篆刻著紋理。
  在石板上,在山川里,在晚霞中,在星辰間,他都刻下了自己的名,留下他以符文鐫刻的記憶。
  “縱然真我不在了,不祥的軀體你亦要為我出手一瞬,殺盡詭異,不然,你無法擁有我留下的血肉之軀!”
  楚風動用場域,不斷的刻寫,諸天各地都留下他的痕跡。
  這是記憶,也是一種咒言,近乎是詛咒,是場域的祭道偉力,由他自己承接,不要忘記過去,不要忘記他的初衷。
  若是他真靈死去,以諸天的共鳴來提示他遺留的詭異之體。
  死,他不怕,真靈永消散,他無懼,他做好了舍棄一切的準備,萬劫不復雖早已注定,但他不會駐足。
  這萬物中,山川間,都有他的模糊身影倒映,不斷輕鳴,似在為他送行,凄冷的風中,留下他孤單的背影。
  一去不復返!
  他沉默著,背負長矛,手持天刀,大步向前走,開始接近詭異厄土。
  因為,他感應到了,詭異族群的躁動,大祭要開始了,而他絕不允許他們再出現新的始祖。
  “嗚……”
  那片高原響起了凄厲的聲音,某種儀式將就此開始,大祭要來了。
  楚風最后回首,看了一眼萬家燈火,人間璀璨,紅塵繁華,他便再也不回頭,毅然俯沖向厄土!
  這一天,無邊的大霧彌漫,籠罩向諸天,所有種族都惶恐了,世界末日來臨般,讓所有進化者都發自靈魂的顫栗。
  但也是這一天,有一道璀璨的身影,劃破諸天的黑暗,映照萬古,伴著不滅的光焰,只身殺進了厄土中!
  詭異大霧被驅散了,黑暗被撕裂,那個人是誰?諸世間的進化者震撼,從未見到過,不知他的名,不知他的過往。
  但所有人都看出了他的決心,一往無前,似乎根本沒有想著再回來!
  林諾依、妖妖感知到了,不斷落淚,但卻未送行,因為她們知道,自己應該做什么!
  事實上,在世人看到那道身影時,楚風早已殺進了厄土,諸世中不過是他留下的殘碎流光。
  厄土深處,高原盡頭,始祖的確復蘇了,在今天要進行大祭,補足十祖之數!
  仙帝弓身,密密麻麻的詭異生靈在高原各地跪伏,口中誦始祖!
  轟!
  刺目的光,撕裂時空,打破永恒,撞擊在高原盡頭,一柄雪亮的天刀立劈而下,亙古亙今皆映刀光中!
  “第三個變數,果然存在世間!”有一位始祖抬頭,盯著楚風,并且也舉起了手中滴血的巨劍,向著天外劈來。
  這個級數,沒有什么偷襲可言,一念間山海宇宙星空都在心中,感知無處不在。
  刺目的刀光與劍光撞在一起,楚風挾諸天偉力而來,身后場域符文密密麻麻,映照古今未來,沖擊高原盡頭。
  噗!
  在詭異族群震撼的目光中,楚風的天刀劈開了萬古時空,截斷未來,將對手的大劍斬碎,并且將那位始祖立劈了,血濺起很高,讓那始祖整個人炸開了。
  另外三位始祖深感震撼,一個后來者居然走到了這一步?他們全都在第一時間出手,要殺楚風。
  轟!
  天空中,無盡的場域符文,密密麻麻,溝通了諸世間的偉力,傾瀉而下,呈碾壓之勢,光芒盛烈,落在高原盡頭。
  頓時間天翻地覆,這片不祥的源頭炸開了,大地崩裂,號稱永恒不滅的祖地被人鑿穿。
  同一時間,那三位同時出手的始祖也被諸天的場域符文轟的崩散開來,詭異血液四濺,到處都是。
  從未被撕裂的祖地,被以諸天為基的浩瀚場域第一次擊穿,四分五裂,蔓延向遠方。
  仙帝都驚恐了,這是怎樣的力量?
  整片高原上,大地的盡頭,無數詭異生靈被波及,許多全都爆碎了,帶著恐懼之色消亡。
  道祖、仙帝、以及以及殘留下來的詭異族群,顫栗著,感覺宛若末世來臨,竟有人轟碎了他們的祖地?!
  諸天間,山川河流,星辰青冥,一草一木,萬物之上,全都在發光,場域符文呈現,涌向厄土!
  同時,人們也看到模糊的輪廓,自那世外,從那詭異的源頭,倒映在諸天中一個虛淡的影子,有人只身進厄土,在征戰!
  可惜,此后他們就看不到了,實力遠不夠。
  “啊……”
  四大始祖咆哮,憤怒而又帶著幾許驚悚感,高原險些被人掀翻?
  雪亮刀光再閃,楚風殺了過來,天刀橫掃,只身大殺向他們,與此同時他身后場域符文無盡,密密麻麻,不斷傾瀉在厄土深處,要毀掉整片高原。
  轟!
  有始祖被劈斷了,血光沖霄。
  刺目的場域符文在厄土中綻放出,不斷爆碎,將整片高原轟穿,打碎,撕裂,楚風披散著長發,殺到癲狂,雪亮刀光伴著符文不斷劈向始祖,金剛琢亦在轟撞!
  血肉破碎的聲音,始祖的怒吼,還有楚風自身的曾被剖開的慘烈景象,在高原深處不斷上演,高原在大崩。
  仙帝、道祖以及幸存的詭異族群發瘋般逃向厄土外,遠離那片毀滅之地。
  終于,漫天的符文暗淡了,諸天不可能永不枯竭的供應偉力,再下去的話,諸天將不存,會瓦解開來。
  厄土深處,平靜下來,高原破碎不堪,大地被人鑿穿,一片破敗的景象。
  九桿破裂的大旗,橫倒在龜裂的大地上。
  四大始祖滿身是血,如同厲鬼般猙獰,死死地鎖定前方。
  在那里,有一道身影血跡斑斑,但是卻依舊目光懾人,爆發著無量無邊的殺氣,手持天刀,盯著他們四人。
  一位始祖森冷地開口,道:“昔年,我等推演盡一切,大網落下,所有的大魚都扼殺,一個都未能逃走,想不到,第三個變數當年只是條小魚,自由出入縫隙間,那一年,遠不能威脅我等,怎能料,我等再次復蘇,你已成長起來,主動殺上門了!
  當日,他們擊殺了戴上面具的女帝,以為那就是第三人,現在看來,一切都錯了。
  “可惜,你今世來此,也是送死!”一位始祖冷漠地說道。
  在他們的腳下,高原在愈合,詭異氣息彌漫,浩瀚的偉力在蒸騰,最為可怕的是在后方的裂縫中,有三道身影緩緩地走出,他們是從地下的棺槨中出來的!
  楚風的心一下子就沉了下去,他認出了那三人,是昔日活下來的三位仙帝,漫長歲月過去,他們已經成為始祖!
  七道身影橫在前方,全都帶著無盡恐怖力量,鎖定楚風,冰冷的注視著他。
  “當年的小祭,是為了成全你們三個!”楚風嘆息,一下子就全都明白了。
  主要是那時,他實力還不夠,無法敏銳的感知到厄土中的恐怖變化。
  始祖沉睡前將原初物質賜下,三人都有機會進化成功,而為了穩妥起見,他們發動小祭,為自己護航。
  所謂的大祭,小祭,原本都是為了獻祭那個人,而高原也能從中得到很多生命力。
  至于始祖、仙帝等,過去是不需要這些祭品的,復蘇紀末年,三大仙帝為此破例,只為成就始祖。
  當年,補全十帝不過是個幌子。
  最讓楚風心頭沉重的是,三人都成功了,沒有一個失敗,縱然有些預感,有一定的心理準備,還是讓他嘆息。
  這一世,他只身一人,要面對整整七大始祖!
  這是死局,他一個人怎能殺盡惡敵,如何對抗這片高原?這是注定要敗亡的死局。
  遲了,來的太晚了,楚風沉默,可是,早年若是來此,他更加無力,那時他還不過是仙帝而已。
  畢竟,新晉的三位始祖很多個紀元前就是至強的仙帝了,有原初物質在手,比他更先邁進祭道領域。
  況且,還有四大始祖護航。
  而他,什么也沒有,只能靠他自己走到這一步,今天舍下生命,放棄自身的一切,也注定要無果嗎?
  但他毫不畏懼,心中的信念依舊如不朽的光焰沖霄,映照古今歲月,他的力量,他的戰意,不斷升騰,撼動了萬古長空!
  天地共振,諸世不斷輕鳴,像是在為他送行。
  長刀所向,他遙指前方,他無畏的向前邁步,一個人面對七大始祖。
  “何必呢,你什么都改變不了,這是在赴死,猶若飛蛾撲火,只能殞落在高原!”一位始祖冷漠地開口。
  “歷代前賢都戰死了,沒有一人茍且活著,我今天也走到這個領域,怎能后退,一步都不能,縱然我不敵,注定要死去,也要盡力殺敵!”
  楚風的聲音震動了時空,傳遍諸天,他可以死,無所畏懼,希望遙遠的未來還有來后者。
  歷代前賢皆如此,無畏,一代又一代的崛起,灑下熱血,縱死也不屈,讓高原中的生靈付出最大的代價。
  “毫無意義,你的血將染紅高原!币晃皇甲嬲f道。
  楚風不再回應,即便是死,他也要努力殺始祖,竭盡所能為后世人減輕壓力,盡力就是了,絕不會后退半步。
  “我為后人開生路!”楚風大吼,震動了大千宇宙,無盡時空,他帶著幾許悲烈,一往無前,揮動手中的天刀,只身殺向七大始祖!
  混沌中,林諾依、妖妖都聽到了他最后的吼聲,她們忍不住熱淚涌出,她們知道,再也見不到楚風了。
  這是血與火的碰撞,楚風氣吞山河,神勇不可擋,天刀劃過古今未來,璀璨奪目,有始祖被劈碎了!
  轟隆!
  與此同時,倒在地上的九桿殘破大旗發光,映照古今,席卷未來,它們焚燒著,接引來無盡的符文,上蒼之地發光,海量場域符文傾瀉,古地府轟鳴,通過輪回路,蔓延向厄土中,不斷撕裂高地。
  數位始祖受到波及,但依舊向前沖,要在第一時間獵殺他,楚風滿身是血,曾解體。
  但剎那間,他又再現出來,以九桿大旗攪動了整片高原,困住五位始祖,他自身迅速向兩位始祖殺去。
  金剛琢飛出,帶著無邊無盡的場域,將一位始祖擋!
  同時,楚風大喝,全力對付另外一位始祖。
  “經天,緯地,終結古今未來敵!”
  楚風沒有什么可保留的,抓住最難得的機會,動用了自身最為強大的手段。
  以他為中心,特殊的紋絡,像是一道道經緯線貫穿,蔓延到古代,交織向未來,輻射向當世,無處不在,波及所有時空,將那位始祖鎖,不給他一絲逃走的機會。
  而他自己身上也都是刺目的紋路,他轟殺了過去,天刀劈進那位始祖的身體中,拳頭也砸了進去。
  那位始祖崩解了又重組,滿身都是璀璨的紋理,被束縛,被鎖住,與楚風身上的紋理共鳴,共振。
  轟!
  他一次又一次爆碎,雖然他想重組身體,逃離出去,但是那些紋絡卻是不滅的,始終鎖住了他,高原偉力并不能將他帶走。
  經天,緯地,終結古今未來敵!
  楚風的殺手锏見效了,那像是經緯線的紋理勒緊始祖體內,迫入他的魂光中,打進他的本源內。
  噗!
  這位始祖一次又一次崩滅,不斷被殺,高原偉力雖在,但救不了他。
  轟!
  恐怖的能量沸騰,而后他炸開,一位始祖徹底殞落!
  楚風的身體也虛淡了不少,而在這時,其他六位始祖都沖了出來,向他全力出手,要絕殺他。
  看不到希望的決戰,楚風搖晃著身體,長刀斷了,金剛琢崩開了,九桿大旗的旗面炸碎了,他從背后取出長矛,只身再次向前沖去!他竭盡所能去殺敵,為后世減輕壓力,為后人開生路!
'
繼續閱讀: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777亚洲熟妇自拍无码区_免费一级A片视频播放古代_中国业余成熟老太视频_第九区在线观看免费完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