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天都亮了
  他研究完了最后一株草木,解決了最難的一個問題后,沒有去在意四周人的歡呼,他從之前拿起玉簡藥方的那一瞬,就沉浸在草木藥道中,整個人已是處于一種忘我的狀態。
  除非是天雷滾滾,否則的話,外面的一切雜吵,都無法讓他分心絲毫,也沒有關注其他人已煉丹結束。
  他這一動,立刻引起了四周人的注意,包括許寶財在內,一個個都神色古怪的看著白小純,紛紛都有一種似乎白小純的時間觀念,與所有人都不一致的感覺。
  “這白小純太慢了,別人都煉完了,他才剛剛開始,這次考核應該結束了吧?”
  “恩?我似乎沒聽說……晉升藥徒的考核,有時間限制……”就在這眾人議論時,不知誰說出了最后一句,立刻所有人都愣了一下,看向徐長老。
  徐長老遲疑了,晉升藥徒的考核,的的確確,沒有時間限制,于是站在那里,看著白小純煉藥。
  韓建業沒有絲毫壓力,淡淡一笑,目中閃過不屑,他原本還覺得白小純是個勁敵,可此番考核后,他不相信白小純能超越自己。
  杜凌菲皺起眉頭,怎么看白小純怎么覺得不順眼。
  白小純動作飛快,目中露出精芒,整個世界里,只剩下了眼前的丹爐,那一株株藥草在他的手中飛速的被改變,要么揉捏成汁,要么化作粉末,全部落入丹爐后,他右手掐訣向著丹爐一指,立刻爐下的地火瞬間燃燒。
  很快一個時辰過去,瞬間濃郁的藥香從丹爐內直接擴散開來,白小純右手隔空一抓,頓時一塊四寸大小的墨靈香飛出,被他在拿在手中看了起來,看著看著,他的眉頭緊鎖。
  這一刻,四周的眾人都神色一凝,徐長老那里目中有光芒閃動,可就在大家等待白小純開第二爐時,卻慢慢發現,白小純竟拿著那塊墨靈香,居然……又研究起來。
  “他想干嘛??”
  “既然成功了,怎么不去開第二爐啊!彼闹鼙娙艘粋個都愣了。
  此刻的白小純,他望著手中的墨靈香,心底并不滿意,雖然成了,可按照他的預料,是應該七寸大小才對。
  “什么地方出了問題呢?”白小純沉吟起來,這一思索……就是三個時辰。
  甚至四周人都已完全不耐煩時,白小純眼中露出光芒,取出草木,再次煉藥,四周眾人紛紛精神一振,再次看去。
  依舊是一個時辰后,比方才還要濃郁更多的藥香,豁然散開,丹爐內,出現了一塊五寸大小的墨靈香。
  杜凌菲神色一變,陳子昂以及趙一多,也都紛紛吃驚,韓建業目光一閃,看似平靜,可心底卻緊張了。
  他們緊張的,不是白小純成功兩次,而是……連續成功!
  在眾人紛紛吃驚時,白小純袖子一甩,第三份草藥飛出,目光凝重,直接展開了第三爐,四周的那些外門弟子,頓時一個個都凝望。
  在寂靜了一個時辰后,突然的,丹爐猛地震動,一股比方才還要磅礴的藥香,翻滾中驀然擴散開來,丹爐內,一塊六寸大小得墨靈香,驟然出現!
  “連續三次,這……這怎么可能!”
  “這白小純,他是怎么做到的,莫非他以前煉過墨靈香!”四周眾人立刻驚呼,這種連續成功,在所有人看來,都不可思議。
  杜凌菲呼吸急促,死死的盯著白小純,心中一樣掀起大浪,陳子昂與趙一多全部呆在那里。
  “連續三次……他一定對墨靈香很熟悉,且運氣極好,下一次,他必定失!”韓建業的拳頭已經握住,眼睛里有血絲。
  就在所有人都期待白小純第四次開爐時,白小純卻拿著面前的六寸墨靈香,再次皺起眉頭,拄著下巴思索。
  這么一等……就是五個時辰。
  若是換了最早的時候,此地的眾人必定會散了大半,不會去等,可眼下白小純連續成功三次,只要第四次一成功,立刻就超越其他人,達到韓建業的程度,他們心中好奇,只能等待。
  “這白小純也太慢了,僅僅是一階靈藥,他怎么思考這么長時間!”
  尤其是杜凌菲與韓建業,更是盯著白小純,也不愿離去。
  就在這時,白小純眼中一亮,眉飛色舞,雙手一揮,草木飛出時,開了第四爐,這一刻,四周眾人紛紛精神一振,齊齊看去。
  一個時辰后,轟鳴之聲傳出,不是失敗的聲音,而是因藥香太多,充斥丹爐后擴散開來,形成的聲響,眨眼間,更為濃郁的藥香,眨眼間四散,丹爐內,赫然出現了七寸墨靈香!
  第四爐,再次成功!
  四周眾人頓時嘩然。
  “連續四次!”
  “這種事情,居然還能發生……這白小純他最終到底可以成功幾次!”
  “兩次合格,四次天驕,我記得周心琪周師姐,當時晉升時是七次!”四周眾人驚呼時,杜凌菲面色難看,盡管她知道白小純的草木造詣遠遠超越自己,可此刻看到對方在煉藥上也與自己有如此大的溝壑后,她心底很是復雜。
  至于韓建業,此刻已然咬牙切齒,狠狠地握住拳頭,身體都顫抖了,他不愿去相信,可眼前這一幕讓他無法視若無睹。
  “四次,四次就是他的極限了,他必定后面全部失!”
  就在這所有人轟動,對白小純之后的成功率升起了濃郁的期待時,他們無奈的發現,白小純居然拿著墨靈香,又開始思索了。
  “這家伙,怎么又在研究了!”盡管無奈,可四周眾人此刻豈能離開,只能一個個望著白小純,期待他這一次可以少研究一會。
  時間流逝,八個時辰后,白小純深吸口氣,他的目中出現了一些血絲,方才第四次煉藥時,外人不知道,可他明白,只差一點就失敗了。
  “這墨靈香比我之前煉制的靈藥,難了很多!卑仔〖冃愿穹妥,更是心細,仔細的回想之前煉丹的一幕幕,找出了問題所在,直至確定了再沒有任何遺漏后,這才開了第五爐。
  至于四周人的話語,他置若罔聞,一旦煉藥,他的執著超乎想象,即便外人說的再多,可若沒有把握,他絕對不會輕易煉制。
  此刻第五爐一開,四周眾人一個個從開始熬到現在,大都疲憊不堪,一個個強挺著精神,紛紛看去。
  很快,一聲巨響回蕩,藥香向著四周驟然擴散,僅僅是聞到香氣,所有人就心頭一跳!
  第五爐,成功!
  韓建業呆呆的坐在那里,心中升起無盡的苦澀,半晌之后長嘆一聲,默默無語。
  這一次沒有讓四周眾人多等,白小純袖子一甩,繼續煉制第六爐。
  不多時,巨響再次出現,香氣更強烈的散開時,第六爐,成功!
  白小純雙眼一閃,沒有停頓,拿起藥草,開始煉制第七爐,可就在這第七爐即將完成的剎那,突然的,一絲焦味傳出,雖然很輕微,只有白小純可以聞到,可卻讓白小純內心咯噔一聲。
  他右手掐訣一指,頓時地火溫度降低,最終勉強結束后,第七爐,再次成功!
  只是出現的墨靈香,只有三寸大小,且雜質很多,只差一些就跌落下品,成為了毒香,雖然如此,可在眾人看去,依舊是成功!
  到了這一刻,四周眾人的精神已被徹底的激起,一個個呼吸急促,尤其是許寶財,更是目中帶著不可思議。
  “七次成功……天啊,這白小純居然真的做到了七次!”
  “與周心琪師姐一樣!我記得似乎只有傳說中當年一位叫做王青山的師兄做到過八次,此人如今已是高高在上傳承弟子了!”
  “至于九次……前所未有,無人成功過!”
  在這眾人嘩然時,白小純沉默下來,盯著丹爐,他的雙眼慢慢出現了血絲,他早就沒去關注考核,而是沉浸在煉藥中,對于方才的險些失敗,他冥思苦想,又取出藥草再次觀察一番,慢慢找到了原因。
  “是這種叫做墨水果的靈植,每一個內部蘊含的墨素都有細微的不同……”白小純盯著手中的墨水果,腦中不斷地分析與推演。
  時間一點點過去,四周的眾人一個個看著白小純沉思的模樣,都苦笑起來,雖然振奮,可白小純每次煉藥前的思考,實在是慢的讓人發指。
  不愿就此離去,四周外門弟子一個個索性在這里盤膝打坐,等待白小純,還有一些,疲憊之下,直接靠在一旁的巖石上,居然睡了起來。
  徐長老神色古怪,咳嗽一聲,也盤膝坐下。
  杜凌菲,韓建業,自然也不愿離開,可被白小純耗得身心俱疲,兩眼泛紅,此刻不得不紛紛打坐。
  四周慢慢寂靜,不多時甚至還有呼嚕聲傳出,可也有一些人熬在那里,始終望著白小純,許寶財就是其中之一。
  數個時辰后,有人醒了,一看白小純居然還在思考,不由得感慨。
  “他居然還在研究?”
  “天都亮了……”
  終于,在十多個時辰后,白小純雙眼血絲彌漫,猛地抬頭。
  '
繼續閱讀: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777亚洲熟妇自拍无码区_免费一级A片视频播放古代_中国业余成熟老太视频_第九区在线观看免费完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