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碾壓……
  “陳飛?”白小純眨了眨眼,目光飛快掃過陳飛以及繞到自己身后的二人,察覺出他們的修為后,他也篤定下來。
  “白小純,你即便是現在跪地求饒,也都晚了,當初你出的主意,害的我們成為外門弟子,我陳飛等這一天,已很久了!”陳飛大笑,右手抬起一揮,頓時凝氣五層的修為,轟然爆發,掀起四周不少落葉,看起來頗為不俗。
  “我陳飛進入外門后,所有時間都在修行,終于到了凝氣五層,白小純,今天我就明告訴你,就是要欺負你,讓你骨斷筋傷!”
  陳飛笑聲帶著囂張與得意,他右手掐訣,嗡的一聲,面前出現了一把青色的飛劍,此劍只有半尺大小,看起來很是古樸,散出微弱的寒芒。
  白小純身后的那兩位,也都獰笑,齊齊散開修為,手中各自出現了一把飛劍。
  在這三人的包圍下,他們有絕對的把握,三打一,必定碾壓白小純,尤其是他們現在見識與以前不一樣了,早就分析出白小純這里,根本就沒有完全掌握舉重若輕之法。
  “你若一直不下山也就罷了,既然下了山,出了宗門,今日讓你知曉,當年犯下的錯誤,要付出多么大的代價!”陳飛只覺得胸口的一口氣,此刻隨著這番話語說出,吐出了大半。
  “你們三個在這里堵住我,不擔心門規?”白小純看著陳飛,好奇的問道。
  “門規?哈哈,這里已是宗門外,況且你技不如人,骨斷筋傷也怨不得旁人,大不了我等回頭道個歉也就結束了!”陳飛得意的笑道,他甚至可以想象白小純接下來的面色,一定會非常難看,甚至他都準備好了后續的嘲諷。
  可很快他就覺得不太對勁,白小純太鎮定了,面對自己三人的包圍,神色非但沒有出現自己所想的變化,甚至還露出古怪,竟擺出高手的姿態,傲然的開口說了一句話。
  “原來是這樣啊,那我就放心了!
  陳飛雙眼一縮,覺得更不對勁了,但此刻容不得他多想,低吼一聲。
  “出手!”話語一出,他掐訣間立刻飛劍直奔白小純,與此同時,白小純身后的二人,也都立刻掐訣,身前飛劍沖出。
  眼看這三把飛劍臨近白小純,白小純臉上露出笑容,他甚至都沒有取出法寶,身體向后一步退出,陳飛三人只覺得眼前一花,白小純的身影就消失了。
  出現時,赫然在了左側凝氣四層的那個大漢身邊,這大漢猛地睜大了眼,還沒等反應過來,白小純右手握拳,一拳轟出。
  這一拳太快,直接就落在了這大漢的肚子上,轟的一聲,大漢全身顫抖,一口鮮血噴出,身體弓了起來,如被一股大力沖擊,頓時倒飛出去,撞在了一旁的大樹上。
  那大樹都顫動了幾下,這大漢鮮血再次噴出,竟直接昏了過去。
  這一幕變化太快,一旁另一個凝氣四層的大漢,此刻駭然的看向白小純,腦海嗡鳴,如有無數雷霆劃過,他做夢也想不到,白小純這里……居然有這么快的速度,而卻力量之大,竟到了駭然聽聞的程度。
  陳飛面色猛地變化,倒吸口氣,身體下意識的就后退,看向白小純時,露出難以置信。
  “你……”
  “太弱!卑仔〖償[出高人的模樣,似覺得孤傲天下,找不到對手,感慨時身體一步走出,到了另一位靈氣四層大漢的面前。
  這大漢發出一聲狂吼,全身修為爆發,催動面前的飛劍直奔白小純,可白小純的速度更快,不死長生功修成不死鐵皮后,白小純的肉身與速度,已很是驚人,此刻一晃就避開了飛劍,依舊是右手握拳,一拳落下。
  轟的一聲,那大漢發出凄厲的慘叫,鮮血噴出,身體猛地被卷起,他的身后沒有大樹阻擋,竟被卷出了十多長外,倒在了地上,五臟六腑都在顫抖,爬不起來,近乎奄奄一息。
  “太弱了!卑仔〖儞u了搖頭,看向此刻雙腿都在顫抖的陳飛。
  “你……你……”陳飛腦海嗡嗡,整個人都快傻了,他無法想象前一刻自己還勝券在握,可下一瞬卻發現這白小純居然如變身一樣,堪比兇獸。
  那兩拳,竟直接將二人打的生生暈了過去,他難以衡量這得需要多么大的力氣,此刻下意識的咽下唾沫,身體猛地后退,根本就生不起絲毫要去戰斗的心思,整個人腦海里唯一的念頭,就是逃。
  可他沒等退后多遠,白小純速度飛快,瞬間追上,右手抬起還是一拳,這一拳在落下的剎那,陳飛身上突然光芒一閃,一枚小盾出現,阻擋在了白小純的拳頭上。
  轟的一聲,白小純輕咦一聲,身體微微頓了一下,與此同時那小盾顫抖,靈氣都黯淡了,被這一拳直接打飛。
  陳飛嚇的魂飛魄散,這小盾是他花費不少貢獻點買下,即便是凝氣六層,短時間也都無法破開,可眼下居然被白小純一拳轟的與自己都斷了聯系。
  “白小純,你……你別欺人太甚!”陳飛駭然,發出凄厲之聲。
  “哼,我明白告訴你,今天就是要欺負你,打你個骨斷筋傷!”白小純心里都樂開了花,眼看對方恐懼,這種讓自己舒爽的事情,他是從來不會放過的,于是不但重復了對方的話,更是全身修為猛地散開,凝氣六層的修為之力,頓時爆發,掀起四周狂風,就連他的頭發也都飄舞,氣勢驚人。
  “凝氣六層……”陳飛眼珠子都快鼓了出來,頭皮發麻,踉蹌后退時,白小純已然追上,再次一拳,這一次沒有盾牌阻擋,直接打在了陳飛的身上。
  陳飛全身一顫,鮮血噴出,慘叫中身體被卷起,可他畢竟虎背熊腰,且還是凝氣五層,沒有暈倒,而是拼了全力要逃走,他此刻心中苦澀到了極致,更是暗恨自己為什么選擇在這里,此地與宗門之間……還有一些距離。
  眼看白小純如兇獸一樣再次撲來,陳飛發出凄厲之音。
  “白小純,你就不怕違反門規!”
  “門規?哈哈,這里已是宗門外,況且你技不如人,骨斷筋傷也怨不得旁人,大不了我等回頭道個歉也就結束了!”白小純干咳一聲,把對方的話再次重復一遍后,上前一腳踢出。
  這一腳,直接將陳飛整個人踢到了半空,陳飛再次噴出鮮血,目中露出絕望,慘叫中還沒等他落下,白小純已沖了過去,拳打腳踢。
  陳飛恐懼,慘叫之聲不斷傳出,到了最后整個人已臃腫起來,連慘叫都漸漸微弱了。
  全身上下骨斷筋傷,面色慘白,趴在那里全身都沒了知覺,看向白小純時,已露出強烈到了極致的恐懼。
  在他看去,白白凈凈有些瘦小的白小純,根本就是一個披著人皮的兇獸,尤其是這白小純從始至終,居然沒有用出任何法寶,只是憑著強悍的身體與那驚人的速度,就將他們直接碾壓。
  遠處凝氣四層的兩個大漢,此刻也都蘇醒,眼睜睜的看著這一幕,只覺得頭皮發麻,心驚肉跳,趕緊又裝作昏迷的樣子,一動也不敢動,生怕引起白小純的注意。
  眼看陳飛奄奄一息,白小純覺得無趣,收了靈氣,在三人的恐懼中,把三人的儲物袋都翻了一遍,拿走了所有物品后,還把小盾也都取走,這才繼續哼著小曲,順著山路走向宗門。
  “該死的,是誰告訴我這白小純在香云山小比,取巧獲勝的!”望著白小純的背影,陳飛欲哭無淚,他若早知道白小純這樣恐怖,打死他都不來找白小純的麻煩。
  那兩個凝氣四層的大漢,哭喪著臉,看向白小純的背影時,露出強烈的恐懼。
  “陳師兄,怎么辦……要不我們別惹他了,化解吧,我聽說許寶財都和他化解了!倍搜郯桶偷目粗愶w。
  陳飛也心底苦澀,沉默片刻后一咬牙。
  “報復我自然想,可打不過怎么辦……此事我好好想想……”
  ---------------
  呼喚推薦票~~~
  '
繼續閱讀: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777亚洲熟妇自拍无码区_免费一级A片视频播放古代_中国业余成熟老太视频_第九区在线观看免费完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