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又見許寶財
  【最新播報】明天就是515,起點周年慶,福利最多的一天。除了禮包書包,這次的『515紅包狂翻』肯定要看,紅包哪有不搶的道理,定好鬧鐘昂~
半個月后,宗門小比中,白小純最終碾壓杜凌菲的事情,已經被那些弟子傳了出去,在這宗門內掀起了一波不小的轟動。
  以至于每次白小純外出,都有外門弟子遇到后含笑打招呼,這讓白小純立刻覺得自己也算一個名人了,于是很喜歡外出,每次遇到外門弟子,都主動上前攀談,然后等待對方問自己是誰時,忍著得意說出自己的名字。
  這種悠閑的生活,讓白小純很是愉悅,杜凌菲的那枚丹藥,也被他煉靈三次后吞了下去,修為順利的突破了凝氣五層的大圓滿,到了凝氣六層。
  舉重若輕之法,也在白小純的練習下,越發的精髓,甚至他已經開始研究紫氣馭鼎功的第二個境界,舉輕若重。
  看起來似乎不難,可實際上白小純嘗試了好久,也始終不得入門。
  這一日,他正盤膝坐在院子里,練習舉輕若重時,神色微動,收起木劍,抬頭看向院子外,不多時,有敲門聲傳來。
  “白師兄在不在?”門外傳來一個白小純有些耳熟的聲音,他微微詫異,他的這院子,平日里很少有人來,此刻右手抬起一指院子的門,大門嘎吱一聲自行打開,露出了門外一個干瘦的青年。
  這青年穿著外門弟子的衣衫,在門開的一刻,神色肅然,向著院子抱拳深深一拜。
  “許寶財,拜見白師兄!
  “是你?”白小純一怔,門外之人,正是當初在火灶房時,與白小純之間有過爭斗的許寶財,這許寶財也到了凝氣三層,眼下成為了外門弟子。
  “怎么,成為了外門弟子,還不服氣,要與我再打一次?”白小純一掃,就看出對方凝氣三層的修為,頓時放下心來,神色擺出嚴肅的模樣。
  許寶財聞言連忙搖頭,臉上露出苦笑,向著白小純再次一拜。
  “以前不懂事,白師兄別嘲諷我了,此番許某是來向白師兄賠罪,化解當年的事!痹S寶財神色帶著真誠,他是真的想要來化解,畢竟如今也都成為了外門弟子,對于曾經的事情,已經看得不那么重了。
  最重要的是如今白小純在香云山,也算有名氣之人,而許寶財也選擇了香云山成為外門弟子,自然不愿因為以前的事情引起不必要的麻煩,這才到來。
  白小純眨了眨眼,想起當初,不由得想到了火灶房,此刻這許寶財也算是故人了,于是起身邀請許寶財進入院子,二人坐在一起,感慨一番。
  “說起來,我當時不理解你為啥寫了那么多血色的殺字,后來雖然理解了,可還是好奇,你用血寫那么多字,你真的不痛么?”白小純問了一句,他始終難以忘記對方的那份血殺的戰書。
  許寶財臉都紅了,他如今回想當初,也覺得匪夷所思,尷尬的避開話題。
  “白師兄,你要小心監事房的那些人,我之前聽人說過,當初被你推上山的陳飛等人,始終對你懷恨在心!
  “陳飛?”白小純立刻警惕,腦海里浮現出監事房的那位虎背熊腰的大漢。
  “他現在什么修為?”白小純凝重的問道。
  “聽說已是凝氣四層大圓滿!痹S寶財連忙開口,他告訴白小純這些,也是為了以示清白,化解恩怨。
  白小純一聽才凝氣四層,頓時放下心來,擺出一副風輕云淡的樣子。
  許寶財也沒繼續多說,而是與白小純談了談宗門,漸漸地白小純發現這許寶財居然知道的比自己還多,仿佛這靈溪宗南岸,大事小情,都了如指掌,甚至一些隱秘的事情,也都津津樂道,尤其是對于一些弟子間的八卦,更是說起時活靈活現,仿佛親眼看到一樣。
  “白師兄,說起我靈溪宗,有五大美女,這五大美女任何一個,都是絕色容顏,我輩修士,若能得一就可此生無憾!
  白小純聽的很感興趣,催促許寶財多說幾句。
  許寶財眼看白小純喜歡聽,而他這里也的確喜歡打探消息,于是眉飛色舞的說了起來。
  “這五大美女,單純從相貌上來講,已經是平分秋色,不相伯仲了,不過地位上有不同,排在第一的,是紫鼎山的許媚香許師姑,那真是國色天香,絕世妖嬈……對了,她還是張大胖的師尊!
  “?”白小純這次真的震驚了,他聽張大胖說過幾次自己的師尊,每次都是一口一個老妖婆,尤其是白小純想到當初去看張大胖時,對方之所以變瘦,是因為那個老妖婆不喜歡胖子。
  想到這里,白小純不由得產生了一些奇怪的聯想,干咳一聲,趕緊收了思緒,覺得這么想下去,太危險了。
  “我香云山上,也有兩位,分別是周心琪周師姐,還有杜凌菲杜師姐!痹S寶財侃侃而談,說起周心琪后,又引出了天驕。
  “白師兄你應該知道,我靈溪宗南岸,有三大天驕,其一是我香云山的周心琪,還有一個是紫鼎山的呂天磊,最后一個……則是青峰山的上官天佑!說起這三人,那都是絕世之才!”許寶財雙眼露出羨慕之意。
  “這么厲害,不也還是外門么,和我一樣!卑仔〖冏彀鸵黄,上官天佑與呂天磊他不了解,不過周心琪這里,他還是有過接觸的,口袋里的玉佩,就是周心琪給的。
  許寶財咳嗽一聲,心底鄙夷,可不敢去貶低白小純,于是苦笑開口。
  “白師兄,這三人若不是因門規規定,任何弟子都需從外門做起,他們早就是內門了,不過雖然如此,可他們三位在各自的山中,都是外門當之無愧的第一,就連內門弟子也都對他們忌憚,因為這三人只要修為達到,成為內門,就必定是翹楚!而對他們來說,內門只是跳板,他們的目標是成為我靈溪宗的傳承弟子!”
  白小純還有些不服氣。
  “其中周心琪是草木靈脈,日后必定傳李承掌座衣缽,成為我靈溪宗另一位藥師,而那呂天磊,此人少時家貧,枯瘦如柴,可卻具備罕見的雷靈脈,在紫鼎山上就行雷道術法,掌門都親口說過,此子日后不俗!”
  “啊!卑仔〖凅@訝,他此刻不是剛剛修行之人,對于修真界了解不少,聽到雷靈脈這三個字,他都覺得有些吃味了,這種靈脈,可讓人術法威力暴增,且修行極少有阻礙瓶頸。
  “還有那位上官天佑,更是了不得,此人具備劍靈之身,甚至有傳聞他是某個劍修大能轉世之體,因某種原因,蒼天愧疚,故而一生福澤無數,三歲走路就可撿到上古殘劍,七歲天空落下一頭赤云獸的幼崽認他為主,十三歲得到金光護體,故而名為天佑,他的出現,都轟動了宗門的太上長老!痹S寶財看到白小純終于出現了正常人知道這些事的表情后,才說出了第三個人。
  “蒼天愧疚!三歲……這什么運氣啊,什么……還是轉世大能?”白小純睜大了眼,倒吸口氣,神色露出憤憤之意,心底打定主意,決不去招惹這老天都愧疚的上官天佑。
  “這三人,都是必定能筑基的,白師兄,我輩修士,雜役成為外門,都說是魚躍龍門,可實際上,凝氣突破踏入筑基,才是真正的魚躍龍門,從此生命層次都不同,如同褪去凡俗,走上真正仙路,壽元一下子增加一百年!痹S寶財眼看白小純越發吃驚,心底滿足,可說起筑基,卻輕嘆一聲。
  他這里還在嘆息,白小純這邊在聽到了增加一百年壽元后,雙眼瞬間露出這小半輩子,從來沒有過的強烈光芒,甚至身體都哆嗦了一下,雙眼通紅,只覺得腦海嗡鳴不斷,一把抓住許寶財的手臂。
  “你剛才說,筑基之后,可以增加一百年壽元?”
  許寶財一愣,看到白小純此刻雙眼都是血絲,有些恐懼,連忙點頭。
  白小純呼吸剎那就急促起來,整個人立刻在這院子里走來走去,雙手揮舞似在抓著什么,眼中冒光,一副瘋魔的樣子,口中喃喃低語,更時而傳出瘆人的笑聲。
  許寶財更恐懼了,不知道白小純這里怎么了,只覺得背后涼颼颼的,趕緊起身告辭,白小純沒有去理會,整個人已如魔怔一樣。
  許寶財深吸口氣,覺得白小純的模樣更可怕了,于是快速的離開。
  一炷香后,白小純披頭散發,在這院子里猛地停頓,長長的呼出一口氣,揚天大笑。
  “一百年。!筑基,我一定要筑基!”
PS. 5.15「起點」下紅包雨了!中午12點開始每個小時搶一輪,一大波515紅包就看運氣了。你們都去搶,搶來的起點幣繼續來訂閱我的章節!
  '
繼續閱讀: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777亚洲熟妇自拍无码区_免费一级A片视频播放古代_中国业余成熟老太视频_第九区在线观看免费完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