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舉重若輕
  白小純嘗試了一下防護的程度,立刻大笑起來,隨后目光火辣的看向自己的木劍,這木劍是他入門時擁有,伴隨到了現在,經歷兩次煉靈。
  “以這枚玉佩的防護程度來看,我把這小木劍第三次煉靈后,威力一定非比尋常!”白小純微微一笑,開始對這小木劍進行煉靈。
  隨著銀光閃耀,當龜紋鍋內的光芒消散時,出現在白小純面前的小木劍,其上第三道銀紋刺目,好半晌才慢慢黯淡,與此同時這把木劍的樣子,也隨之改變了一些,比之前長了一指,且木紋的脈理近乎完全的紫色。
  甚至還有陣陣奇異的香氣散出,只不過這香氣很怪,味道口鼻內,開始是香甜,可很快就會讓人神智恍惚。
  白小純身體一震,雙眼恢復清醒,吃驚的看著這把小木劍,將其緩緩拿起,立刻發現這小木劍的重量,居然比之前多了數倍,拿在手中如同一塊沉重的巖石。
  他雙眼一閃,將這小木劍放在面前仔細去看,目中漸漸露出深思。
  “這把木劍的材質,應該是不算少見的沉云木,這種沉云木只需煉化七七四十九天就可成為煉器的材料,且可大批量煉制!卑仔〖冟驼Z,目光在這小木劍的紋理上掃過。
  “紫色的紋,那么只有一個解釋了,此劍煉靈多次后,已出現了要變異的跡象!卑仔〖冮]上眼,腦海里立刻浮現出他所學的草木知識里,關于沉云木的所有信息。
  許久,當他睜開雙眼時,目中露出期待,右手掐訣一指小木劍,頓時此劍烏光一閃,在其內隱隱可見紫芒閃爍,一瞬飛出,眨眼間就穿透木屋,甚至飛躍出了院子,到了十多丈外,直接刺入到了一塊巨大的巖石上。
  無聲無息,這把小木劍就穿透進去,居然在那大石內繞了一圈,又穿透出來,眨眼回到了白小純的面前。
  劍身沒有絲毫破損,反倒是有陣陣銳利的氣息,若隱若現。
  白小純精神振奮,又仔細的把玩了一下小木劍,將第三道銀紋再次涂抹掩飾后,這才推開木屋的門,他深吸口氣,正準備意氣風發一番,可一想到兩個月多后的香云山小比,覺得還是不穩妥。
  “不行,這點本事估計還不夠,那些人一個個必定非常兇猛,我還要多準備準備才好!卑仔〖円灰а,想起了紫氣馭鼎功內介紹過的兩種境界。
  舉重若輕,舉輕若重。
  這兩種境界是修行紫氣馭鼎功時會出現的通明之法,若能修行到極致,便可以演化出一種叫做紫氣化鼎的神通。
  如今的靈溪宗南岸,紫氣馭鼎是基礎的功法,幾乎人人都修煉,只是能修出舉重若輕的不是很多,第二個境界舉輕若重的則更為少見,至于修到極致,演化出紫氣化鼎神通,就更少了。
  即便真的有明悟紫氣化鼎的,也大都是紫鼎峰的弟子。
  “舉重若輕……唯有達到了這種馭物的境界,才可以讓我的把握得到大幅度的提高!卑仔〖兿胫Ψ▋鹊慕榻B,低頭看著手中的小木劍。
  他當年與許寶財那一戰時,被監事房以及火灶房的眾人錯認為明悟了舉重若輕,此刻回想起來,白小純腦海有種模糊的靈光一閃而逝。
  “我之所以被認為明悟了舉重若輕,是因操控著小木劍的游刃程度,可這里面大半的原因,是小木劍自身煉靈后的威力不俗造成。
  實際上,我在操控木劍的方法上,并非嫻熟,更說不上舉重若輕……”白小純皺起眉頭,索性盤膝坐在院子里,低頭望著木劍,雙眼慢慢無神,可卻漸漸出現了血絲。
  片刻后他右手猛地抬起,小木劍隨之飛出,向著前方狠狠一斬,風聲呼嘯,吹起地面不少塵土,白小純眉頭皺的更緊,右手掐訣再次一指,這一次他所指的不是木劍,而是院子外方才被木劍穿透的大石。
  一指之下,這大石猛地震動,緩緩地升起了一尺后,白小純體內靈氣不穩,轟的一聲,大石又落了下來。
  可白小純不但沒有沮喪,反而雙眼越發明亮起來,他帶著執著,運轉體內靈氣,再次一指。
  一次,兩次,三次……
  時間流逝,轉眼過去了半個月,這半個月來,白小純幾乎每時每刻都在嘗試馭那塊大石,此石足有三人多高,重量不下七八百斤,即便白小純到了凝氣五層大圓滿,想要將其徹底操控,也絕非易事。
  這還是因為他體內修為精煉,才可以去嘗試,若是換了其他凝氣五層,最多也就是讓這大石抬起數寸而已。
  而眼下,經過一個月的不懈努力,白小純早就發現了自己馭這大石最大的困難,不是靈氣不夠,而是在操控上不穩,經常會體內靈氣明明還有,可卻自行中斷。
  “靈氣化絲線,以平穩的速度流動,使得這條絲線永遠不斷,才是馭物的關鍵所在!卑仔〖兡恐泄饷⒁婚W,雙眼血絲彌漫,沙啞的喃喃低語。
  這就如同凡俗人家制作的面條,拉扯的速度太快,會使面條斷開,若是太慢,又無法拉出太長,必須要把握好一個寸勁,才可以游刃有余,隨心所欲。
  而修士馭物,若想要達到超乎尋常的程度,需要的就是穩定的保持在這寸勁上才可,如此一來,難度自然增加。
  “我明白了,舉重若輕,說的不是字面的意思,操控沉重之物有輕靈之感,這只是表象罷了,真正的含義,不是對物,而是對于靈氣的操控!”
  “我凝氣五層的靈氣總量,就是重這個字,而將其化作一條細細的卻不斷的絲線,就是輕這個字,如果做到,就是舉重若輕,而外在的表現上,則是游刃有余后的速度!”白小純神色露出振奮,他想通了這個問題后,右手抬起一揮,立刻遠處那塊大石震動,猛地就被抬起。
  仿佛有一只無形的大手將這大石抓住,升空后呼的一聲,直奔白小純來臨,可在半空時卻頓了一下,砸在了院子里,掀起塵土。
  白小純沒有氣餒,繼續嘗試,直至又過去了半個月,他發現自己無論如何,似乎也做不到讓自己的靈氣始終穩定的保持一條不斷地絲線。
  有的時候,即便是真的做到了,可因大石太沉重,使得靈氣絲線還是在流動時不穩而斷開。
  可如果是去操控小木劍,則沒有這個問題,因其重量不如大石,在操控上白小純明顯覺得輕松很多,而且隨著一個月的練習,在速度上更快了幾分。
  實際上,這已經是舉重若輕了,但白小純卻不滿意,他眼珠通紅,狠狠一咬牙,那種狠勁滋生出來。
  “我就不信了!”白小純右手掐訣一指,這大石竟飛到了他的頭頂。
  白小純額頭泌出冷汗,膽顫心驚的望著頭頂的大石,全力以赴的去維持那條看不見的靈氣絲線,這若是斷了,大石落下后,雖然砸不死他,可也會劇痛。
  這一次堅持的時間明顯多了不少,可在半個時辰后,轟的一聲,白小純發出慘叫,那塊大石砸下,好半晌大石晃動,被推開,白小純從里面爬了出來。
  他有不死皮防護,傷沒有,可那種痛卻讓他呲牙咧嘴。
  但他的拼勁,卻是更強烈了,在這不斷地嘗試下,又過去了一個月,那塊大石從每天都會砸下好多次,漸漸變成了一天一次,到了最后,甚至白小純偶爾可以做到一天一次都沒有失敗。
  而那塊大石,也被他緩緩抬高,最多的時候都到了十多丈的高度,這若是砸下,那種劇痛即便是白小純也都會面色蒼白。
  可也唯有這樣,才可以讓他的精神高度集中。
  漸漸地,他已然做到了讓體內靈氣舉重若輕,從始至終保持穩定,絲毫沒有中斷,可他還是不滿足,于是不再盤膝打坐,而是一邊移動,一邊維持靈氣絲線不斷。
  難度加大,院子里的轟鳴聲,又一次不時響起。
  時間一天天流逝,當距離李青候所說的香云山小比,只剩下三天的時候,白小純所在的院子里,半空中漂浮著一塊七八百斤的大石,院子內他的身影快速移動,竟真的做到了在這不斷地活動時,大石依舊紋絲不動的程度。
  移動良久,白小純身體一頓,站在木屋前,揚天大笑,右手抬起一揮,那半空中的大石呼的一聲飛出院子,平平穩穩的落在了原地。
  白小純掐訣一指,小木劍飛出,依舊是簡簡單單的向前一斬,可速度之快,已然模糊,比之前強悍了何止數倍。
  白小純滿臉喜色,飛快的掐訣。
  極致的速度,配合木劍的威力,立刻就達到了一種驚人的程度,一時之間院子里仿佛出現了無數小木劍,劍氣飛揚。
  最后他小袖一甩,所有木劍虛影都消失,只有一把存在,直奔白小純,消失在了他的儲物袋內。
  “這一次,應該可以進入前五了吧!卑仔〖兩钗跉,雖然還是覺得沒有十足的把握,可時間要臨近了,他只能定氣凝神的盤膝打坐,讓自己保持最好的狀態。
  '
繼續閱讀: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777亚洲熟妇自拍无码区_免费一级A片视频播放古代_中国业余成熟老太视频_第九区在线观看免费完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