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這……這是竹子?
  那些竹子每一根都死沉死沉的,白小純扛著十根,又要上山,即便是他這里也微微氣喘,于是越發覺得自己悲催。
  “我來修仙,是為了長生,干嘛要打打殺殺啊!
  “還有我的這些竹子明明可以長的更長一些,可現在卻只能拿出去換貢獻……”白小純越想越委屈,嘆息連連,扛著靈冬竹,向著山上走去。
  此時此刻,在香云山交接任務的閣樓處,很多外門弟子都來到這里,拿出自己種植好的藥草,交接任務,換取貢獻。
  有香云山的長老,在這里專門負責檢驗品質,按照不同品質,給予貢獻點。
  “不錯,這水霧花已有四瓣,給你一個中等品質!
  “這木紋參暗色太重,土力過高,已失去了平衡,不合格!遍w樓外一處大石上,一個面色紅潤的白發老者盤膝打坐,身前無數弟子排隊等待,一個個上前拿出種植的靈草,被老者檢查后,身邊有童子記錄發放貢獻點。
  半空中還有一群全身五彩的鳳鳥,正在優雅的飛旋,每一個都有一丈多大,不時會發出陣陣清脆的鳴叫。
  這些鳳鳥,正是老者私人靈寵,每當交接草木的日子,都會隨著老者來到這里,很多外門弟子遠遠看到,都目中露出羨慕。
  眼前這老者,修為筑基,頗為不凡,在靈藥的造詣上雖不如李青候,可于宗門內也是聲名赫赫,尤其是癡迷藥道,那種癡的程度,就連李青候都自嘆不如,曾言若東林洲能出現第三個藥師,必定是周長老。
  “陳子昂拜見周長老!焙芸斓,就排隊到了一個青年,這青年相貌一般,可卻很是挺拔,來到周長老的面前,恭敬的抱拳一拜。
  這青年話語傳出,立刻四周的不少外門弟子,在聽到這個名字后,都一個個向青年看去,好奇的觀望。
  “原來他就是陳子昂師兄啊,聽說他在種植靈草上,有不俗的天賦!
  “我還聽說,這陳子昂從入了宗門開始,每一次種植靈草的任務,從來沒有低于過上品,非常了不得!”
  在這眾人低聲議論時,陳子昂神色淡然,可目中卻有傲然之意。
  周長老看向陳子昂時目中露出欣賞,對于這個在種植靈草上頗有天賦的弟子,他一向很關注。
  “子昂,這一次你種的是什么?”周長老溫和的說道。
  “回稟周長老,這一次我種的是靈冬竹!”陳子昂右手一揮,立刻身邊出現了十根手臂粗細的靈冬竹,每一個都有半丈多長,通體翠綠,陽光一晃,似有淡綠之光在竹身游走。
  “此竹弟子先以靈泉洗禮,更用靈石磨碎成土,每天至少三個時辰以自身靈氣飼養,每隔三天為其梳理葉脈,配合弟子所學的九青玄法,更是加入了其他藥草相助,這才種出!”
  “好,竹長半丈,青蘊流轉,已超越了尋常上品,可列為上上品,希望你以后繼續努力,若能讓竹長過丈,便是佳品靈株了!敝荛L老摸了摸胡須,目中贊賞更多。
  四周的外門弟子一聽上上品這三個字,立刻引起眾多議論,紛紛看向地面上的靈冬竹,目中露出羨慕之意。
  陳子昂臉上露出笑容,目中的傲然之意更多,抱拳一拜,正要接過一旁童子給予的貢獻點,突然的聽到一聲冷哼傳來。
  “周長老,弟子趙一多,也種了一些靈冬竹!”隨著哼聲傳出,一個臉長眼細的青年,邁步走出,看向陳子昂時,眼珠露出輕蔑與不屑。
  他這一出現,四周的外門弟子立刻精神了,紛紛凝望。
  “是趙一多師兄,趙師兄在種植草木靈珠上的造詣,據說與陳子昂不相伯仲!”
  “這下有的看了,他們二人一向敵對,都想要爭奪種植類第一弟子的稱號!
  陳子昂面色頓時陰沉,冷冷的看著趙一多,二人目光對望,都看到了彼此目中強烈的敵意。
  “趙一多,將你的靈冬竹取出吧!本瓦B周長老也有了興趣,對于眼前的趙一多,他同樣贊賞,也知道眼前這兩個小娃,在這種植上曾多次競爭,而他也樂意看到二人如此,只有這樣的良性競爭,才可以讓彼此都大步的前進。
  趙一多向著周長老一抱拳,一拍儲物袋,立刻出現了十根靈冬竹,這些竹子每一根竟都足有一丈長,竹身更是大腿粗細,那翠綠的顏色,隱隱居然有種晶瑩剔透之感,甚至有陣陣靈氣散出,一看就絕非尋常,與方才陳子昂的比較,高下立出。
  幾乎在看到這些竹子的瞬間,四周人都不由得嘩然起來,這種丈長的靈冬竹,他們只聽說過,卻沒見過實物。
  “一丈長的靈冬竹,這得養了多久!”
  “這種靈冬竹,都到了靈氣外散的程度,趙師兄的種植本事,已然是我香云山外門第一!”
  趙一多目睹四周人的神情,笑容挑釁的看向陳子昂。
  陳子昂面色頓時難看起來。
  周長老目中一亮,露出贊嘆,望著那些竹子,微微點頭。
  “好,好!今天雖交接靈冬竹的弟子眾多,可你這里,是最好的了,一丈長的靈冬竹,已突破了上品,足以列為佳品了,趙一多,你非常不錯,希望你繼續努力!”
  “陳師弟你這里,還需多多學習才是!壁w一多向著周長老一抱拳,轉頭挑釁的望著陳子昂。
  陳子昂面色更為難看,冷哼一聲。
  “趙師兄莫要高興的太早,請人相助算的了什么,下一次種植時,陳某一定種出一丈半的靈冬竹給你看!”
  趙一多聞言大笑。
  “陳師弟也不怕風大扯掉了舌頭,靈冬竹極難生長,對于靈氣要求巨大,我等凝氣弟子,能種出一丈已是極致中的極致,一丈半?那是筑基長老才能種出的,至于兩丈,哈哈,趙某在宗門這么多年,還從沒看到過兩丈的靈冬……”
  趙一多話語還沒等說完,突然的,人群后的小路上,傳出了陣陣轟隆轟隆的聲音,仿佛有什么巨物正在一步步走來,那些外門弟子一個個立刻詫異的回頭,隨后陣陣吸氣聲驀然傳出。
  就連趙一多與陳子昂的對持,也都因此被打斷,二人皺起眉頭,都看了過去。
  很快的,他們就看到一個個足有成人身體粗細的巨大竹頭,在視野里驀然出現,這些竹頭顏色墨綠,甚至仔細去看,還可以看到里面有一處處紫色的斑點,陽光一晃,竟散發出絢麗多彩之芒。
  更讓人吃驚的,是陣陣濃郁的靈氣,正從這些竹頭上散出,籠罩八方時,無數人傳出驚呼。
  “這……這是什么東西!”
  “似乎是某種木頭,可看起來又像是竹子!”
  陳子昂與趙一多也都皺起眉頭,認不出這是什么,但都看出此物不俗,一旁的周長老,則是猛地睜大了眼,直勾勾的盯著那些竹頭,呼吸居然都微微急促起來。
  在這所有人的注目下,他們看到那些竹頭蔓延越來越多,直至完整的顯露出現,赫然有五丈長度,在那些竹木下,一個瘦瘦小小的少年呼哧帶喘的,扛著這些竹木,一步步走來。
  如同一只螞蟻扛著一個饅頭……
  每一步落下,都傳出轟隆一聲,隨著前行,前方的所有外門弟子全部避開,一個個駭然,對于這少年的力氣,都很震驚。
  這少年就是白小純,他一路郁悶,想著小比的兇殘,想著萬蛇谷的可怕,欲哭無淚,爬著山路,此刻好不容易來到這里,也沒理會四周眾人,來到了周長老的身前,轟轟幾聲,將那些竹木扔在了地上后,他也坐在了竹木上,擦著汗水,喘著粗氣。
  “這些竹子不能放在儲物袋里,累死我了,長老,我來交接任務!卑仔〖儎傉f到這里,忽然覺得有些不對勁,仔細一看,發現四周所有人,此刻都直勾勾的看著那些竹子,一個個呼吸逐漸的粗重了。
  “竹子……這些竟然是竹子?”
  “我長這么大,就沒見過這么大的竹子,這分明是樹好不好!”
  陳子昂與趙一多,此刻眼中也露出驚疑不定之色,隱隱認出了一些,可根本就無法置信,猛地靠近,蹲下身子,仔細的看著竹子,趙一多顫抖著甚至想要掰下一截看看內部的結果。
  可還沒等他掰下,一旁的周長老就嗡的一聲靠近,大袖一甩,二人就被卷飛,周長老目不轉睛,凝望竹木。
  “這……這些居然真的是靈冬竹!”半晌之后,周長老倒吸口氣,聲音傳出時,四周所有外門弟子,全部呆住,而后猛地爆發出了滔天的嘩然與無法置信。
  “靈冬竹!這些大樹,居然是……靈冬竹!”
  “這怎么可能,靈冬竹怎么會長的這么粗,天啊,居然還是五丈!”
  “五丈長,一人粗細,這……這是竹子?”
  驚呼之聲頓時爆發,尤其是看到一旁陳子昂與趙一多的靈冬竹,這么一對比,驚呼之聲更為強烈,此起彼伏。
  '
繼續閱讀: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777亚洲熟妇自拍无码区_免费一级A片视频播放古代_中国业余成熟老太视频_第九区在线观看免费完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