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二十九章 報仇
  地球,昆侖山脈,方逸身軀漂浮在空中,感受著風從身邊吹過,自嘲一笑道:“以前金丹境界的時候也回到過地球,以地球如此稀薄的天地靈氣,應該根本無法承受金丹境界的修者才對,可惜之前并未注意過這些!
  其實,早就有跡象表明,地球非同一般,以前卻從未思考過,還是師父提點后才發現。
  這次經由地球前往修者界,方逸本來還想走個捷徑,帶一位神獸去解決魔道修者的事情,卻發現現如今的跨界傳送陣根本無法承載五行神獸的修為,到最后還是只能自己親力親為。
  身軀降落下去,傳送陣周圍已經沒有了修者看守。
  “什么情況?”方逸感覺有些莫名其妙,也未多想,便踏入傳送陣,光芒一閃,方逸身影消失,再次出現,便已經到了修者界之中。
  剛剛出現在傳送陣中,一道鋒芒襲來,方逸眼中寒光一閃,那鋒芒立刻停頓在身前半米處,竟是一柄月牙彎刀,方逸認得,正是魔道修者慣用的法器。
  再看周圍,已經圍籠了十余位金丹境界的魔道修者,緊接著,數十柄月牙彎刀暴風驟雨般襲來。
  “哼!狈揭堇浜咭宦,周身一層乳白色光罩出現,擋住那些月牙彎刀,十余位魔道修者亦同時眼神渙散,身軀軟到在地。
  神識修為到達元嬰境界,道門傳承中已經有了對于神識的利用,比噬魂塔之中的手段精妙了不知道多少。
  “原來,往來地球的傳送陣都已經被魔道修者奪了去,難怪地球那邊已經沒有修者鎮守!
  方逸可以想象,魔道修者占據這座傳送陣后,定派過魔道修者前往地球,若說以前,方逸還會擔心,但是自從知道了地球上還有一位密宗活佛存在后,也就不再擔心了。
  這次經由地球來到修者界時,方逸的神識幾乎已經可以籠罩整座地球,普通百姓安居樂業,并沒有什么影響,方逸便知道,那位活佛在其中起了不小的作用。
  瞬息之間斬殺了十余位金丹境界的魔道修者,方逸釋放神識,尋找著人類修者的聚集地,正這時,虛空一陣波動,一位身著黑色長跑,頭上同樣罩著黑色帽子的修者出現在空中。
  “你是何人?”黑袍修者出聲問道。
  “呵呵!狈揭葺p笑一聲,說道:“我還以為魔道修者都是啞巴呢,我是何人與你何干?本來以為只有些蝦兵蟹將,沒想到還能逮到個元嬰境界的魔道修者!
  方逸說著,雙目之中寒光一閃,冷聲喝到:“受死!
  “大言不慚!
  黑袍魔道修者身軀一陣,濃濃黑色霧氣滾來,即使離的還遠,方逸也能感受到其中濃烈的腐蝕氣息,恐怕即便是元嬰修者的靈力,都能輕易被腐蝕。
  “業火,紅蓮!狈
  逸本命飛劍一抖,虛空之中乍現出一點紅光,緊跟著,紅光放大,幻化出一座火焰蓮臺,那蓮臺所過之處,濃濃黑霧都被盡數蒸發,與此同時,方逸身軀之中,五道微弱光芒向四周飛出,以方逸為中心,一圈圈漣漪蕩漾開來,所過之處,空間變的極為穩固。
  渡過風火大劫,修為突破到元嬰境界,方逸如今已經不需要借助金丹后期修者,只以五行劍元也能布置出五行鎖空陣。
  “想不到你竟然有封鎖虛空的本事!
  對于封鎖虛空的手段,這位黑袍魔道修者并不陌生,只不過各自有各自的手段,方逸以五行劍元為根基形成的五行鎖空陣,這位魔道修者卻就沒有見過。
  “死吧!狈揭萋曇舨淮,仿佛隨意說出兩個字,之后便見一道光束射向那魔道修者。
  聽到‘死吧’兩個字,那魔道修者只覺得神識一陣恍惚,呆愣了一瞬,僅僅一瞬,那光束已經臨體,轟擊在魔道修者身上,連一聲慘叫都沒有發出,那位魔道修者便被轟成了碎屑。
  這道光束,乃是方逸根據寂滅演化而來,雖然威力不及本命飛劍施展,但卻更加快速,也更加隨意,讓人難以揣測.
  即便威力稍弱,在如今的方逸手中施展出來,也已經能夠斬殺尋常元嬰修者。
  “早知道這么弱,根本用不著布置陣法!狈揭輿]有想到,僅僅神識攻擊對那魔道修者造成的瞬間影響,已經足夠他出手了。
  一位元嬰境界的魔道修者,就此隕落。
  “還是先去一趟紫霄宮吧!狈揭葑旖欠浩鹨唤z冷笑,身影驟然消失。
  自從修者界、妖獸一族以及魔道修者三方大戰開始,三大宗門太上長老便親自出來坐鎮指揮,如今,紫霄宮真正主事人乃是太上長老燕經綸。
  不僅燕經綸,今日碰巧,飄渺閣太上長老廖秋,以及歸元宗太上長老雷剛毅都聚在紫霄宮。
  “修者界的天地靈氣受魔道修者的影響,每況愈下,照此下去,再有千年時間,修者界恐怕就不再適合修者生存了!毖嘟浘]面色沉重,如今,修者界真正到了生死存亡的時刻,就連他們這些元嬰修者也感覺支撐不住了。
  他們這些太上長老的壽元,最多的也就剩下兩三百年,少的更是只有幾十年,照現在天地靈氣衰減的速度,等到他們壽元耗盡,修者界也很難在誕生元嬰修者了。
  因此,在燕經綸眼中看來,現如今,便已經到了生死存亡的時刻,現在拼一把,或許贏不了,但是也能拼掉一些元嬰境界的魔道修者,到時候天地元氣衰減的速度也能漸緩一些,說不定能為后輩們爭取些時間。
  “我們三個無所謂了!绷吻锟嘈σ宦曊f道:“雷師弟年歲最小吧,若是師兄沒有記錯的話,應該還有一百三十七年壽限!
  廖秋自己,壽限不足百年,燕經綸也只有一百零三年,三人之中,雷剛毅最小。
  “幾十年而已,也沒有什么舍不得的!崩讋傄愦筮诌值男Φ溃骸暗挥形覀內齻可不行,也要征求一下其他人的想法!
  和連云海域三大圣地一樣,三大宗門,也是各自有三位元嬰境界的太上長老,九人聯手,才有把握斬殺一些元嬰境界的魔道修者。
  “不如召集他們一起來商量下?”燕經綸提議。
  “燕師兄,我們不是只有魔道修者一個敵人,還有十萬大山中的妖獸呢!崩讋傄闾嵝训。
  “我們與妖獸一族已經斗了一萬多年!绷吻镩_口說道:“修者界毗鄰十萬大山,算起來,我們與妖獸一族還算鄰居,相信有魔道修者這個共同敵人,妖獸一族也愿意先將外敵驅除!
  “說不定,我們可以和妖獸一族聯手!
  廖秋說到在這里,自己都笑了,不等別人否認,先自嘲道:“一萬多年積累下來仇恨,哪能輕易化解,說起來,妖獸一族對我們的敵視情緒可能還要超過魔道修者,他們兩方不聯手已經算是不錯了!
  “要是正林真人在就好了,哪里會生出這么多事情!蓖瑯邮堑篱T傳人,雷剛毅卻是從未想到過方逸身上,實在是方逸的修為太低了,幾人壓根就不認為方逸能解決這些魔道修者。
  正這時,門外有弟子來報:“稟報太上長老,道門傳人方逸求見!
  “方逸?”三人皆是一愣,不由想道:“他怎么來的?”
  三人心中疑惑,要知道,往來的傳送陣已經被魔道修者占領,更是有一位元嬰修者坐鎮守護,就算方逸能夠搏殺金丹修者,但是與元嬰修者的差距還是太大了。
  心中疑惑的同時,三人也擔心有詐,實在不敢相信方逸能從世俗通過傳送陣安然抵達紫霄宮,紛紛以神識查探,當三人神識探查到方逸身上時,三人皆愣住了。
  “元……元嬰境界……”
  雷剛毅說話都變得有些磕巴了,“這怎么可能?魔道修者肆虐時,方逸還是筑基中期修者,這才過去多少年,這就成元嬰修者了?正林真人當年也沒有這么夸張吧!
  “事實已經擺在眼前,這氣息可冒充不出來!绷吻锸帜碇,眼睛之中綻放出光芒,似乎是看到了希望。
  “廖師兄,你確認此人是方逸?”燕經綸沒有見過方逸,雖然見過畫像,但是樣貌可以輕易作假,唯獨氣息無法作假,在場之中,也只有廖秋曾經神識查探過方逸。
  “沒錯!绷吻锶滩蛔≠潎@道:“不愧是道門傳人,這般年紀便已經到達元嬰境界,說不定他還真能解決修者界的危機!
  “那還不快請進來?”雷剛毅見兩人相互聊天,似乎是把那位道門傳人給忘了。
  “快請!毖嘟浘]也反應過來,連忙吩咐弟子將方逸請了進來。
  殿堂之中,除了三大宗門的主事人,現在又多了一個方逸。
  “道門傳人果然名不虛傳,方師弟可是已經到達元嬰境界了?”雖然經過廖秋證實,氣息沒錯,但燕經綸依舊有些不敢相信,忍著激動問道。
  方逸修為還在筑基中期時,便能夠斬殺金丹初期修者,如今步入元嬰,實力定比尋常元嬰修者強的多,甚至都可能超過他們這些太上長老。
  方逸看了一眼燕經綸,點頭道:“是!
  “方師弟,恕師兄直言,你可是從世俗界通過傳送陣來到修者界的?”
  “是!狈揭菰俅吸c頭,也不隱瞞:“看守傳送陣的十余位金丹境界的魔道修者和那位元嬰修者,全部被我斬殺!
  “嘶!”聽到方逸將看守傳送陣的那位元嬰境界的魔道修者斬殺,三人均倒吸一口涼氣,便是他們三個,單獨面對那位魔道修者,也不可能將其斬殺,皆因以一己之力無法封鎖虛空,不能阻止對方逃跑。
  但是方逸竟然能夠做到,道門傳人的手段,的確令他們望塵莫及。
  至于方逸所說真假,他們卻不會懷疑,方逸現身修者界幾次,從未有過虛言,這個時候也不可能為了夸耀自己來蒙騙他們,對于方逸來說,這樣做也沒有任何好處。
  “三位是……”方逸還從未見過這三位太上長老,并不認識。
  “呵呵,忘了介紹!绷吻锖呛切Φ溃骸袄戏蛄吻,飄渺閣太上長老,也是如今飄渺閣的主事人!
  “這位是燕經綸,紫霄宮太上長老!绷吻锇介紹,指著雷剛毅道:“歸元宗太上長老,雷剛毅!
  “方逸見過三位師兄!狈揭菘蜌庑卸Y,隨后面向燕經綸:“燕師兄,敢問貴宗宗主連智可在?”
  “方師弟要找連智?”燕經綸一愣,也不隱瞞:“不瞞方師弟,當年你來修者界,通報魔道修者修建九九滅絕大陣那次,連智從歸元宗回來時遭遇魔道修者埋伏,傷了神識,如今正在閉關修養!
  “遭遇魔道修者埋伏?”
  方逸愕然,隨即冷笑道:“還真是會編,我來告訴你們,當年方某好心好意前來報信,結果卻遭到連智追殺搶掠,欲要以搜魂之術查探方某所修功法時,被家師留下的手段反傷了神識,方某才逃得一命!
  “這……怎么可能?”燕經綸不敢相信:“連智不會做出這種事,也不會什么搜魂之術!
  當年處理魔道修者離間修者界各門各派時,連智施展搜魂術也未驚動過各宗太上長老,這件事情也就只有連智以及飄渺閣宗主鄭秋、歸元宗宗主覃修三人知道。
  奈何方逸不知此事,否則請來兩位宗主一問便知。
  “不可能?”方逸冷笑道:“沒有什么不可能,勞煩燕師兄將連智請出來吧!
  “方師弟,連智傷的可是神識!毖嘟浘]沉下臉:“潛心養傷,連智還有可能趕在壽元大限前徹底恢復,說不定還有機會再進一步,方師弟執意現在打擾,若是其中有什么誤會,怕是會間接害死連智!
  “廖師兄,雷師弟,你們以為如何?”
  “這……”廖秋與雷剛毅卻有些為難,方逸已經進入元嬰境界,而且貌似實力比他們還要強,已經不是隨意一句‘小友當如何’便能打發的了,換句話說,方逸若是強行要將連智挖出來,在場三人又有誰能擋得?
  雖說都是元嬰修者,廖秋可不認為他們能是道門傳人的對手,實在是歷任道門傳人表現的太驚艷了。
  而且,方逸偏偏咬住連智不放,再加上道門傳人的身份,其實廖秋與雷剛毅已經信了方逸幾分,但是三大宗門向來同氣連枝,這個時候若是幫著方逸說話,頗有些落井下石的意味,更是擔心在這個節骨眼上破壞三大宗門的關系,影響與魔道修者的戰斗。
  “不如請連智出來與方師弟當面對質如何?”本不想說話,但是被燕經綸問道,不開口也不好,廖秋身為最長者,嘗試著從中調和。
  “廖師兄……”燕經綸聲音有些冷:“連智若真做下此事,身為紫霄宮太上長老,燕某第一個不會放過他!
  “但是,萬一這其中有什么誤會,耽誤了連智養傷,誰來負責?”燕經綸目光掃過廖秋和雷剛毅,最后落在方逸身上:“方師弟,你剛才所說,可有證據?”
  “證據?”
  方逸跨過一步,距離半經綸只有半米距離,負手而立,目光如電的說道:“方某的話便是證據,我與燕師兄要人,亦是不想壞了與三大宗門的關系,當真以為方某沒本事把連智揪出來不成?”
  面對方逸,燕經綸不自覺后退一步,對于方逸的說法也不知該如何反駁。
  的確如方逸所說,就憑能夠獨自一人斬殺元嬰境界的魔道修者,燕經綸就相信,方逸的實力還要在自己之上,這一瞬間,燕經綸都有些相信了方逸的話,但是正如他所說,連智正在閉關修養,一旦打擾,幾乎可以確定元嬰無望,甚至可能到壽元大限時,神識都不能徹底恢復。
  “方師弟!
  燕經綸語氣緩和下來:“如今修者界與魔道修者拼殺,正是用人之際,連智若是能跨入元嬰境界,對修者界來說也是一大助力,無論你們之間是不是誤會,可否容他百余年?若是壽限到了,不能突破,連智也只有死路一條,若是突破了,還能在與魔道修者的戰斗中貢獻一份力量,待戰爭結束,方師弟與連智再了結私怨可好?”
  “不好!狈揭莨麛嗷卮鸬溃骸澳У佬拚,方某身為道門傳人,自然會去解決,至于連智,方某一樣要殺,有仇報仇,這兩件事方某不會混為一談,更不會讓連智有機會壽終正寢!
  方逸一字一頓,聲音鏗鏘有力:“我再說最后一句,交出連智,否則,別怪方某自己動手!
  “依我看,不如就請連智出來,與方師弟對質!币姺揭萑绱藦妱,雷剛毅亦從旁勸解燕經綸。
  可以說,雷剛毅已經徹徹底底相信了方逸所說的話。
  身為歸元宗太上長老,重掌歸元宗大權后,必然會經手各種情報消息,其中,道門傳人的情報自然不會少,尤其方逸身上套著道門傳人的光環,幾乎一言一行都會被記錄下來,獸潮戰場中的表現,古月宗門前與魔道修者一戰的表現,以及發現并拼死據守魔道修者據點傳送陣的表現,全都被記錄在案,從以往的處事風格來看,如此言之鑿鑿,咄咄逼人,在方逸身上根本沒有出現過。
  再加上以方逸如今實力,本可以更直接有些,不用浪費什么唇舌,或許正如方逸自己所說,不想壞了與三大宗門的關系。
  雷剛毅如此想,廖秋如此想,燕經綸又何嘗不是,但身為紫霄宮太上長老,就這樣把正在閉關養傷的前任宗主交出去,他丟不起這個臉面,也沒法想紫霄宮門下其他弟子交代。
  “方師弟!毖嘟浘]咬牙道:“燕某可以將連智請出來與方師弟對質,若是真如方師弟所說,要打要殺,悉聽尊便!
  “若是因其中有什么誤會,耽擱了連智養傷,燕某可要向方師弟討個公道!毖嘟浘]最后一句語氣加重,擲地有聲。
  “好!狈揭蔹c頭,只要肯把連智交出來自是最好,正如他所說,他也不愿為此壞了和三大宗門之間的關系。
  燕經綸安排了弟子去請連智,時間不長,連智便來到廳堂之中,邁步進來的瞬間,眼神便看到了方逸,奈何神識受損,無法探查。
  “連智拜見三位師伯!
  連智勉強行禮,眼神卻是偷瞄向方逸,見到方逸的瞬間,連智便已經知道方逸所謂何來,腦海中思索著應對的辦法,臉上表情卻是不變,向三位太上長老行禮后,面向方逸,笑道:“原來是方師弟,別來無恙!
  “哼哼!狈揭堇浜咭宦,對連智道:“連宗主,你這變臉的功夫學的倒是不錯,今天死在我手中,可有什么怨言?”
  連智一愣,隨后笑道:“方師弟說笑了,你我無怨無仇,連某又怎么會死在方師弟手中!
  廖秋與雷剛毅、燕經綸就在一旁看著,不說話,任由連智與方逸對質。
  “燕師兄……”方逸看向一樣的燕經綸:“連宗主慣用的法器是飛劍吧!
  聽到方逸的話,連智心頭猛震,方逸剛剛稱呼燕經綸為師兄,這就意味著,方逸的修為已經到達元嬰境界,當初筑基后期修為,實力便已經可以媲美金丹修者,如今修為進入元嬰,那還了得?恐怕幾位太上長老都不是對手。
  還有一件事情,當初追殺方逸所用的那柄紅色長刀現如今還在他的儲物袋中,這東西可經不起查驗,顧不得思考方逸如今實力如何,先要過了眼前這關才行,眼見燕經綸正要開口說話,連智連忙接口道:“實不相瞞,連某其實亦喜歡長刀,法寶之中也有些收藏,尤其喜歡其中一柄血色長刀!
  “呵,你倒是會圓!狈揭菘粗B智,笑容有些詭異:“連宗主,我是在問燕長老,你搭什么茬?”
  連智亦笑著面對方逸:“連某以前身為宗主,其實很少出手,擔心燕師伯所知有所偏差,誤導了方道友!
  燕經綸臉色微沉,連智搶著接茬的瞬間,燕經綸便已經明白,恐怕方逸所言不假,但這話現在被連智接過,怕是方逸掌握的證據也就算不上證據了。
  “方師弟,可還有什么事情?”連智笑容可掬,如翩翩公子,臉上看不出任何負面情緒。
  方逸也不急躁,對燕經綸笑道:“燕師兄,看來你所言不實啊,連宗主這傷病看來也沒什么,方某冒昧打擾,換了其他人,怕是要和方某拼命的!
  燕經綸三人也發覺連智今天的脾氣好的有些過份了,神識養傷,最忌中途打擾,換了一般人,在這個節骨眼上被干擾,的確會生出拼命的心思。
  “這倒沒什么!边B智表情沒有絲毫變化,繼續笑道:“自家人知自家事,連某心有所感,已知元嬰無望,干脆也就放下這個包袱,養傷也只為平時能夠輕松一些,不必太過負累,中途中斷一次兩次,也并不打緊!
  說到這里,連智似有些好奇的看著方逸:“剛剛聽方師弟稱呼燕師伯為師兄,豈不是說,方師弟已經渡過風火大劫,成就元嬰?”
  方逸笑瞇瞇點頭:“沒錯,你怕不怕?”
  連智一拍額頭,連忙向方逸躬身行禮:“連某神識受損,一時不查,犯下大不敬的罪過,還望方師叔見諒!
  “既然你都承認犯了大不敬之罪……”方逸聲音陡然變的冰冷:“那么,就死吧!
  方逸話音剛落,連智便覺腹中刺痛,驚怒之下,剛要開口說話,體內一點劍氣猛然炸開,將連智炸了個粉身碎骨。
'
繼續閱讀: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777亚洲熟妇自拍无码区_免费一级A片视频播放古代_中国业余成熟老太视频_第九区在线观看免费完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