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貴人相助(下)

  “你們管理處的工作,也要受市場監管的……”
  那個老人的聲音繼續響了起來,“而且那個小同志說的對,管理處只是對商戶服務的部門,沒有執法權,就算他們有錯,你們也不能進行處罰……”www*22ff*com
  “哎,這位大爺說的對……”
  “是啊,動不動就罰錢,這生意都沒法做了……”
  “姓古的欺人太甚,我那天攤子往外擺了一點,就罰了我十塊錢……”
  老人的話引起了在場那些攤販們的共鳴,紛紛開口指責起了管理處,他們做的都是小本生意,這隔三差五的被管理處罰款,古處長早就已經是犯了眾怒了。
  只是以前市場擺攤的人比較松散,也沒人挑頭去和管理處講道理,但現在見到有人把蓋子給揭開了,那些原本就心有怨氣的攤販,頓時一個個都按捺不住,將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說了出來。
  “我說那老頭,我看你是咸吃蘿卜淡操心,管理處的工作,用你來說嗎?”
  看到平日里唯唯諾諾的攤販們被人挑動了起來,古處長心中一慌,大聲喝道:“想造反是不是?不想在這干就滾蛋,我看誰還敢說話?”
  不管怎么說,古處長也是管理處實際上的一把手,他這一發火,倒是將眾多攤販都給震住了,大家抱怨歸抱怨,但誰都不愿意砸了自己的飯碗啊,畢竟在這里還是能賺到一些錢的。
  “好大的官威啊……”老人的聲音又響了起來,聽在古處長的耳朵里,在這突然間變得寂靜的場地里顯得異常的刺耳。
  “你是誰,出來說話……”古處長的個子不是很高,加上周圍又全是人,他只能聽出老人話聲傳來的方向,但卻是看不到站在人群里的那個人。
  “我倒是想過去,擠不過去呀……”老人笑了起來,隨著他的話聲,原本擁擠在他身前的游客和攤販,紛紛讓了出來,將站在一起的三個人顯露了出來。
  “就是你在這胡說八道的?”
  古處長抹了一把臉上的汗,冷著臉說道:“市場有市場的規定,和你們沒關系,看在你年齡不小的份上,我不和你計較,別在這里胡說八道了……”
  古處長站立的地方,正好有一縷陽光透過頭頂茂密的枝葉照在了他的臉上,是以瞇縫著眼睛的古處長并沒有看出那拄著拐杖的老人的面容,只是憑著那根拐杖感覺老人年齡挺大了。
  “古國光,怎么和孫老說話的?”
  就在古處長的話還沒說完的時候,站在老人旁邊的一個中年人實在是忍不住了,上前走了一步,說道:“把你的眼睛給我睜大了,看看站在你面前的人是誰?”
  “吳……吳主任?”
  聽到那個中年人的話后,古處長的身子明顯的震了一下,他不用睜大眼睛也知道這個聲音是誰的,那可是博物館館長辦公室的大主任啊,并且還分管著后勤部門,算是他的直接領導。
  吳主任的級別是正處,不過人家那個正處可是實實在在的,不像古處長這樣只是因為在管理處這個部門工作給冠以了處長的名頭,其實只不過是個科級干部。
  “吳主任,歡迎您來視察工作嗎?”
  聽清楚來人的聲音后,原本陰沉著臉的古國光,那臉上瞬間就堆滿了笑容,連忙迎了上去,那腰都躬下去了不少,離著吳主任還有兩三米的時候就伸出了雙手。
  “古國光,今兒要不是我過來,還真不知道你有這么大威風?”吳主任并沒有去接古國光伸出來的手,而是淡淡的說道:“今天我是陪老領導來的,有什么話你對老領導說吧……”
  對于古國光剛才的做派,吳主任也是感覺面上無光,因為不管怎么說,這個部門也是他分管的,所以按照吳主任的意思,只要古國光給老領導道個歉,也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了。
  “老領導?”古國光聞言一愣,當他的目光掃過吳主任身邊的兩人之后,那身體頓時僵直住了,結結巴巴的說道:“老……老館長?趙……趙副館長?”
  古國光在博物館工作也有十多年了,雖然因為級別低和以前的老館長孫連達沒什么交集,但每年的全館干部職工大會都是能見到的,更何況站在他身邊的正是現任的趙副館長,古國光不認識誰也不敢不認識領導啊。
  不過趙副館長的稱呼一喊出口,古國光就想自己給自己來上兩記耳光,虧得他在單位已經工作了一二十年,竟然忘了副職也是領導啊,按照慣例他應該稱呼為趙館長的。
  “古科長,你太讓我失望了……”趙副館長不滿的看著古國光,說道:“連斗毆滋事和見義勇為都分不清,你這個科長是怎么干的?”
  雖然趙副館長也并沒親眼見到整件事情的經過,但是他陪著孫老在這里已經站了好一會了,事件的來龍去脈也從旁人口中聽得清清楚楚,而古國光的表現卻實在是太差了。
  “趙館長,我……我這是想先了解下情況,然后再做出處理的……”
  古國光一邊抹著頭上的汗,一邊小心翼翼的說道:“趙館長您放心,如果他們真是見義勇為的話,管理處一定會對其做出表彰和獎勵的……”
  此時的古國光,只希望能安安穩穩的把這幾位領導給送走,至于找方逸他們的麻煩,只要他們日后還在這個市場里面混,古國光相信自己總歸能找到機會的。
  “我看你們管理處是要好好整風整頓一下了……”趙副館長沒好氣的瞪了一眼古國光,轉回頭陪著笑說道:“老師,這天也太熱了,要不咱們先回去吧,我會好好處理這件事情的……”
  趙副館長的名字叫趙洪濤,他是金陵大學博物館系畢業的,當年正是孫連達帶的研究生,以前孫連達當館長的時候那要稱呼官職,但是現在孫老退了下來,趙洪濤就是以學生自居了。
  “先等一等……”孫連達擺了擺手,拄著拐杖走向了方逸,來到近前之后笑著說道:“小方,咱們可是又見面了啊……”
  “孫老,您出院了?”方逸和胖子等人早就認出了孫連達,只不過孫老沒和他們打招呼,他們幾個也不敢貿然上前,畢竟古國光的事情還沒處理好呢。
  “出院了,我說小方,咱們在醫院里認識,可是患難之交啊,你這幾天也不說給我打個電話……”孫老故作生氣的頓了頓拐杖,不過臉上卻滿是笑意,他在出院后的第一天就來到了古玩市場,也是存了幾分想見到方逸的心思。
  “老師,你們認識?”
  看到老師熟諳的在和那個年輕人說話,趙洪濤心里有些奇怪,他可是知道老師最厭煩的就是和古玩商人打交道,在面對那些古董商的時候,向來都是不加以顏色的。
  “洪濤,他叫方逸,是個很有意思的年輕人……”
  孫連達笑著將方逸介紹給了自己的學生,沒等趙洪濤說話,又接著說道:“小方很有天份,以后在這里擺攤,在不違反原則的情況下,你多照顧照顧……”
  “?是,老師,我知道了……”
  聽到老師直接就出言讓自己關照方逸,趙洪濤一時間還以為是自個兒的耳朵出毛病了,他跟著老師讀了好幾年的研究生,也沒見到老師對哪個年輕人如此上心過。
  “對了,洪濤,我記得你比較精通雜項吧?”孫連達忽然想起來一事,開口問道。
  “當著老師的面,我哪里敢說精通啊……”聽到孫老的話后,趙洪濤笑道:“我只是喜歡雜項里面的物件,稍微有點兒研究罷了,可當不起精通這兩個字……”
  “你啊,領導沒當幾天,也變得官僚了……”孫連達搖了搖頭,說道:“方逸是個有才氣的孩子,你以后要是有空的話,多指點一些他關于雜項的知識,也能讓他少走點彎路……”
  “老師,我明白了,您就放心吧……”
  孫連達的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趙洪濤哪里還不知道,老師這是想提攜方逸了,要不然怎么會讓他這個在國內也算是有些名氣的雜項專家,去指點方逸這么個年輕人呢。
  “嗯?你還站在這干嘛?”
  孫連達看到了在一旁站立不安的古國光,眉頭不由皺了起來,他是老輩人,對人的要求是做事先做人,而這個古國光之前說出來的那些話,顯然人品上有些問題。
  “古科長,你先去寫報告吧,明天一早交給我……”趙洪濤對古國光也沒什么好臉色,這小子得罪誰不好,偏偏要得罪老師看好的人,這不是給自個兒上眼藥嗎?
  要知道,別看孫連達已經退下去好幾年了,但他卻還兼著國內博物館管理委員會的主任,在博物館業內的名聲,甚至要比他在古玩行還要高,趙洪濤日后要是想再進一步,老師的話還是相當有作用的。
  “洪濤,作為領導,以后在用人上要好好把關啊……”孫連達話有所指的說道。
  “老師,您教育的對,我以后一定注意……”
  被老師當眾批評了一句,趙洪濤并沒有生氣,而是對面前的那個叫做方逸的小伙子愈發的好奇了,他不知道這是什么樣一個人,竟然會讓老師如此的上心。
  “小方,晚上有事嗎?陪我老頭子喝幾杯?”
  孫連達笑瞇瞇的看向了方逸,從京城回來之后,他日常的生活變得有點太過閑逸了,兒子雖然孝順,但是工作太忙整天不在身邊,所以在見到方逸之后,孫連達心里真的動了收個弟子的年頭。
  “孫老,那晚上去我住的地方吧,我動手做幾個菜……”看到滿軍一個勁的給自己使眼色,方逸心里哪會不明白,當下就一口答應了下來。
  “那好,五點半的時候我在市場門口等你們……”孫老笑著點了點頭,他大病初愈的身體,在陽光下的確不適合久呆,和方逸約好之后,就在趙館長與吳主任的陪同下去了博物館。
  看到孫老和趙館長離開,古國光也是失魂落魄的回去寫報告了,有了孫老剛才的那句話,古國光知道自個兒恐怕要位置不保了,哪里還有對付方逸等人的心思。
  沒了熱鬧看,原本圍在這里的游客也都散開了,不過那些攤販們看向方逸等人的目光,卻是變得敬畏了起來,剛才幫方逸說話的幾個攤主,更是直接將自己的攤子擺到了方逸的旁邊。
  “嘿,還真是有貴人相助啊……”
  孫老等人離開后,胖子兩眼放光的嚷嚷了起來,他可是看的清清楚楚,那個古處長在孫老面前連個屁都不敢放,日后有這尊大神照著,他胖爺絕對可以在這古玩市場里面平趟。
  “方逸,滿哥謝謝你啦……”
  滿軍一臉感激的看向了方逸,方逸可是住在他家里的,邀請去家里吃飯,豈不是給了自己一個和孫老接近的機會?要知道,只要孫老松了口,在古玩行想請孫老吃飯的人,能從現在排到年后去。
  “滿哥,說那些話干嘛啊,咱們在不是一家人嗎?”
  聽到滿軍的話后,方逸不由笑了起來,他懂得相面之術,從滿軍臉上能看出來,滿軍為人正直,做生意也沒有坑蒙拐騙的行為,值得自己幫一幫的。
  “好,那我現在就買菜去……”滿軍也沒和方逸客套,興奮的站了起來,說道:“方逸,你有什么拿手菜,我都給買好,晚上你只要下廚就行了!
  雖然是四十多的人了,但一想到能請孫老到家里做客,滿軍還是壓抑不住心頭的激動,甭管孫老是不是因為他的原因上的門,單單這個行為,就足夠滿軍在圈子里吹噓的了。
  方逸想了一下,開口說道:“滿哥,買點魚肉還有青菜吧,對了,大骨頭買一根,我給孫老燉湯補一補……”
  方逸知道孫老是摔成骨折住的院,俗話說傷筋動骨一百天,雖然孫老出院了,但老年人的骨質本來就有些疏松,還是需要日常多保養一下的。
  '
繼續閱讀: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777亚洲熟妇自拍无码区_免费一级A片视频播放古代_中国业余成熟老太视频_第九区在线观看免费完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