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貴人相助(中)

  “逸哥兒,有什么說法?”見到方逸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胖子眼睛一亮,用胳膊肘捅了下方逸,低聲問道,一旁的三炮也是豎起耳朵聽了起來。
  從小掛著屁股簾兒一起長大,胖子和三炮可謂是對方逸知之甚深,他們知道,方逸雖然之前和這個社會脫節很嚴重,還當了十多年的小道士,但做事情向來都是謀而后動,很少去做魯莽出格的事。www!22ff*com
  “哪里有什么說法啊……”
  方逸嘿嘿一笑,卻是把右手露了出來,只見三枚被磨的有點發亮的銅錢,在他的五根手指之間回旋轉動,方逸的手指就像是一塊磁鐵一般,不管那銅錢怎么轉,都無法脫離開方逸的手指。
  “嗯?起卦了?”
  看見這幾枚銅錢,胖子和三炮頓時松了一口氣,當年他們村子里無論是丟了什么牲口,只要那老道士起上一卦,就算是牲口摔死在山澗都能找得到,而方逸雖然很少算卦,但卻是得到了老道士的真傳。
  “你們幾個小子搞什么?”看到方逸等人對自己的話無動于衷,滿軍不禁有些惱了,要是他們哥幾個真的當面被古處長趕出市場,他老滿的面子也沒地放啊。
  “滿哥,你不用擔心……”三炮指了指方逸的右手,說道:“他鬼門道多著呢,既然他這么說了,就不會有事的……”
  “靠,方逸你小子會變戲法?”
  順著三炮手指的方向,滿軍也看到了方逸右手的動作,不由是看直了眼,三枚小小的銅錢簡直被方逸給玩出花來了,看的滿軍眼花繚亂。
  “滿哥,這玩意可不是變戲法用的……”方逸右手一抖,那三枚銅錢頓時被他握在了掌心里,就像是沒有出現過一般。
  “嗯?莫非是占卜問卦?”滿軍忽然想到方逸在自己家里畫符的事情,心中不由一動,他知道面前的這個年輕人可不能以常理度之,或許還真有解決問題的辦法。
  “滿哥,看您這滿頭大汗的,還是回店里歇歇吧……”方逸笑著開口說道,卻是沒有回答滿軍的問題。
  “不用,我那邊反正沒什么生意,今兒就陪你們在這擺攤吧……”滿軍搖了搖頭,他還是不怎么放心方逸等人,再說了方逸是他介紹來的市場,不管古處長怎么想,自己已經算是得罪他了。
  不過滿軍可不是像方逸他們那樣沒人根基的人,在古玩行里混了那么多年,滿軍也認識幾個博物館的領導,如果古處長真敢連他一起收拾的話,那說不得滿軍就要和他斗一斗了。
  “得,正主兒來了……”方逸正想說話的時候,卻是發現原本已經離開的二劉又從人群里擠了過來,二劉和他那幾個同事擁簇著的人,可不就是管理處的古處長嘛。
  見到古處長眼中露出了一絲陰狠,方逸自然知道他是來干什么的,臉上不由露出淡淡的笑容,他經常聽師父說到人心險惡這四個字,但卻是從來都沒見識過,眼下怕是就有這個機會了。
  “哎,古處長,小孩子不懂事,給您添麻煩了……”看到古處長來到攤位的前面,滿軍連忙掏出中華煙遞了一根過去。
  “小孩子不懂事,難道你也不懂事嗎?”
  古處長壓根就沒接滿軍遞過去的煙,擺了擺手,說道:“老滿,不是我不給你這個面子,而是他們觸犯了管理處的規定,在市場滋事,是一定要嚴肅處理的……”
  看著面前的方逸等人,古處長真是氣不打一處來,剛才他親自去了趟轄區派出所,準備給刀疤臉他們說說情,將偷竊改成斗毆滋事,這樣就屬于治安管理條例的范疇,最多行政拘留幾天。
  但是讓古處長沒想到的是,往日里和他稱兄道弟的派出所長,這次竟然絲毫都沒給他面子,直接就給古處長說這次的事情市局有人過問了,要他們將古玩市場的這個毒瘤給連根拔起,現在已經立案了。
  聽到所長的話,古處長嚇得臉都白了,他很清楚立案的涵義,立案之后就會批捕,那刀疤臉等人面對的就不是行政處罰,而將會是刑事責任了,沒個三五年恐怕是出不來了。
  更重要的是,古處長和刀疤臉之間,還有一些說不清道不明的關系,他和刀疤臉認識差不多有三年多的時間,在這三年中,刀疤臉幾乎每個月都會向他上貢五千到一萬元不等,三年時間,古處長整整在刀疤臉這里賺了兩套房子錢。
  當然,古處長也不是全無付出的,刀疤臉團伙中一旦有人失手被拎進派出所,古處長總會出面說情,然后在市場內打擊那些見義勇為的人,一來二去之下,市場里的攤販對刀疤臉團伙的行為也只能是睜只眼閉只眼了。
  現在刀疤臉團伙全軍覆滅,古處長最害怕的是刀疤臉在出去無望的情況下,將自己也給拉下水,就憑著他這幾年作為保護傘所收受的賄賂,那刑期恐怕要比刀疤臉他們都要長。
  最后在古處長的軟纏硬磨之下,他在派出所的那位熟人讓他見了刀疤臉一面,古處長很欣慰的是,刀疤臉保證自己一人做事一人當,不會把古處長給供出來的。
  得到了刀疤臉的保證,古處長稍稍心安了一點,但是從派出所出來之后,古處長對方逸等人的怒火卻是抑制不住的升騰了起來,如果不是那幾個小子多管閑事,哪里會出現這種事情。
  且不說自己會不會被刀疤臉連累到,方逸等人的行為可是直接斷了古處長的財路,俗話說擋人財路如同殺人父母,單憑這一點,古處長就下定決心要將方逸他們從市場內給趕出去。
  “你們幾個,把攤子收了,到管理處接受處罰……”
  想到那一個月近萬的收入,古處長的心都在滴血,恨不得將方逸等人給活吞掉,只不過當著眾人的面,他還是要做出一副公事公辦的姿態來。
  “古處長,我們為什么要接受處罰?”
  方逸和胖子都沒說話,三炮的聲音卻是響了起來,他這人平時看上去蔫了吧唧的,不過論起在這種場合內斗嘴玩心眼子,三炮卻是要比胖子強的多了。
  “斗毆滋事還不夠?”
  古處長沒想到這瘦弱的年輕人竟然還敢質問自己,當下一繃臉,說道:“市場不歡迎你們這些不安分的人,現在你們立刻、馬上把攤子收了,到管理處接受處罰!”
  古處長現在已經是十分的憤怒了,說話的時候用上了立刻和馬上這兩個詞,而且還加重了語氣。
  “早知道讓那個柏警官來作證了……”聽到古處長的話后,胖子縮了下脖子,只在大城市里做過幾個月保安的他,顯然沒有和古處長爭執的底氣。
  “古處長,你們管理處有執法權?”
  和方逸與胖子不同,三炮當兵前就已經在城市里生活了,算是見過世面,而且他平頭小百姓一個,或許會怕警察那一類的執法人員,但絕對不會怕古處長這么一個公家小干部的。
  “派出所都沒處罰我們,你憑什么處罰我們?”沒等古處長開口,三炮緊接著說道:“我們制止小偷的盜竊行為,這屬于見義勇為,不知道為什么要處罰我們?”
  “是啊,這幾個小伙子是在抓小偷,我可以作證……”三炮話聲剛落,人群里的一個中年人就抬起了手。
  “我姓孟,我可以作證……”
  開口的中年人叫孟琦正,他是附近一個中學的歷史老師,也是金陵城小有名氣的一個藏家,平時沒事就會到古玩市場來轉轉,經常會出手購買一些小物件。
  去年過年的時候,孟琦正身上揣著的一千五百塊錢來古玩市場,被小偷給偷的一干二凈,報警之后也是不了了之,所以孟老師對市場內的小偷很是深惡痛絕,在聽三炮的話后,第一個就站了出來。
  “我也可以作證,我剛才也看到他們抓的是小偷……”
  “沒錯,我們都看到了,小伙子,大爺也給你作證……”
  人都是有從眾心理的,如果沒有人挑頭的話,在場的這些游客未必會站出來,但是當孟琦正第一個開口說了話之后,很多人頓時就紛紛響應了起來,要給方逸等人作證的聲音此起彼伏。
  “你們抓的是不是小偷,要由派出所的說了算,現在我只知道他們動手在市場內打架了……”
  看到周圍有那么多的游客要作證,古處長的臉色不由變得陰沉了下來,不過他也不害怕這些人,畢竟只要古玩市場內的人不開口,這些游客散掉之后就再也找不到了。
  “抓小偷也算打架?”
  “就是啊,這個人很不講理呀,是不是和小偷一伙的?”
  周圍的游客聽到古處長的話后,頓時鼓噪了起來,很多人紛紛指責起了古處長,就是不遠處擺攤的那些攤販,也是對著古處長指指點點了起來,有幾個年紀輕點的,身體已然是站了起來。
  “大家別吵,我們這也是在執行市場的規定……”
  見到自己似乎犯了眾怒,古處長心中有些驚慌起來,連忙開口說道:“現在讓他們去管理處,也是要問清楚事情的經過,要真是見義勇為的話,那市場還是要獎勵的……”
  說話的同時,古處長向二劉等人使了個眼色,示意他們趕緊上前去收方逸的攤子,只要到了管理處,古處長想怎么揉搓方逸他們,那還不是他一句話的事情?
  “不用去管理處,事情的經過我都看到了,要不要我來和你說說?”就在二劉等人準備去搶方逸他們的三輪車的時候,一個老年人的聲音從人群里響了起來。
  “我們管理處做事情,要你們來指手畫腳嗎?”
  古處長頭都沒回的就將那人的話給頂了回去,他這會心里已經是十分膩歪和煩躁了,這些年他在古玩市場內一言九鼎,哪里遇到過這樣的事情。
  '
繼續閱讀: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777亚洲熟妇自拍无码区_免费一级A片视频播放古代_中国业余成熟老太视频_第九区在线观看免费完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