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貴人相助(上)

  “劉哥,給您添麻煩了……”
  看到二劉欲言又止的樣子,方逸心中若有所思,其實從周圍那些攤販們和老馬臉上的神色,他已經感覺到有點兒不對勁了,按理說他們哥幾個抓了小偷之后,不應該受到這般對待的啊。wWW.22ff.com
  方逸雖然一直都在山上生活,但并不代表他對這個社會很陌生,除了從收音機里收聽山下的節目之外,方逸的師父也曾經傳授給他不少行走江湖的經驗。
  雖然老道士傳授給方逸的那些經驗,都是幾十年前甚至解放前的一些事情。
  但方逸相信,不管是以前還是現在,這小偷總歸都是上不了臺面的下九流,古人當街打死小偷的事情也不罕見,為什么自己抓了幾個小偷,卻是被如此冷遇?
  “和我倒是沒什么關系……”
  二劉聞言嘆了口氣,他只是管理處的臨時員工,有什么好處也落不到自己頭上,只不過方逸這幾人今兒剛擺第一天的攤,恐怕在這個市場就要混不下去了。
  “小方,你是滿哥的朋友,回頭讓滿哥幫你說說情吧……”二劉在方逸肩膀上拍了拍,搖著頭轉身離開了,就算他挺喜歡方逸這幾個小子的,但是二劉知道自己在古處長面前可是說不上什么話。
  “無量那個天尊,屁大點事,怎么這么復雜?”看著二劉的背影,方逸撓了撓頭,再回頭看向老馬的時候,老馬卻是在那里收起了攤子,其中用意方逸不用問也是猜到了幾分。
  “小方,我勸你最好今兒也別再擺攤了,回頭讓老滿帶你私下里找下古處長,看看這事兒怎么解決……”老馬收好攤子后,有些歉意的對方逸說道:“你馬哥我可惹不起他們,今兒就不出攤了……”
  “不就是一群小偷嗎,至于嘛?”
  方逸有些無語的搖了搖頭,在老馬走后,他擺攤的地方出現了一個很古怪的現象,原本這最好的陰涼地的下面,居然就剩了方逸一家攤位,之前在旁邊的那些攤販竟然都收攤走人了。
  雖然心中有些忐忑,但方逸并不是那種遇事退縮的人,當下干脆繼續賣起了東西,還別說,周圍人少了之后,他生意倒是好了不少,半個多小時的功夫,方逸分別賣出去了一串星月和一串小金剛,進賬大幾百塊錢。
  “看來自己真要多學習一下這方面的知識了……”
  俗話說隔行如隔山,打坐念經方逸是好手,但擺攤做生意方逸真的很生澀,對于客人的很多問題都回答不出來,要不然剛才也不止只成交兩單生意了。
  “哎,逸哥兒,馬哥怎么走了?”就在方逸又為了一位客人詢問星月產地而撓頭的時候,胖子和三炮勾肩搭背的從人群里擠了進來,一看周圍空出來的攤位,不由愣了一下。
  “估計是怕有人報復咱們吧……”方逸就算再不同人情世故,也看出了老馬他們的用意。
  “不會吧?”胖子開口說道:“那個小偷團伙的人基本上都被抓了,我聽柏女警說,這些人都要被判刑關幾年,沒誰會來報復咱們呀……”
  在去派出所作證的時候,胖子心里也是有幾分忐忑的,畢竟他們幾個都是鄉下人,在金陵城只是無根浮萍,要是不能將那幫小偷定罪的話,日后肯定麻煩不少。
  心里有了這個顧慮,胖子和三炮在作證的時候,說話就不是那么硬氣了,差點沒順著那個刀疤臉的話說成是尋常的打架。
  似乎看出了胖子的顧慮,之前被偷包的那個女孩將胖子和三炮單獨喊了出去,告訴他們自己會用系統內的關系,將這個小偷團伙繩之于法的,如此胖子和三炮才作為證人交代了整件事情。
  “先不管那么多,等滿哥回來問問他就知道怎么辦了……”
  聽到胖子的話后,方逸開口說道:“今兒生意不錯,我又賣了兩串珠子,胖子,你和三炮先在這里賣,我出去轉轉,看看別人都說怎么做買賣的……”
  剛才有好幾單生意,都是因為方逸回答不出來客人的問題導致客人走掉的,方逸這會是想裝成客人到別的攤位溜達一下,將自己不明白的那幾個問題找別人給套出來。
  “哎,滿哥來了……”正當方逸把位置讓出來的時候,一抬頭卻是看到滿軍滿頭大汗的從外面擠了進來。
  “滿哥,吃完了?”胖子嬉皮笑臉的遞了一根煙過去,三炮則是拿起打火機在滿軍嘴邊打著了火,兩人均是一副狗腿子的架勢。
  “你們幾個小子,還在擺攤呢?”
  原本一肚子火的滿軍得到這種高規格服務,那是有火也發布出來了,苦笑了一聲,說道:“這攤先收了吧,晚上方逸跟我去趟古處長的家,咱們把這事兒給他解釋一下……”
  “憑什么?我們又沒做錯什么……”
  方逸還沒說話,胖子先是嚷嚷了起來,算上方逸剛才賣出去的那兩串珠子,今兒一天他們就賣了八九百塊錢的東西,即使去掉要還給滿軍的本錢,那還能凈賺四五百呢,可是胖子以前一個月工資的一半了。
  而且這會問價的人還不少,如果再能成交幾單的話,那說不定今兒一天就能賺個千把塊錢,所以胖子哪里舍得現在就收攤走人啊。
  “胖子,你先聽滿哥的話,我慢慢給你解釋……”
  滿軍哭笑不得的看著擼胳膊卷袖子的胖子,壓低了聲音說道:“那幾個人和古處長有點關系,你們將他們給送進局子里,古處長還能讓你們繼續在這里擺攤?”
  古處長和那群人有瓜葛的事情,古玩市場里的人基本上都知道,不過以前他們也只是風聞,畢竟誰也沒證據,這事兒是不會挑到明面上去說的。
  但是今兒出事的時候,滿軍正和古處長在喝酒,他見到古處長接到那個電話后,竟然差點和滿軍翻了臉,直接就說要將方逸這些擾亂古玩市場治安的人給趕出市場,不能再讓他們繼續經營下去了。
  而且古處長當時這酒就不喝了,他讓二劉去市場詢問事情經過的同時,自己居然去了派出所,將滿軍一人留在了飯店。
  見到這一幕,滿軍哪里還會不明白,以前的那些傳聞肯定都是真的,古處長要是沒在疤哥那里拿好處,現在絕對不會如此上心的,是以結完賬之后,滿軍就連忙趕回了市場。
  滿軍雖然是市場的老人了,人脈也挺廣,但俗話說胳膊擰不過大腿,他終究只是個商戶,如果古處長今兒執意要趕走方逸他們的話,滿軍那也是沒有什么好辦法。
  所以按照滿軍的想法,就是先讓方逸他們收了攤子,然后等到古處長下班之后,直接去古處長家里送上一份厚禮,以滿軍對古處長的了解,這事兒基本上就能解決了。
  “滿哥,古處長可是收了咱們的錢啊……”聽到滿軍的話后,胖子吃驚的張開了嘴巴,而一旁的方逸,也明白了自己心里不安的原因了。
  “哎,這事兒怨我,早知道讓他開收據了……”
  滿軍聞言拍了一記自己的光頭,要是有收據的話,古處長未必就會直接趕人,而是會以擾亂市場治安的名義對方逸他們進行處罰,但偏偏自己交代方逸沒讓古處長開收據,這也就是將刀把子放在古處長的手心里了。
  “滿哥,這攤子不能收……”方逸右手在攤位的玻璃上一拂,漫不經心的將三個銅錢給收入到了掌心里。
  “為什么?”滿軍不解的問道,他以為胖子他們哥三個里面,方逸是最明白事理的,沒想到自己把話說透之后,方逸反而是第一個反對的。
  “滿哥,俗話說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就算是古處長也不能把我們怎么樣的……”
  方逸臉上露出一絲笑容,他這話并非是無的放矢,而是剛才悄悄的起了一卦,那三枚不起眼的銅錢顯示出來的卦象卻是水山蹇,坎上艮下,正是易經走的第三十九卦。
  蹇卦,象征陷入困境,難以前進,面對這種情況,利于向西南行動,不利于向東北行動,此時利于出現大人物,只要能夠堅守正道,始終如一,就一定可以獲得吉祥。
  而此時方逸他們所處的位置,就是西南方向,也就是說,只要固守在這里不動,今兒就會得遇貴人,除了方逸不想再麻煩滿軍出錢出力之外,這一卦也是方逸不愿離開的底氣所在。
  “他是不能把你們怎么樣,但是能讓你們離開市場……”
  聽到方逸的話,滿軍不知道是該說他傻還是該說他天真,作為這個古玩市場管理處實際上的一把手,找個理由打發一個像方逸他們這樣的小攤販,對于古處長來說根本就不算是個事。
  “方逸,要不然咱們聽滿哥的?往后退一步?”胖子從滿軍臉上看出了失態的嚴重性,言語間變得遲疑了起來。
  “胖子,打架的時候沒見你往后退啊……”方逸笑了笑,說道:“沒事,你們就聽我的,今兒哪里也不去,看看那位古處長能把咱們怎么樣?”
  方逸很少卜卦,這是因為卜卦是在測天機,而天機不可泄露這句話并非是隨便說說的,就像是古人往往只會在出遠門的時候預測一下吉兇,天機泄露的多了,會給自己招來災禍。
  方逸占卜問卦的傳承得自老道士,和民間所傳的麻衣神相略有不同,受到的天機反噬也會稍微弱一些,而且這一卦不為錢財只問吉兇,對自己的影響倒不是很大,只不過貴人是誰,他卻是沒那本事占卜出來了。
  '
繼續閱讀: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777亚洲熟妇自拍无码区_免费一级A片视频播放古代_中国业余成熟老太视频_第九区在线观看免费完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