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小偷團伙(下)

  “哎,這小伙子慘了……”
  聽到刀疤臉兇狠的喊聲,周圍旁觀的那些人,均是在心里嘆了口氣,這其中不是說沒人想出頭幫忙,但見到那五六個染著頭發腰里似乎還別著東西的小青年,這些人鼓起來的勇氣頓時就消失掉了。
  “小胖子,快點拿手機給老滿打電話啊……”老馬這會有點急了,他知道這個刀疤臉心狠手辣,等下要是有人捅刀子的話,說不定就會出大事。22ff.com
  “馬哥,我沒手機啊……”
  胖子瞇縫著眼看著圍住方逸和女孩的那些人,那張胖臉上依然是一臉的笑容,好像壓根就沒將這件事放在心上,就連旁邊的三炮也是一臉的不在乎。
  “用我的吧,快點打……”老馬一咬牙,從腰里拿出了自己剛買不久的那個二手手機,說道:“老滿在這邊還是有點面子的,只要他過來,就打不起來了……”
  “不就是打架嗎?誰怕誰?”胖子沒有接老馬的手機,而是將三輪車往里推了推,看向了三炮,說道:“怎么樣?你還行不行?要是不行就用馬哥的手機給滿哥打電話去……”
  “是你不行吧?胖的還能打得動嗎?”三炮不屑的啐了胖子一口,起身的時候卻是將腳底下的半塊板磚給拿在了手里。
  “媽的,偷了東西還耍橫,欺負逸哥兒沒人是吧?”推開了三輪車之后,胖子沖到了那刀疤臉面前,一拳打在了刀疤臉的小腹上,疼的刀疤臉捂著肚子就往下蹲去。
  胖子出手很狠,沒等刀疤臉蹲下蹲下身子,膝蓋一抬就撞在了刀疤臉的臉上,這一下刀疤臉再也撐不住了,身體直接軟倒在了地上。
  “疤哥……”見到老大被放倒,另外五六個人頓時急了眼,他們再也顧不得方逸,都向胖子圍了過來,其中有個人反手從腰里摸出了個小攮子。
  “哎,要動家伙不是?”正當那人握著攮子打算給胖子來一下的時候,突然感覺有人在身后拍了一下自己的肩膀,下意識的剛一回頭,一塊板磚迎面就拍在了臉上。
  “三炮出手還是這么損?”
  看到三炮拿板磚拍人的這一幕,方逸忍不住笑了起來,他們哥三從小沒少和一些生活在山腳下的大孩子們打架,不過方逸一般很少出手,這是因為只要他一出手,這架就沒法打了。
  通常情況下,那會還只是個小胖子的魏錦華是打架的主力,他一般都沖在最前面吸引火力,皮糙肉厚的他挨幾下根本感覺不到疼,但胖子出手卻是很重,一拳基本上能放倒一個。
  而三炮打架的風格,卻是和胖子完全不同,雖然也跟著老道士學了幾手功夫,但三炮卻特別喜歡出陰招,打架的時候躲在胖子后面,時不時來個撩陰腿之類的招數。
  這次方逸并沒有出手的打算,在胖子沖上去的時候,方逸就拉著那女孩讓到了一旁,有胖子和三炮在,已經足夠打發這些人的了,像這種小偷一類的人,只不過是江湖中最底層的蟊賊,只要略施懲戒就行了。
  練過和沒練過的區別的確很大,跟著老道士學過幾年拳,又在部隊里呆了好幾年,雖然不是野戰部隊,但軍體拳還是要學的,胖子和三炮的殺傷力,顯然不是面前這五六個小偷能比的。
  只是短短一兩分鐘過后,剛才還囂張跋扈的那五六個人,全都被三炮和胖子放倒在了地上,發出一陣哀嚎聲,至于胖子最先出手的那刀疤臉,卻是已經昏了過去。
  “喂,你還不放手?”躲在一旁看熱鬧的方逸,突然聽到耳邊傳來女孩清脆的聲音,不由低頭一看,卻是發現自己還抓著剛才那女孩的手腕呢。
  “我……我不是故意的……”方逸像是觸電般的松開了手,長這么大他還是第一次去拉女孩子的手,心里不由生出一種很異樣的感覺。
  “知道你不是故意的……”
  看到方逸一臉尷尬的樣子,女孩忽然笑了起來,她是在京城長大的,自己包括身邊的朋友性子都比較直爽,還是第一次見到像方逸這么羞澀的男人呢,話說剛才被拉住手的可是自己。
  “哎,怎么回事?誰在打架?”
  正當方逸不知道怎么和這女孩交流的時候,幾個身穿警服的人走了過來,看到躺在地上的四五個人還有那昏迷不醒的刀疤臉,臉色不由一變。
  “我……我們是見義勇為……”剛才還很威風的胖子和三炮見到警察,不由感覺有點心虛。
  “是不是見義勇為不是由你們判定的,說說是怎么回事吧?”
  領隊的那個警察皺了下眉頭,他們都是轄區派出所的,地上的這幾個小偷他都認識,只是沒想到被人打的這么慘,如果要真是重傷的話,那見義勇為或許就會變成故意傷害了。
  “這幾個人是小偷,偷了我的錢包……”女孩站了出來,拿出了一個證件,說道:“我是市局刑偵隊的,這是我的證件……”
  “嗯?是自己人?”領隊的警察看了一眼證件,臉色頓時緩和了下來,一揮手說道:“把這些人都給我帶回所里去,竟然偷到咱們警察頭上來了,真是無法無天……”
  “警察頭上寫字了嗎?”聽到那警察的話,方逸不由笑了起來,這要是沒穿警服的話,誰能想到那女孩是警察,一準會被誤認為是個女大學生。
  “你們兩個,也跟我回所里做個筆錄吧……”領隊的警察指了指胖子和三炮,說話的口氣卻是比剛才好了很多。
  “沒事的,就是去做個筆錄……”女孩的眼睛看向了方逸。
  “我不去,我還要看攤呢,他們兩個去就行了……”方逸讀懂了女孩眼中的意思,連忙搖了搖頭,開什么玩笑,要是都去了,那這攤子怎么辦?
  “好,那些謝謝你了!迸Ⅻc了點頭,跟在那些人后面出了市場。
  沒了熱鬧看,人群很快就散去了,發生在市場里面的事情就像是河水里被扔進了個小石子,等到石子沉入水中,河水也就恢復了平靜,那些后面涌進市場的游客,甚至都不知道剛才發生了什么事情。
  不過變化還是有的,原本就不怎么搭理方逸的周圍幾個攤販,看向方逸的眼神卻是愈發的冷漠了,就連聊得不錯的老馬,也是坐在那里一聲不吭,全然沒了剛才的那股熱乎勁。
  “馬哥,您這是怎么了?怕他們報復?”方逸往老馬身邊湊了湊,從口袋里掏出了那包十八塊錢買來的香煙,給老馬上了一根。
  “小方,你們這是惹禍了啊……”接過方逸手中的煙,老馬嘆了口氣,說道:“你覺得那些小偷整天在這里偷錢偷東西,為什么一直都沒人管嗎?”
  “這不是有人管嗎?”方逸聞言一愣,敢情這里面還有些自己不知道的東西?
  “那是有人報案了,他們不得不管……”
  老馬點上了煙,壓低了聲音說道:“我告訴你,那個刀疤臉和派出所有點關系,而且和管理處的人也有些瓜葛,你別看現在他們被抓進去了,說不定到了晚上就放出來了……”
  “還有這種事?”方逸的眉頭皺了起來,他倒不是害怕那些小偷報復,但小偷如果派出所和管理處有關系的話,日后這兩個單位找自己的麻煩,那還真是不怎么好處理。
  “你以為這些小偷偷的錢,都能落在他們自己腰包里?”老馬撇了撇嘴,眼睛忽然看到從人群里擠過來的一個人,頓時說道:“我只不過是猜測的,你就當我亂說好了……”
  “劉哥,您怎么過來了?”順著老馬的眼神望去,方逸看到了上午幫他們協調攤位的那個二劉,連忙站起來打了個招呼。
  “小方,怎么回事?剛才是你們和那些人起沖突了?”二劉的臉色不怎么好看,開口說道:“古處長接到了電話,讓我先過來處理一下,我不是和你們說了嗎,在這里不要多管閑事……”
  “劉哥,這真不關我們的事,是他那小偷偷了警察的錢包……”
  在聽到老馬的那番話后,方逸也不把事情往自個兒身上攬了,他只不過是個剛下山的小道士,因為運氣不錯碰到了滿軍,才在這個古玩市場有了這么一個小買賣,方逸真的是不想招惹是非。
  “不是說你那兩個朋友動手了嗎?”聽到方逸的話后,二劉明顯的愣了一下,他在古處接到電話后就急匆匆的從飯店趕了過來,具體的情況還真的不怎么清楚。
  胖子和三炮都被帶到派出所做筆錄了,這一點方逸卻是推卸不掉的,只能開口說道:“是那幾個小偷先要打人的……”
  “唉,你說你們那么沖動干什么?”二劉苦笑著搖了搖頭,他和滿軍的關系不錯,所以知道方逸等人是滿軍的小兄弟,也不想因為這事兒方逸他們被趕出市場。
  “小方,這事兒古處長挺生氣的,一會他來處理吧……”二劉雖然是臨時工,但在管理處也干了有些年頭了,知道的事情顯然要比老馬多得多。
  其實那幫子小偷和派出所是沒什么關系的,但那刀疤臉和古處長的關系卻是很不錯,有幾次刀疤臉的手下出了事,也都是古處長給派出所打招呼放的人。
  '
繼續閱讀: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777亚洲熟妇自拍无码区_免费一级A片视频播放古代_中国业余成熟老太视频_第九区在线观看免费完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