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被人撿漏了(下)
  “什么,那串珠子能值一千五百塊錢?”聽到老馬的話后,方逸哥三均是愣住了,他們原本還以為那老頭腦子不好吃虧,沒成想這吃虧的卻是自己幾個人。
  “要是我沒看走眼的話,應該是的……”
  老馬很認真的點了點頭,他在朝天宮古玩市場也是個老人了,雖然平時不怎么做文玩相關的生意,但眼力還是有的,別的不說,那串珠子的包漿就遠比方逸從玻璃柜里拿出來的要厚重的多。
  “哎呦,那咱們可能真賣便宜了……”胖子一拍大腿,臉上露出懊悔的表情來,本以為這第一單生意是開門大吉,誰知道是讓別人給撿了漏。
  “滿哥怎么沒交代咱們?”方逸搖了搖頭,在店里的時候那些東西大概值多少錢,滿軍交代的很仔細,方逸清楚的記得他似乎并沒有提到這串珠子。
  “可能是老滿也看走眼了吧……”
  老馬笑了笑,說道:“剛才那老頭姓趙,是美術學院的一個老教授,眼光毒著呢,以后他再買東西,你們多留幾個心眼就行了,這種小漏你們不要在意,話說還有人花了兩百多塊錢買了價值幾十萬的東西呢……”
  在兩千年這會,雖然古玩市場里已經充斥著各種贗品假貨了,但相對而言還是有一些真品摻雜在其中的,不過想要在這偌大的市場里面淘弄出寥寥無幾的真品,那還真不是一般的困難。
  當然,事無絕對,這樣的事情還是時有發生的,就在去年的時候,一個在金陵古玩行挺有名的藏家,就在市場里的一個地攤上,花了兩百八十塊錢買了一方上面沾滿了泥土黑不溜秋并且殘缺了的硯臺。
  等那個藏家將硯臺拿回家一清理,才發現這竟然是一方宋代的澄泥古硯,并且在硯臺上還有留款,于是那個藏家將硯臺帶到了京城找到幾位專家一鑒定,結果出來之后,讓整個古玩行都為之震動。
  誰都沒想到的是,經過專家們的考證,這方殘缺的硯臺,竟然是宋代蘇軾蘇東坡親手所制的,也是他早年一直使用的一方硯臺,具有極高的其考古價值和收藏價值。
  有人曾經給這方硯臺估過一個價,就算是不上拍保守一點估算的話,這方東坡澄泥古硯的市場價格也要在三十萬以上,用區區兩百八十塊錢買到了價值三十萬的東西,整整翻了一千倍,那位藏家絕對是撿了個天大的漏。
  這件事一出,金陵古玩市場在全國也是名聲大噪,有不少來自全國各地的藏家都趕到了金陵,想憑借著自己那雙火眼金睛也來撿個漏,這其中也有不少真東西被淘弄了出來,但如此大的漏,卻是沒有人能再碰上了。
  “哎呦,那兩百八十塊錢賣掉硯臺的人,還不虧死了?”
  聽老馬講完這件事,胖子剛才東西賣便宜了所導致的那種不平衡心里,終于舒服了不少,相比那倒霉哥們,方逸賣掉的這串珠子根本就不算什么了。
  老馬說著話嘆了口氣,就是他自己也被人撿過漏,苦笑著搖了搖頭,說道:“小方,你們幾個要記住,古玩行里能出人頭地的,一定是有眼光的人,這來不得一點僥幸的,說實話,我也吃虧的呀……”
  老馬在去年的時候,進過一批青銅古鏡,當時他就看出來了,這些古鏡全都是后面造的假,那上面的銅銹十有八九是埋在地下漚出來的,進價也不貴,一面鏡子五十塊錢。
  老馬第二天就將這批古鏡給擺在攤子上了,他賣的同樣不貴,兩百塊錢一面隨便挑,還別說,這批青銅古鏡雖然都是造假的,但品相還不錯,擺在家里很是能糊弄人,所以只用了兩三天的功夫,老馬的青銅鏡就全賣掉了。
  原本這事兒就算是結束了,但是讓老馬始料不及的是,就在青銅鏡賣完之后的第三天,有一個客人又回到市場找到了老馬,問他前幾天出售的青銅鏡還有沒有,如果有的話他全部包圓了。
  看到那人著急的樣子,老馬有些奇怪,于是就問了那個人一句為什么還要買古鏡,但問清楚了事情的來龍去脈之后,老馬卻是恨不得給自個兒一大嘴巴,這事兒不知道還好,知道之后老馬心里那叫一個難受。
  原來這人買了一面青銅鏡回去之后,感覺上面的銅銹有點太難看,于是找了塊磨刀石和砂紙,將鏡子前后面的銅銹全都給處理掉了。
  這一處理掉不要緊,那人發現這還真是一面青銅做的鏡子,而且上面還微妙維權的刻有十二屬相的圖樣,那種工藝絕對不像是現代的仿品或者是故意做舊的。
  這個藏家也有點關系,當下就找到了金陵博物館的一個專家幫他看了看,經過那個專家的鑒定,這應該是一面漢代青銅古鏡,市場價值在一萬五到三萬左右。
  古玩行里基本上沒有什么秘密,再加上那人又是撿了個漏,這事兒很快就傳出去了,搞的老馬被人笑了很久,事情都過去了好幾年,有時同行中在一起喝酒的時候,還有人將這件事拎出來說事呢。
  “這行里的水,不是一般的深啊……”
  聽到老馬自曝其丑,方逸和胖子還有三炮對視了一眼,直到這會他們才認識到,如果真的想在古玩行混飯吃,那還必須要去學習一些相關知識,否則被人坑死了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馬哥,那你來幫我們看看,這柜子里的東西還有沒有值錢的?”胖子連拉帶拽的將老馬“請”到了自己的攤位前面,甭管怎么說,現在老馬的眼力絕對是要強過他們幾人的。
  “沒了,都是一般的東西……”
  老馬的眼睛在柜臺里掃了一遍,他發現方逸他們所賣的珠子倒是有些年頭也出現氧化包漿了,不過應該是放置太久又缺少人把玩,這些珠子的光澤都顯得很黯淡,并不怎么值錢。
  “奇怪,老滿猴精猴精的,怎么沒看出來那串珠子?”回到自己的攤位前后,老馬忍不住嘀咕了一句。
  老馬也是市場的老人,他是和滿軍同時出道在朝天宮古玩市場練攤的,但幾年過去了,滿軍已經租賃了鋪位當上了老板,他老馬還是個攤販,除了為人處世方面的因素之外,老馬的悟性和眼力也是和滿軍相差甚遠。
  “胖子,三炮,我覺得咱們幾個不用都蹲在這里看攤……”
  聽老馬講完這古玩市場關于撿漏的幾件事情后,方逸想了一下,說道:“坐在攤位上是學不到東西的,依我看咱們輪流看攤,每次只留一個人,其他兩個人都到市場里面轉悠去,多看少說,也能學到一些東西……”
  “小方,這么做就對了,這樣能讓你們最快的融入到這行當里面來……”聽到方逸的安排,旁邊的老馬眼中閃過一絲復雜的神色。
  老馬可是最清楚,當年的滿軍就是做么做的,將攤位扔給別人幫忙看著,整天在市場里面亂竄,死皮賴臉的什么都想了解一下,那會很多人都說滿軍不務正業,擺個攤都不上心。
  但是半年之后,很多人突然發現,算是初涉古玩行的滿軍,做起買賣來竟然絲毫都不亞于那些在這一行廝混了十幾年的老人,而且做事非常的大膽果斷,接了好幾單別人都拿不準的物件,一下子就在古玩市場站住了腳。
  事后有人說滿軍膽子大,也有人說滿軍運氣好。
  但和滿軍同時出道的老馬卻是看出了另外一點門道,那就是滿軍的成功并不是偶然的,因為滿軍對這行當有一種天然的敏銳感和嗅覺,知道從哪里才能找到契機切入進去,而眼下老馬在方逸的身上,又發現了這種特質。
  “方逸,那你先看著,我和三炮去轉轉?”胖子是個坐不住的性子,聽到方逸這么一說,頓時站起身來。
  不過胖子剛剛站起來,話聲還沒落,就一屁股又坐了回去,一臉諂媚笑容的開口說道:“哎,這位大姐,請問你想買點什么?”
  “大姐?我很老嗎?”一個清脆而又年輕的聲音響了起來。
  “不老,不老,你看著比我還小好幾歲呢……”聽到那女聲的質問,胖子差點沒哭出來,剛才喊小姐被籌臭罵了一頓,這改口喊大姐了,站在自己柜臺邊的這個女孩怎么也不滿意?
  “胖子,還是我來吧……”見到胖子吃癟,方逸不由搖了搖頭,將胖子拉回到椅子上之后,方逸的目光注視到了站在身前的那個女孩身上,眼睛頓時不由自主的亮了一下。
  雖然方逸在山上那么多年,見過的女人不是十歲以下的孩子就是四十歲以上的大媽,但這并不妨礙方逸的審美觀,而眼前的這個女孩,就絕對稱得上是一位大美女。
  女孩的年齡應該在十八九歲的樣子,身高約在一米七左右,下身穿著一條七分牛仔褲,上身穿了一件白色的T恤短袖衫,簡單的搭配卻是將身體的線條完美的展露了出來,方逸在畫報上見過的一些明星的身材,貌似都不如這個女孩。
  再往上看去,女孩臉上的皮膚輕彈可破,容色晶瑩如玉,雙目猶似一泓清水,顧盼之際,自有一番清雅高華的氣質,就連胖子那種厚臉皮的人,在和女孩對視了一眼之后,也是很不自然的將目光轉到了別處。
  '
繼續閱讀: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777亚洲熟妇自拍无码区_免费一级A片视频播放古代_中国业余成熟老太视频_第九区在线观看免费完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