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出院(上)

  “孫老,那咱們就這么說了,您老早點休息,我先告辭了……”
  留下了銀行賬號之后,滿軍站起身來,對胖子和三炮說道:“這病房太小,留不住陪夜的,我看小方也沒事了,你們兩個別賴在這里了,跟我一起走吧……”22ff.com
  “嗯?胖子,你們沒找好房子?”方逸知道下午胖子和三炮是出去找房子了,不過看這架勢似乎并沒有找到。
  “出租房子的倒是不少,就是距離朝天宮那邊太遠了……”胖子撓了撓頭,說道:“滿老板說他們家三樓沒人住,我跟著過去看看,要是合適就租下來……”
  “什么租不租的,你們住著就是了……”
  滿軍大咧咧的擺了擺手,他是金陵的坐地戶,家里有三四套房子,由于生意的原因,滿軍一直都住在靠近朝天宮的那個自建房里面,一樓二樓自己住,三樓暫時當了倉庫,放置一些收來的物件。
  不過因為孩子上學片區不在朝天宮附近的原因,滿軍和家人并沒有住在一起,諾大的三層小樓就他一個人住,滿軍早就想將房子租出去幾間,只是一直沒找到合適的租戶罷了。
  滿軍心里明白,僅靠著那幅扇面,他未必能和孫老拉上關系,不過從方逸入定孫老那著急的樣子滿軍能看出來,孫老似乎對這小子很上心,所以也存了拉攏方逸幾個人的心思,這才有了邀請胖子過去住的舉動。
  “滿老板,那就多謝了……”方逸不知道滿軍這么做的原因,不過他能感覺得到對方沒有什么惡意,當下道謝了一句。
  “咱們也算是有緣分,小兄弟你也別喊什么滿老板,要是看得起我滿軍,以后叫聲滿大哥就行了……”聽到方逸的話,滿軍心中一喜,自己的這番舉動總算是沒做無用功。
  “孫老,小方,那我們先走了……”和孫連達與方逸打了個招呼,滿軍一擺手,說道:“走,滿哥帶你們兩個先去吃點宵夜,啤酒管夠……”
  “小超,你也回去吧……”滿軍幾人走后,孫老對兒子說道:“明天給這賬號打過去六萬五千,另外這幅扇面你也帶回去,醫院里人多手雜,丟了就不好了……”
  以孫老的身份地位,自然不屑于因為少花個一兩萬塊錢欠下滿軍人情,所以他還是讓兒子按照自己開出的價格打款。
  “知道了,爸,這邊真不用留人了嗎?”孫超點了點頭,他準備明兒就給父親換個負責人一點的護工,這次請的護工太不像話了,白天不在也就算了,晚上竟然也不會回來。
  “不用了,我拄著拐杖能慢慢走幾步,這不還有小方嗎?”孫老笑著擺了擺手,示意兒子可以離開了。
  “小方,還麻煩你多照應一下我父親……”孫超看向了方逸。
  “孫大哥,您放心吧……”方逸點了點頭,從床上站了下來,說道:“我已經沒什么事了,孫老要是想去廁所什么的,我扶著他去就行了……”
  剛才的些老鱉湯似乎給方逸的身體補充了不少的營養,這會的身體雖然還有些酸痛,但是已經不妨礙方逸走動了,按照方逸的想法,自己明天就可以出院了。
  “小方,你之前練的,不是瑜伽吧?”
  等到孫超走后,熱鬧的病房終于安靜了下來,孫連達似笑非笑的看著方逸,說道:“我以前也練過幾天道家養生的功夫,我看你剛才是在練習道家的吐納之術,我說的可對?”
  雖然現在國內佛教的普及程度要超過道教,不過在金陵不遠的地方卻是有一個道家圣地……茅山,孫連達當年就曾經在茅山腳下被關過牛棚,那會結識了不少道人,知道一些道家的相關知識。
  “孫老好眼力,我練的確實是道家的吐納養氣的功夫,只是師承所限,不足為外人道也……”
  方逸有些歉意的笑了笑,運行周天的功法,在道家內部也是不傳之秘,老道士曾經專門叮囑過方逸,除非他日后收徒,否則這些功法不能輕易的示于旁人。
  “原來是這么回事?倒是老頭子唐突了……”
  對于方逸的話,孫連達倒是很理解,他原本就是老派人,知道在很多行當中都有各自的忌諱,不說修煉的功夫了,就是一些民間絕活,那也有著傳子不傳女的講究。
  “小方,看你這樣子,明天就要出院?”
  見到方逸沒有躺回到病床上,而是在病房里漫步行走起來,孫老不由感覺到年齡不饒人,方逸被車撞了都恢復的那么快,自己只是摔了一跤,就整整躺了十多天了。
  “嗯,明天就出院……”
  方逸活動了一下,知道自己的身體沒有什么大礙了,當下說道:“不瞞孫老您說,我是下山來討生活的,我們哥幾個都沒什么錢,還是要先干點事情賺個吃飯錢……”
  方逸這番話說的很是坦然,從小在山中長大的他,完本沒有胖子那種面對城里人的忐忑和少許自卑的心里,在方逸看來,城里人和鄉下人沒有什么區別,只是生活的環境不同罷了。
  “嗯,先生存后發展,小方你的想法是對的……”孫連達贊同的點了點頭,想了好一會,說道;“明兒我留個地址給你,以后要是有什么幫助的,來找老頭子我……”
  雖然和方逸接觸的時間不是很長,但孫連達對他卻很是喜愛,心中甚至動了一絲收徒的念頭,只不過孫連達為人沉穩,并沒有冒然開口,而是想對方逸再做一些觀察。
  “謝謝孫老,以后我有不懂的事情,一定會去請教您的……”對于孫連達的話,方逸倒是沒有多想,對這個學識淵博的老人,他是發自內心的尊重。
  “好了,熄燈休息吧,要不然醫生可又要來了……”得到了方逸的答復,孫連達很是滿意,這年頭伯樂常有,但千里馬卻不是那么好找的,想要收個高徒,可不是那么一件容易的事情。
  回到床上,方逸并沒有躺下,而是依然打坐了起來。
  在道家看來,睡覺是為了讓人的各項機能處于一個休息的狀態,消除一天勞累的損耗,而道家的打坐養生功夫,效果卻是要比睡眠更好,方逸從七八歲的時候,就很少臥床躺睡了,大多數的時間都是在打坐。
  第二天一早天還蒙蒙亮的時候,只是打坐了四五個小時的方逸就睜開了眼睛,悄悄下了床,方逸出了病房,來到了他所住那層樓的下面。
  微微扭動了一下脖子伸展了下身體,只聽得方逸的四肢百骸之中傳出了一陣脆響,做了一個起手式,方逸慢悠悠的打起拳來。
  和別人練拳不同,方逸的拳法看上去既沒有外家拳那樣虎虎生風的力道,也沒有太極拳那樣的可觀性,來來去去擺出來的就是有幾分像攬雀尾那樣的架勢。
  但如果旁邊有人仔細觀察的話,就會發現,在方逸練拳的時候,他身周的氣場都被帶動了起來,就像是方逸腳下的落葉竟然無風自起,圍繞著方逸擺出了一個環形。
  過了半個多小時后,方逸收功站定了身體,在他的額頭上已然露出了細密的汗珠。
  方逸剛才所練的功夫也是老道士的不傳之秘,方逸那軟噠噠的招式看上去似乎毫無力道,但實際上如果有人被方逸雙臂一攪,直接就能讓其筋斷骨折。
  看到周圍的人開始慢慢多了起來,方逸也就回了病房,由于昨天睡的有點晚,孫老爺子此時還沒有醒,方逸出去將暖瓶里的水都灌滿之后,孫連達才醒轉了過來。
  剛過六點,值班醫生就來到了病房,在量過了血壓以及一些簡單的檢測之后,方逸開口問道:“怎么樣?醫生,沒問題了吧?我能出院了嗎?”
  方逸長這么大很少生病,就是有個感冒發熱的那也是老道士熬制一點中藥喝下去就好了,他從來沒進過醫院,對這里的消毒水味道也很是不習慣。
  “檢查是沒有什么問題的,不過我建議你還是再觀察一兩天……”
  值班醫生翻看著方逸的病例,眼中滿是困惑的神色,因為從病例來看,方逸住進來的時候整個人還是昏迷不醒,肌肉反應也有損傷,這還不到二十四小時呢,怎么就變得如此生龍活虎了?
  “是啊,小方,我看你也不用急著出院……”不知道是少了個聊天的對象還是想和方逸多相處一段時間,孫連達倒是隱隱有些舍不得這個年輕人今天就出院。
  “孫老,不用了,我真的沒事了……”方逸做了幾個擴胸的動作,又在病房里來回走動了幾步。
  “嗯,從氣色上看是沒事了……”
  那個值班的老醫生也懂得一些中醫醫理,昨天的方逸唇齒還有些發白,但休息了一夜之后已然變得紅潤了起來,俗話說面由心生,氣血調和,五臟得安都會直接反應在臉龐氣色上的。
  “這樣吧,你胸口有外傷,我給你開點消炎藥藥,回頭領了藥等到八點半的時候,你就去辦理出院手續吧……”老醫生想了想還是同意了方逸的出院,畢竟現在的方逸除了胸口的那點外傷,身體已經是沒有什么大礙了。
  '
繼續閱讀: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777亚洲熟妇自拍无码区_免费一级A片视频播放古代_中国业余成熟老太视频_第九区在线观看免费完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