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醒轉

  “年輕人,你沒事吧?對著燈光看一下……”值班的醫生已經換了一位,這是個五十出頭的男醫生,此時他手里正拿著一個手電筒,準備查看一下方逸的瞳孔。
  “吳醫生,我沒事……”聽到醫生的話,從震驚中蘇醒過來的方逸搖了搖頭,為了顯示他的清醒,方逸將醫生胸前白大褂上掛著的胸牌姓氏讀了出來。wWW.22ff.com
  “嗯,應該是沒事了,你們不要圍著了,那誰,病房里不準抽煙……”隨著吳醫生的話,方逸才發現,敢情病房里并不是僅有胖子和醫生幾個人,除了孫老的兒子孫超之外,那位滿老板竟然也在病房里。
  不知道是不是忍不住煙癮了,滿軍正點著一根煙在門口抽著,只不過那煙味在充斥著消毒水的病房里很是刺鼻,他剛抽了第一口就被醫生也抓住了。
  “嘿嘿,滅了,滅了……”滿軍嘴里喊著滅了,可還是深深的吸了一口,這才戀戀不舍的將那剩了一多半的煙給掐滅了,看的那位吳醫生直搖頭。
  “方逸是吧,你剛才打坐練的是什么功夫?為什么幾乎都感覺不到你的呼吸了?”
  沒有搭理一臉堆著討好笑容的滿軍,吳醫生將注意力放在了方逸的身上,他早年跟著一位老中醫學過一段時間,知道一些中醫的醫理,也幸虧今兒是他值班,否則要是換個年輕醫生的話,說什么都會將呼吸微弱的秦風拉去急救的。
  “沒有練什么功夫啊……”方逸眼中露出一絲迷惘的神色,開口說道:“我就是在打坐而已,哦,對了,我練的是瑜伽……”
  方逸知道現在世道昌明,凡事都要講個科學,他也懶得像這醫生解釋道家的修煉體系,干脆直接報了個自己以前聽過的名詞。
  還別說,當年方逸跟著收音機倒真是學過一段瑜伽,只不過那些姿勢對于方逸來說太沒有挑戰性,瑜伽里再難的動作方逸都能輕而易舉的做出來。
  “哦,原來是瑜伽啊,怪不得呼吸那么微弱……”
  聽到方逸的話后,那位吳醫生倒是點了點頭,最近幾年從印度傳過來的瑜伽在國內很是盛行,除了電視上有位瑜伽高手在海邊教授瑜伽動作之外,就連收音機里也能聽到瑜伽相關的知識。
  而在前幾天的城市晚報里,吳醫生還看到一則新聞,說的就是印度有位七十多歲的瑜伽高手,將自個兒埋在土里過了整整八天,又毫發無損的被挖了出來。
  “方逸,以后練瑜伽的時候要有人指導知道嗎?要不然是很危險的……”
  吳醫生看到方逸神志清醒口齒清晰,當下交代了方逸幾句,眼神瞄向了病房里的其他人,開口說道:“除了兩位留床照顧病人的,其他人都離開吧,現在已經過了探視時間了……”
  按照醫院的規定,晚上十點鐘之后只能留一位護工或者是家人親屬,要不是方逸一直處在未清醒狀態,吳醫生早就出言趕人了。
  “吳醫生,我們馬上就走,再說幾句話就走……”孫超陪著笑將一包大中華煙塞在了吳醫生的白大褂口袋里,低聲說道:“您看這都大半夜了,吳醫生您抽根煙提提神……”
  “嗯,好吧,最多半小時,你們都要離開……”俗話說伸手不打笑臉人,吳醫生也沒推讓,直接出了病房回到了值班室。
  “小方,你沒事吧,真是嚇壞我了……”等吳醫生離開后,孫連達一臉不好意思的說道:“是我看你狀態不大對,這才叫來的醫生,小方,沒影響到你練功吧?”
  其實在孫超送過來晚飯的時候,孫連達還曾經制止了兒子叫醒方逸的舉動,不過過了將近十個小時之后,方逸仍然保持著之前的動作,孫連達這才有些沉不住氣了,不顧胖子和三炮的攔阻,將醫生給叫了過來。
  “是啊,小方,你沒走火入魔吧?”孫超也是一臉擔心的看著方逸,他雖然年齡不小了,但卻是個武俠迷,從七八十年代就在看港臺的武俠小說,那聯想力不是一般的豐富。
  “走火入魔,還真差一點讓你說對了……”方逸心中苦笑了一下,抬起頭說道:“孫老,孫大哥,我沒事,這瑜伽只是幫助人靜心入定而已,就算是你們把我喊醒都沒事的……”
  其實以方逸現在煉精化氣的修為,還遠未到泰山崩頂而色不變的境界,即使他進入到深層入定,周邊有太大的吵雜聲還是能把他給驚醒的。
  只不過這次方逸的情況有些特殊,進入到識?臻g內的他,對于外界的干擾幾乎一無所知,要不是方逸的精神力自行退出來的話,他那肉身就是一具行尸走肉,不會有任何的思維。
  “那就好,那就好……”孫老連連說道,臉上露出一絲慶幸的神色。
  “小方,來,這老鱉湯放在保溫瓶里的,還熱乎著呢,你趕緊喝一點……”
  見到方逸沒事,孫超將他帶來的保溫瓶拿了出來,那兩只老鱉足夠分量,孫超連菜帶湯一共拿了四個保溫瓶,像是胖子他們早就已經吃過了。
  “好,謝謝孫大哥……”不知道為何,方逸這會感覺肚子十分的饑餓,當下也沒客氣,接過保溫瓶嘗試了下湯的溫度,“咕咚咕咚”就喝下了肚子。
  “嗯?這湯里加了參吧?年份還不低呢……”
  一口氣將一斤多的老鱉湯喝下了肚子,方逸只感覺渾身的細胞似乎都舒服的在**一般,那湯中的熱量飛快的被身體吸收著,方逸甚至可以感覺得到,身體的酸痛瞬間減弱了大半。
  方逸是修道習武之人,他自然知道古人所說的窮文富武這句話不是白說的,由于對身體的鍛煉,習武之人對食物的需求是遠超常人的,連帶著這腸胃的消化功能,也不是普通人能與之相比的。
  打個比方說,普通人中午一頓飯吃一碗米飯,可以維持到晚上吃晚飯,但如果是習武之人,中午一頓飯吃五碗米飯,可能僅僅過去兩個小時就會再次感覺饑餓的,所以古時候的窮人想練武,遠遠要比考秀才難得多了。
  “孫大哥,這菜也是給我留的嗎?”看著床頭上那早已涼了的紅燒老鱉肉還有兩道別的菜,方逸在詢問的時候,他的腸胃已然是促使他用手將一盤菜給拿到了面前。
  “是給你留的,不過已經涼了,我到下面去給你熱熱吧?”孫超開口說道,由于方逸的原因,他們幾個今天都沒怎么吃,孫超帶來了五六個人飯量的飯菜,現在最少還剩下了三人份的。
  “孫大哥,這么熱的天吃涼的正好……”
  方逸一邊說著話,一邊已經將幾塊老鱉肉塞進了嘴里,使勁的咀嚼了幾下之后,那原本堅硬的骨頭被他嚼的稀爛,混著肉一起吞進了肚子里。
  只不過短短的三分鐘時間,那幾盤菜外加大半盤的米飯,被方逸一個人一掃而空,吃完了最后一粒米后,方逸有些戀戀不舍的看了眼那些空盤子。
  “我靠,方逸,你小子什么時候變得那么能吃了?”
  幾乎所有人都被方逸那胡吃海喝看傻了眼,胖子算是反應比較快的,張嘴嚷嚷道:“完了,你那么大的飯量,那兩萬塊錢還不夠你一個月吃的呢,不行,滿老板,這估計是方逸的車禍后遺癥,你得再賠點錢才行……”
  “胖子,你小子不地道啊……”
  又偷偷點上了根煙的滿軍被胖子說的哭笑不得,指著胖子說道:“你這話說的多稀罕啊,撞個車就變得能吃了,換我我也愿意啊,你不知道能吃是福這幾個字嗎?”
  “行了,胖子,不關滿老板的事……”方逸擺了擺手,自家知道自家事,方逸心里明白,要說后遺癥,那也是自己精神力進入到識海的后遺癥,和人家滿老板有什么關系啊。
  見到滿軍在這里,方逸還以為他是怕自己出什么事擔責任,當下開口說道:“滿老板,你別擔心,我們不會訛詐你的,我再住一天,最晚后天就能出院……”
  “沒事,小方,你多住幾天,醫藥費你不用擔心……”
  聽到方逸的話,滿軍知道他是誤會了,當下說道:“我今兒過來是和孫老交易那幅扇面的,之前你一直沒醒,大家也沒了交易的心情,現在你醒了就好了……”
  滿軍下午的時候將那幅唐伯虎的扇面拿給了自己的一個老客戶,那位老客戶在看了之后,只愿意出四萬五千元的價格,滿軍自然是不肯賣了,不要說他想搭上孫連達這條線,就是在價格上孫連達出的比那個客戶多出了不少。
  生意不做人情在,滿軍還是很會做人的,畫沒有賣給那人,但是卻請對方喝了頓酒,于是來到醫院的時候有點晚,孫老等人那會正在擔心方逸出問題,所以這扇面一直還沒來得及交易。
  “倒是忘了你這茬了……”
  聽到滿軍的話,孫老看向滿軍,開口說道:“這扇面我要了,你留個賬號,要是信得過我的話明天給你把錢打過去,要是信不過等明兒再給我東西也行……”
  “孫老您這是哪里話,東西放在您手上,比放保險柜里還保險呢……”
  滿軍原本就是為了和孫連達拉近關系賣的這幅扇面,別說孫連達明兒就給錢,滿軍還巴不得孫老錢不湊手,然后給自己拖個十年八年呢。
  '
繼續閱讀: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777亚洲熟妇自拍无码区_免费一级A片视频播放古代_中国业余成熟老太视频_第九区在线观看免费完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