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識海(下)

  “師父,你說我下山會有血光之災,可……可這血光之災已經過去了啊……”
  感受著識海之中那強大的吸引力,方逸已然是欲哭無淚了,他現在只不過是煉精化氣的修為,以前嘗試探查識海中層都有些勉強,現在卻是一下子被吸入到識海深層或者是底層去,方逸頓時感覺小命不保。www@22ff@com
  只不過那股吸力卻是不以方逸的意志所轉移,只是一念間,方逸的精神力就被吸入到識海深處,至于是深層還是底層,方逸就不得而知了。
  精神力的存在,從古至今一直都沒有人能夠說清楚,它就像是人的思想一般,沒有了精神力,就等于是一具行尸走肉了。
  而就在方逸的精神力被識海拉扯進去之后,盤膝打坐的方逸的呼吸,突然間停止掉了,就像是一尊石像,原本微微起伏的胸口卻是一動不動了。
  “嗯?小方這功夫,怎么有點古怪?”一直觀察著方逸的孫連達,此刻皺起了眉頭,他雖然看不出方逸身上的變化,但依然感覺得到了和剛才的不同之處。
  孫連達對道家煉氣的功夫并不了解,他還以為就應該如此,卻是不知道此時的方逸已經是遇到了大危機,正是武俠小說中所說的那種輕則重傷重則喪命的走火入魔。
  “無量那個天尊,我這修道才十幾年,不會就讓我舉霞飛升吧?”被拉入識海之中的方逸意念,還在轉著那些亂七八糟的念頭,他敢肯定就算是自己的師父老道士,也未必就能進入到識海底層。
  “這就是識海底層?”
  方逸感覺到一陣眩暈,那股吸力突然之間就消失掉了,而方逸卻是發現自己像是處在一處白霧空間的上空,就像是之前被車撞到時靈魂出竅一般,俯視著下面的那無邊無際的白色濃霧。
  不知道為何,觀察著下面的那白色濃霧,方逸心中產生一種極其強烈的危機感,他幾乎可以肯定,如果自己的精神力和下方的白霧接觸到了的話,恐怕會被吞噬的一點都剩不下來。
  “三清老祖,無量天尊,這……這讓我怎么回去?”
  此時的方逸,就好像是被吊在熱鍋上的螞蟻,生怕一個不小心掉下去,那就不是尸骨無存的事兒了,直接就是神魂俱滅,就算是有往生殿估計自個兒也是無福享用了。
  “不是說進入到識海深層就會產生大能力嗎?我……我這怎么什么都感受不到?”看著下方的濃霧,方逸腦子一直都在胡思亂想。
  “不能這樣,師父說過,越是遇到事,越是要冷靜……”方逸強自讓自己鎮定了下來,想要進入到意念入定的狀態中去。
  “載營魄抱一,能無離乎?摶氣致柔,能嬰兒乎?”方逸從小背誦的最為熟練的,自然還是道經了,在這上上不去下下不來的情況下,方逸很自然的念誦起道經中修煉精神力的語句來。
  “咦?這……這是怎么回事?”
  就在方逸念誦道經的時候,他突然發現,自己這團精神力下方的濃霧忽然翻滾了起來,一絲幾乎讓他察覺不到的白霧,竟然溢入到了方逸的意念之中。
  見到這一幕,方逸不由大驚起來,只是他的意念就像是被禁錮住了一半,壓根都動不了,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那絲絲縷縷的白霧,滲入到了自己的意念里面。
  “嗯?沒有什么危險啊……”
  在白霧和自己的精神力接觸之后,心中忐忑不安的方逸,卻是發現自己的精神力并沒有被吞噬掉,恰恰相反,他只感覺到一股極其龐大和精純而又沒有任何意識的力量,正在和自己的精神力相融合著。
  與此同時,在方逸的神識中,忽然出現了一幅畫面,在一座破舊不堪的道觀前,一個被襁褓包裹著的嬰兒正在大聲啼哭著,片刻之后,有個身材高大的身影出現在了嬰兒旁邊,將其抱了起來。
  “師父?這……這是師父?”看到這個畫面,方逸的精神力忍不住一陣翻涌,他怎么都沒想到竟然能看到師父當初收留自己時的情形。
  而當老道士從方逸的脖子上摘下那嘎巴拉之后,方逸更加可以確定,這就是師父當年收養自己的情景,不知道為何卻是在自己的腦海里回放了起來。
  不僅如此,方逸接下來還看到,老道士把自己抱進道觀之后,熬制了一鍋小米粥,小心翼翼的喂著自個兒,可是自己卻是很不給面子的尿了老道士一身。
  看著師父一臉苦笑手忙腳亂的給自己換了個襁褓,方逸無比的思念起了師父,心中忍不住有種想哭的感覺,他就是從那么小一人兒,被師父一把屎一把尿給拉扯大的。
  畫面還在繼續著,隨著時間的推移,方逸也在慢慢長大著,方逸看到,兩三歲時的自己很懂事,師父說什么都會聽,但是三四歲左右認識胖子他們之后,自己就變得淘氣了起來。
  在五歲的時候,方逸就敢從山中抓了毒蛇拔去牙,然后將無牙的毒蛇偷偷放在師父煉氣所坐的蒲團下面,要不然就是在師父刷牙的缸子里放上一只青蛙,反正每天都會做一些惡作劇。
  雖然這些惡作劇在師父面前沒有成功一次,但方逸還是樂此不疲,直到有七八歲的時候方逸才停止了這一類的游戲,因為這時候師父已經允許他獨自進入到山林中去了。
  一幕幕的景象在方逸的神識中閃過,只要是方逸親身經歷親眼看到的,幾乎沒有絲毫的遺漏,那些早已被方逸遺忘的記憶,再一次出現在了他的腦海之中。
  “這……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隨著時間的推移,方逸看到自己逐漸長大的畫面,這些記憶他就比較深刻了,但卻是不受控制的又重溫了一遍。
  “對了,怎么沒有自己在被師父收養之前的景象呢?”
  方逸忽然心中一動,他雖然從來都沒寄希望找到父母,但有此機會,方逸卻是感覺十分的可惜,自己腦中回放的記憶,只是從師父在道觀前抱起自己而已。
  “難道是只有自己親眼看到的畫面才會有記憶嗎?”眼前一頁頁往事不斷的翻過,方逸心中起了一絲明悟,不過更多的還是不解。
  “無量天尊,這……這不科學啊……”看著這些畫面,并不耽誤方逸的思考,如果意識也有面目的話,那么此刻方逸一定是在苦笑著。
  方逸看過胖子帶上山的一本科普知識書,那本書上面說,人類對于三歲之前的記憶幾乎是沒有的,只有一些極其深刻的片段,會讓人類在長大后有一點點的印象。
  但方逸相信,不管自己的印象如何深刻,恐怕也不會在出生幾天就有產生意識,而眼前所看到的東西,就像是時光在倒溯,把自己這十多年的人生整個又給重演了一遍。
  甚至就連方逸被車撞到靈魂出竅的情形,在那畫面里都體現了出來,不過也就在此刻,方逸突然感覺到那絲白霧狀的物質已經和自己的精神力融合完畢,畫面忽然停止掉了,而眼前一黑,方逸的意念被從識海深處給拋了出去。
  “我……我沒死?也……也沒走火入魔?”幾乎就在一瞬間,方逸察覺到了身體的存在,這讓他頓時激動了起來,萬一要是被禁錮在識海深處的話,那真的是生不如死了。
  “身體沒事吧?”
  重新掌控了自己的身體,方逸連忙運轉內氣行走起了周天,這次他沒有再敢運行大周天經過識海,而是行走了一個小周天,只是大致查看了一下。
  “還好,身體酸痛的情況好轉了一些,不過想要徹底恢復恐怕還需要兩天……”
  當行走完一個小周天之后,方逸心中松了口氣,不過在方逸的內心深處卻是又有些感覺失望,因為按照道家的典籍記載,別說進入到識海底層了,就是進入到識海深處再能退出來的人,都會有一些大能力產生。
  只是任憑方逸如何運轉內氣,也沒發現身體有任何的變化,就連往日不通暢的穴道都沒多打通一個,而且自己那融入了一絲白霧的精神力,也沒能比之前壯大多少。
  換句話說,方逸的這次識海深處之旅,除了驚嚇之外,似乎等于是白去了一趟,當然,如果說要有收獲的話,那就是方逸有生之來看了第一場免費電影,重溫了一遍自己這十多年的生活。
  只是方逸不知道的是,其實變化還是有的,在他的精神力回到身體中之后,那些融入到方逸精神力中的白霧,就悄無聲息的溢入到方逸的身體里,只是以方逸現在的修為還無法察覺到而已。
  “是不是再到識海旁邊轉一圈,看看能不能再被吸進去一次?”方逸腦海中轉過這么一個念頭,他這純粹是好了傷疤忘了疼,轉念之間,又將意識凝聚到識海旁邊。
  “進不去了?”原本已經做好了被吸入進去的方逸發現,那股吸力并沒有出現,這讓方逸失望之余也松了口氣,看樣子自己日后可以正常的運行大周天了。
  “方逸,方逸,你小子醒醒啊……”就在方逸將內氣置于丹田之中神識歸位的時候,他的耳邊傳來了胖子的喊聲,眼皮微微翻動了一下,方逸睜開了眼睛。
  “嗯?怎么回事?胖子,你拉著醫生干什么?”方逸一睜眼,就見到胖子正拽著醫生的胳膊,口中還在不斷喊著自己的名字。
  “你小子坐了十來個小時了,喊也喊不醒,醫生要帶你去檢查,我沒讓他動你……”
  胖子從小和方逸一起長大,自然知道他們道家在煉氣的時候是不能受到干擾的,所以盡管那醫生說方逸的呼吸非常的微弱,必須要進行搶救,胖子都攔在病床前沒讓醫生挪動方逸。
  “已經過去十多個小時了?”
  聽到胖子的話,方逸心中一驚,雖然在腦海里翻看了一遍自己十多年的記憶,但在方逸的感覺里好像只是一瞬間的事情,他沒想到自己竟然已經打坐了十多個小時。
  '
繼續閱讀: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777亚洲熟妇自拍无码区_免费一级A片视频播放古代_中国业余成熟老太视频_第九区在线观看免费完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