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方逸的另一面

  “拜我父親為師?”
  聽到胖子的話后,孫超不由仔細打量起對方來,他可是知道早些年父親因為收弟子的事情很是被傷了心,這么多年別說收弟子了,就是連指點后進的事情都很少。
  “小超,別聽他的,我可沒答應……”看到胖子那死皮賴臉的樣子,孫連達也是哭笑不得,不過事關自己的聲譽問題,任憑胖子怎么說,孫連達也是不會松這個口的。www@22ff@com
  “原來是剃頭擔子一頭熱?”孫超聞言笑了起來,拍了拍胖子的肩膀,說道:“小兄弟,多努力,說不定我父親什么時候改變了想法,就會收你當弟子呢……”
  說實話,孫超其實是希望父親收個徒弟的,因為父親不愿意請保姆,而他平時的工作又很忙,經常會照顧不到父親的身體。
  這次孫連達半夜去洗手間摔倒,其實第一次摔的并不重,但是當他扶著洗手池站起身想回房間的時候,卻是又被滑倒了,也正是這次才將腿給摔骨折的,這要是有個弟子跟在身邊,那也不會出現像這次的事情了。
  “你小子,少跟著湊熱鬧……”孫連達沒好氣的瞪了一眼兒子,說道:“還不把那東西還給小方,怎么著,戴在手上就摘不下來了是吧?”
  “哎呦,爸,我是那種人嗎?”
  孫超被父親說的臉色一紅,不過他還真是舍不得將這串難得一見的老沉香手串給摘下來,稍微沉吟了一下,將目光看向了方逸,說道:“小方,不知道你這個手串愿不愿意割愛轉讓給我?價格咱們好商量……”
  古玩行里的人,玩的就是個“雅”字,說話自然不能太俗了,所以孫超沒有問方逸愿不愿意賣,而是用了割愛和轉讓兩個詞,像那種一進店就嚷嚷著老板多少錢的人,往往不是游客就是剛入行的棒槌。
  見到兒子要買這串沉香念珠,也將孫連達的注意力給吸引了過去,說實話,他剛才也看中了這個老物件,只是還沒來得及張嘴兒子就來了,剛好將他要說的話給說了出來。
  “對不起,孫大哥,這是我師父的遺物,多少錢我都不賣!”
  方逸雖然從小在山里長大,但情商智商卻都是非常的高,在孫超講訴那個發生在國外的故事時,方逸就察覺到他對自己的這串念珠有想法了。
  不過師恩如山,師父已然故去,也就只留下了這么幾件東西能讓自己追思先師,方逸說什么都不會用師父留下的東西去換錢的,如果真的在社會上生活不下去,大不了他將箱子里的道士證給拿出來,隨便找個道觀去奉道,繼續做自己的道士好了。
  當然,不到萬不得已,方逸是不會走這條路的,因為他在師父羽化時曾經立下過宏愿,那就是自己日后要重修上清宮,方逸感覺自己要是繼續當道士這個沒錢途的職業,恐怕這輩子也完不成這個愿望了。
  “小兄弟,我看你們幾個是剛到金陵來吧?”被方逸一口拒絕了的孫超并沒有生氣,而是笑著說道:“要不你先聽我報個價格,然后再決定愿不愿意轉讓給我,可好?”
  “孫大哥,我是在山里長大的,沒什么見識,我也知道你很喜歡這珠子……”
  方逸嘆了一口,用手撐著病床,稍微坐起來了一點,很認真的說道:“但是這珠子代表著師恩,每當我戴著它的時候,就能想到恩師,所以不管是多少錢,我都不會賣的……”
  “這個……”
  見到方逸態度如此堅決,孫超不由語塞了起來,古人言天地君親師,敬天法祖、孝親順長、忠君愛國、尊師重教,方逸的這個理由讓孫超一句話都反駁不出來了。
  “哎,方逸,你怎么那么死腦筋,不就是一串破珠子嗎?”
  方逸這邊沒松口,胖子頓時就急了,不過他話聲未落,就看到方逸轉過頭來的眼神,聲音不由變小了起來,“我也沒說讓你賣,不過問問價還不行嗎?這要真是個寶貝,咱們以后也收好啊……”
  和方逸認識那么多年,胖子知道方逸的脾氣雖然很好,但卻是極有主見的人,剛才那一個眼神他就明白過來了,如果自己再繼續慫恿方逸賣掉那珠子,恐怕方逸真的會和自己翻臉的。
  而且從心底來說,胖子還有點怕方逸,因為他們三兄弟之間有個秘密,那就是他和三炮都知道,方逸手上有過人命。
  那是在胖子十二歲的時候,他和三炮上山去找方逸玩,方逸帶著他們兩個鉆入到一個峽谷里的溪流中去抓大鯢,這東西在外面是保護動物,但是在山里,卻是方逸最喜歡吃的食物。
  以前胖子也跟著方逸去那里抓過大鯢,本來沒當一回事,但他們幾個都沒想到,就在他們到了那峽谷的時候,卻是看到一件讓人義憤填膺的事情。
  在距離峽谷還有幾十米的地方,幾個孩子就聽到了一個女人的呼救聲,趕到峽谷一看,一個三十多歲的男人,正在撕扯著一個少婦的衣服,那女人的上半身衣服已經被撕爛掉了,在大聲喊著救命。
  讓方逸等人憤怒的是,在見到他們幾個來到的時候,那個男人竟然還不住手,而是拿起地上一塊石頭砸在了女人的頭上,當場就將女人砸暈了過去。
  山里長大的孩子性格一向比較野,見到這一幕,哥三都忍不住了,沖上去就想抓住那人,但讓人沒想到的是,那人居然掏出了一把匕首,在跑在最前面的三炮手臂上劃開了長長的一道口子。
  畢竟才是十來歲的孩子,在見了血之后,三炮和胖子都有些膽怯了,不過這時候方逸沖了上去,也沒見他如何動作,直接就從那人手上奪下了匕首,而且反手就插在了那人的肚子上。
  當方逸順手拔出匕首的時候,那個男人身上的鮮血混著腸子一起流了出來,當時就倒地不起,嚇得胖子和三炮都是面色煞白,一時間就愣在了那里。
  腸子流淌出來,一般人是很難活下去的,也就是那么三五分鐘的時間,那個男人就沒了呼吸,而做下這件事情的方逸,卻是面色如常,行為舉動和平日里在山中獵殺一只野豬好像也沒什么區別。
  而且等那男人死去之后,方逸讓三炮守著昏迷過去的女人,他則是喊著胖子,將那男人抬到了峽谷深處的溪流旁邊扔在了那里,按照方逸的說法,到不了半夜,這個男人就會被山中來喝水的野獸啃得只剩下一具骨架的。
  處理完那個男人的事情之后,三個半大小子又將昏迷的女人背回了道觀,在路上方逸告誡兩人,就說那男人自己跑掉了,還沒從方逸殺人這個事實中清醒過來的胖子和三炮,自然沒口答應了下來。
  到了道觀之后,也不知道方逸和老道士說了什么,在將那女人救醒包扎了下傷口,老道士就把那個女人給送下了山,而之后也沒人來追究這件事情。
  似乎被方逸當時表現出來的冷酷給嚇到了,胖子和三炮足足有一年都沒敢上山,而在一年之后,胖子和三炮才來到了道觀,鼓足了勇氣詢問方逸,當時為什么會殺掉那個男人。
  方逸的回答讓胖子和三炮很是出乎意料,方逸之所以出手無情,卻是源自老道士的教誨,因為老道士年幼的時候,正值義和團運動,到處是兵匪橫行,老道士的一家人,都死于亂匪的手中。
  而老道士的母親和姐姐,更是在受盡凌辱之后死去的,當時的老道士只能躲在床板下面眼睜睜的看著,所以他不止一次對方逸說過,淫人妻女者,當千刀萬剮。
  道家崇尚自然,又有“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的道義,所以生長在山中的方逸并沒有將人命看作是多大一件事情,在將匕首插進那人肚子里的時候,他腦海里還在想著師父的教誨呢。
  在了解了方逸的想法后,胖子和三炮才知道,敢情整天笑瞇瞇被他們欺負的方逸,也有如此冷酷的一面。
  所以后來胖子和三炮兩個雖然沒有再疏遠方逸的行為了,但卻是打心眼里有些怯方逸,這自然也是方逸一個眼神就讓胖子乖乖聽話的原因了。
 。
  “要問你去問……”
  方逸搖了搖頭,不過也沒反對,畢竟他能看得出來,孫超是真的喜歡這珠子,自個兒已經拒了一次,再堅持下去的話,未免有些不近人情了。
  “孫大哥,方逸這珠子到底值多少錢?”見到方逸不再說話了,胖子笑瞇瞇的說道:“剛才我進屋的時候聽到什么三十萬五十萬的,不會是說這珠子吧?”
  “沒錯,這珠子的確值那么多錢……”孫超苦笑了一聲,別說三五十萬,就是再多上一倍他也愿意買,但架不住別人不賣啊,錢再多也是他的,但也無法從方逸手段買到這念珠。
  “這……這黑不溜秋的東西能……能賣三五十萬?”
  孫超的一句話,讓胖子和三炮頓時就傻眼了,他們都是剛剛步入社會的人,別說三五十萬了,就是三五萬塊錢在他們眼里都是個天文數字了,一串珠子能賣那么多錢,已經不是天上掉餡餅,而是掉金餅了。
  a
  h
  ef=
  起點中文網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
  a><a>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a>'
繼續閱讀: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777亚洲熟妇自拍无码区_免费一级A片视频播放古代_中国业余成熟老太视频_第九区在线观看免费完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