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百年沉香(下)

  “這串沉香流珠是不錯,我平日里在打坐的時候戴著它,很容易就能入定進去……”
  方逸對這串老沉香的念珠也很是喜歡,一來這是師父留給他的物件,二來這串珠子本身也有其特殊的功效,念珠本身所產生的那種清香,會讓人在煩躁的時候,不自覺的就會心神安定下來。www@22ff@com
  “小伙子,你師父是個高人啊……”
  孫老愛不釋手的把玩著那串沉香,開口說道:“小方,如果有機會的話,你能不能給我引見下你師父?能將如此品相沉香珠流傳下來的人,一定是位雅士……”
  孫老學識淵博,又在博物館工作了一輩子,他對古玩文物算是有教無類,幾乎每一種都會涉獵到,像是珠子這種在古董類別里算是文玩類的物件,孫老也是頗有研究。
  其實在早些時候是沒有文玩這種稱呼的,因為古玩中的分類,除了陶瓷青銅器和金銀器之外,其它所有的雜項都可以稱之為文玩,這兩者本就是可以混為一體的,也算是在孫連達的工作范疇之中。
  “孫老,先師在三年前就已經駕鶴西歸了……”
  聽到孫老要結識自己的師父,方逸不由苦笑了起來,他承認老道士是個高人不假,但絕對稱不上是雅士,自家師父可是沒少干那些焚琴煮鶴的事情。
  “哎,可惜了……”孫老一臉惋惜的搖了搖頭,正要說話的時候,病房的門忽然被從外面推開了,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人,提著個飯盒走了進來。
  “爸,這是怎么回事?”
  中年人的眼睛看到了方逸,臉色頓時變得有些不好看了,開口說道:“我不是交的單獨病房的錢嗎?為什么醫院又安排人過來住了?我找他們醫院去……”
  中年人的名字叫孫超,是孫連達的大兒子,他從小先是學習國畫,后來又改為西洋油畫,在國外學習了十多年,很是闖出一番名頭,現在已經是國內外知名的青年油畫家。
  孫超是個大孝子,從小離家求學,但是在功成名就之后,孫超回到國內在京城和金陵分別開了自己的畫廊,并且將工作室設在了金陵,以方便就近照顧父親。
  原本孫超是和父親一起住的,但這段時間他要趕幾幅畫出來交給國外的畫廊,于是就住在了工作室,沒成想就那么幾天的功夫,父親半夜上廁所就滑倒了,這讓孫超很是內疚。
  由于當時醫院沒有單獨病房了,為了能讓父親好好的休息,孫超就和醫生協商了一下,將一個兩人間的病房給要了下來,還請了一個護工照顧父親,但今兒一來孫超卻是發現病房里又住進了人,頓時氣不打一處來。
  “爸,那護工呢?他怎么沒在這里?”孫超四處打量了一下,他高價請的護工也沒在病房,臉色不由變得愈發難看了。
  “小超,你嚷嚷什么?”
  看見兒子一進來就鼻子不是鼻子臉不是臉的,孫連達用手在床頭拍了一下,沒好氣的說道:“那護工家里有事,我讓他晚上再來,怎么著?你老子連這點權利都沒有了嗎?”
  “爸,我……我不是這意思……”見到父親生氣了,孫超連忙賠起了笑,說道:“那醫院也不能再安排人進來住啊,我可是付了一整間病房的錢啊……”
  其實孫超這是在國外呆久了,他并不明白國內醫院里的那些貓膩。
  醫院賺錢,可不是靠床位賺錢,而是賺的注射藥品和手術的費用,孫超雖然交了兩張床的錢,但那是在沒有病人入住的情況下,只要一旦有人入住,他們絕對會將人給安排進來的。
  “胡鬧,這醫院又不是咱家開的,有病人還能不讓住嗎?”孫連達訓斥了一句兒子,開口說道:“小方住進來也能陪我說說話,比我一個人在這里強多了……”
  歉意的對方逸笑了笑,孫連達指著兒子說道:“小方,這是我大兒子,叫孫超,畫畫的,你叫聲孫大哥就行了……”
  “孫大哥,我叫方逸……”方逸躺在病床上苦笑了一聲,說道:“我這出了車禍也動不了,怠慢孫大哥了……”
  “小方,你躺著就好……”孫超知道這事兒和方逸沒什么關系,當下坐在了父親的床頭,將那飯盒取了出來,準備讓父親吃飯。
  “小超,吃飯不急,你看看這東西……”孫連達擺弄著那沉香手串,正準備遞給兒子的時候,手又縮了回來,說道:“去洗洗手,擦干凈了再過來……”
  “爸,我看你是職業病又犯了吧?”孫超在父親面前脾氣很好,當下乖乖的出去洗了手才回到了病房,從父親手上接過了那串老沉香的手串。
  “嗯?好東西,這串沉香像是皇家的物件……”
  能在字畫上有一定造詣的人,首先是能靜下心來的人,孫超平時沒事就喜歡玩一些手串佛珠,對于這方面知識的了解,他甚至不在父親之下,一上手就看出了沉香手串的不凡之處。
  “皇家的東西?”聽到兒子的話,孫連達倒是愣了一下,他倒是沒看出來這一點。
  “爸,應該沒錯……”孫超拿起父親放在床頭的放大鏡,仔細的驗看了一下手中的珠子,過了好一會點了點頭,說道:“沒錯,這串肯定是出自皇家的沉香……”
  “小超,你怎么斷定的呢?”
  孫連達聞言皺起了眉頭,他從這串沉香那不是特別規則的形狀還有包漿能判斷出來,這沉香的年代應該在清早期,但這串沉香上面沒有任何加以雕琢的印記,孫連達不知道兒子怎么得出它出自皇家的結論?
  “爸,我在法國學習的時候,參加過一個拍賣會,那次拍賣會中就有一串十八顆沉香的手持念珠……”
  孫超說的事情距離現在差不多已經有十多年了,那會他剛剛到法國學習油畫,八十年代出國的人并不是很多,但卻是非常團結,經常會組織一些活動,為了融入到法國社會種去,孫超基本上每次都會參與。
  在一次一位法國藝術家舉辦的小型拍賣會中,孫超發現了一串十八顆的老沉香手串手持,當時非常的喜愛,只不過那會他剛出國身上并沒有多少錢,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那串手持被自己的一位同校好友給買走了。
  出于對那串沉香手串的喜愛,孫超專門找了那位法國藝術家詢問手串的來歷,這才知道原來這位法國藝術家的曾祖父曾經參加過八國聯軍,而這串沉香手串,就是他在圓明園中所搶到的戰利品。
  按照那位法國藝術家的講訴,其實這個手串,原本是有三十六顆的,只是當時他的曾祖父和別人發生了爭搶使得珠子散開了,所以他的祖父只搶到了這十八顆,另外的十八顆卻是不知所蹤。
  孫超是真的很喜歡這手串,為此還厚著臉皮向買下手串的好友借著把玩了一個多月,對這沉香手串的特征非常的了解。
  所以雖然相隔了十多年的時間,但是孫超在仔細察看了方逸的這一串沉香手串之后,馬上就辨識出來,這十二顆珠子絕對是和自己二十年前所見到的同出一源。
  講訴完在國外的那件事后,孫超一臉凝重的看向父親,開口說道:“爸,我查過故宮文物目錄,那上面記載康熙曾經把玩的一串沉香手持,我懷疑就是這一串……”
  “這個目錄條錄我也看過……”孫連達點了點頭,開口說道:“古玩這東西,只要一沾上皇室,立馬就身價倍增了,小超,你能給這東西估個價嗎?”
  “爸,您這是在考我?”
  聽到父親的話,孫超不由笑了起來,他知道自己和弟弟都不愿意跟著父親學鑒定,讓父親心里很是有些怨念,時不時的就會找些問題考究一下自己。
  “沉香是香中之王,眾香之首,古言有一兩沉香一兩金的說法,而且能清人神、補五臟、益精陽、暖腰膝、治喘急的功效,可謂是異常的珍貴……”
  如果考自個兒別的,孫超或許還真會抓瞎,但是他對于文玩珠子的研究真是有些造詣,滔滔不絕的說道:“這串老沉香珠子包漿濃厚、色澤光亮,香味歷久不衰,是沉香中的極品……
  再加上它應該是出身皇室,又具有相當的文物研究價值,如果讓我給個定價的話,那應該在三十到五十萬左右,當然,要是上拍賣,這價格或許還能更高一些……”
  “什么東西三十到五十萬?”孫超話聲還沒落下的時候,病房的們被從外面給推開了,拎著幾個快餐盒的胖子和三炮走了進來。
  “你們是小方的朋友?”孫超有些莫名其妙的看著進來的這兩人,不過見到胖子將快餐盒放在了方逸的床頭,頓時就明白過來了。
  “華子,三軍,這是孫老的兒子,孫超大哥……”當著外人的面,方逸沒有喊兩人的綽號,而是稱呼大名給兩人介紹了一下孫超。
  “哎呦,原來是孫超大哥,失敬失敬……”
  聽到孫超是孫老的兒子,胖子頓時來了精神,也忘了剛才聽到了什么三五十萬,一屁股就坐在了孫超的旁邊,開口說道:“孫超大哥,我正準備拜老爺子為師學習古玩鑒定呢,老爺子要是收了我,咱們可不就是一家人了?”
  a
  h
  ef=
  起點中文網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
  a><a>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a>'
繼續閱讀: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777亚洲熟妇自拍无码区_免费一级A片视频播放古代_中国业余成熟老太视频_第九区在线观看免费完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