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扇面
  “哎,我說大爺,不能因為你們都是城里人,就相互幫襯著說話吧?”
  胖子有些不滿的看了一眼旁邊病床的老人,開口說道:“我兄弟被他撞的到現在動都不能動,我只是讓他負擔醫藥費和營養費,這不算過分吧?”
  “不過分,不過分,我說的不是這個意思……”
  聽到胖子憤憤不平的話后,那老人笑了起來,搖著頭說道:“撞了別人自然是要給人瞧病的,不過他說的話也是有點道理的,做古玩生意的,往往手上閑錢不多,但一旦開張了,就能吃好幾年的……”
  “那些我不管,反正我兄弟看病要錢……”胖子脖子一擰,在他看來,這老頭就是在幫那司機說話呢。
  “胖子,怎么和大爺說話呢?”
  雖然這會方逸還是渾身乏力,但比之剛才要好多了,很費勁的將枕頭豎起來坐高了一些,開口說道:“我看那押金什么的就不用再交了,過幾天應該就沒事了……”
  剛才運功在體內行走了一個小周天,方逸已經感覺好了很多,他相信再修養幾天的話,應該就能復原過來,現在身上的酸麻,或許只是肌肉骨骼在遭遇到車子撞擊時的一種自我保護。
  “小兄弟,我真是手頭沒現錢了……”
  聽到方逸這么一說,滿軍倒是有點不好意思了,左手指了指右手拿著的錦盒,說道:“本來手頭有點現金的,都換成這玩意兒了,回頭一出手就有錢了,不行我到時候再補貼你們一些營養費,你看怎么樣?”
  本來滿軍是想把這唐伯虎的扇面給鎖進保險柜的,不過在路上的時候他接到一個電話,有個老客戶想看東西,于是滿軍又把它給帶著了,準備從醫院走之后就去客戶那里。
  “不用了,兩萬塊錢就夠了,已經很讓這位大哥破費了……”
  方逸搖了搖頭,在下山之前他對于錢是沒有什么概念的,不過在知道胖子打工半年一分錢沒攢下之后,方逸知道這兩萬塊錢算是一筆不小的數目了。
  而且這一次的車禍,司機固然有責任,但胖子站在馬路中間攔車,本身也是很危險的,所以方逸也不想為難面前的這個中年男人,畢竟道家也是講究與人為善的。
  “哎呦,小兄弟真是明事理啊……”滿軍今兒忙活了大半天,總算是聽到了一句暖心窩的話,而且方逸說的還是那么真誠,聽的也算是老江湖的滿軍,差點就熱淚盈眶了。
  “沒得說,這是我的名片,你們先拿著,回頭我賣掉這東西,立馬就過來……”、
  滿軍掏出一張名片放在了方逸的床頭,他能看得出來這幾個人應該都是農村的,不過似乎在城里也生活過一段時間,屬于那種很難打發的人,能這么了解這件事,滿軍心里還是很滿意的。
  “哎,我說,你那盒子里裝的是什么?能給老頭子我看看嗎?”就在滿軍準備離開的時候,旁邊病床的老人忽然喊住了他。
  “嗯?大叔,你要看我這東西?”聽到那老人的話,滿軍有些遲疑,因為他并不想把這東西給對方看。
  要知道,滿軍雖然在朝天宮開了家古玩店,但實際上那店鋪能賣出去的東西很是有限,一年連個房租錢都賺不回來,滿軍的主要業務,還都是發生在一些老客戶的身上,就比如是等會要見的那位老板。
  所以在通常情況下,做古玩生意的人都不太喜歡將手里的好東西,拿給一些不懂行的普通人去看,因為他們看不懂也不會買,而且有時候還會造成古玩的損壞。
  “小伙子,里面是什么?”
  老人看到滿軍遲疑的樣子,笑了笑從枕頭底下掏出了一個紫檀木手串和一雙白手套還有一個拇指大小圓筒狀十分精致的玩意兒,開口說道:“我懂規矩,不會損壞你那物件的,拿過來看看吧……”
  “哎呦,原來您老是玩家?”見到老人的舉動,滿軍有些夸張的喊了一聲,這次卻是沒有再推遲,而是將手中的木盒放在了老人的床鋪上。
  在古玩行干了這些年,滿軍自然知道,老人玩的紫檀手串,是文玩類別的一種,而文玩卻又是脫胎于古玩文房四寶衍生出來的各種器玩,現代意義上的文玩,可以通俗的理解為帶有傳統文化氣息的賞玩件或手把件。
  如果老人僅僅是拿出了紫檀手串和手套,滿軍未必會愿意給他看唐伯虎的扇面,但是見到那個拇指大小圓筒狀的東西之后,滿軍才臉色一變,因為他認識這個東西,這是一個顯微放大鏡。
  鑒別古玩的工具有很多,但要說最常見的,自然就是放大鏡了,不過滿軍一眼就看出來了,老人拿出來的這個放大鏡不是市面上能見到的,而是專業人士所用的,單單這一個放大鏡就需要七八千塊錢,而且在國內還買不到。
  滿軍之所以認識,是因為他也有一個,那還是去年到港島旅游的時候一咬牙買的,回來之后在同行圈子里一顯擺,很是收獲了不少羨慕的目光,自身立馬覺得高大上起來。
  “嗯,這盒子也有些年頭了,是民國時的紫檀打制的,值點錢……”老人并沒有先打開盒子,而是拿起了木盒看了看,給出了一句評語之后,這才打開了盒子。
  “大叔,您瞧瞧這物件,看看我有沒有吃藥?”
  聽到老人一口就說出了木盒的材質,滿軍臉上不由露出了笑容,木頭類的東西大多屬于文玩范疇,在文玩才剛剛興起的這年頭不值什么錢,所以關注的人也少,老人能一眼認出來,的確算是個行家了。
  而滿軍所說的吃藥,在古玩行里指的是把贗品當真品買了吃了虧,有時候花了超出物件本身很多倍價格買下來的行為,往往也會被稱之為吃藥。
  “嗯,是幅扇面?”
  打開那木盒之后,老人一眼就看到了底下墊著黃布綢子折疊在一起的那張泛黃的扇面,臉色頓時變得有些凝重了,而手底下也愈發的輕柔起來,他現在才明白為什么對方不愿意給自己看東西。
  懂行的人都知道,古人字畫在古玩行里是屬于那種價格昂貴而又不善保管的東西,很容易損壞,扇面也是屬于書畫類的一種形式,而盒子里的這種折扇,保管起來的難度就更加大了。
  “咦,這……這是六如居士留下來的《看梅圖》?”剛一打開那扇面,老人口中就發出了一聲驚呼,很小心的將扇面放在被子上,然后俯身拿著放大鏡仔細觀察了起來。
  “是個行家……”見到老人的舉動,滿軍暗自點了點頭,老人沒有先看畫而是先看題跋還有印章,這絕對是行家里手的表現。
  “哎,我說滿老板,這不就是個扇子面嗎?”旁邊的三炮看到老人小心翼翼的樣子,心中很是不解,滿大街都有賣扇子的,至于還用個盒子裝著嗎?
  “是扇面不假,不過是古代人繪制的,現在叫做古董……”聽到三炮的話,滿軍不由笑著給他科普了一下,遇到了個行家,滿軍的心情很是不錯,正好可以讓對方再幫自己鑒別一下。
  “那……那這玩意值多少錢?”一旁的胖子插口問道,他倒是知道古董挺值錢的,但具體能值多少胖子就不知道了。
  “很貴……”滿軍笑了笑,卻是沒有說出這扇面的價格來,他這是怕影響到那個老人對東西的鑒別。
  “說了等于沒說……”胖子聞言撇了撇嘴,而此時那個老人也放下了手中的放大鏡,坐直了身子。
  “大叔,怎么樣,看出什么來了嗎?”滿軍顧不上搭理胖子,一雙眼睛緊緊的盯住了老人。
  說實話,滿軍進入古玩行的時間雖然不算短,但他是野路子出身,沒有系統的學過古玩的鑒別知識,雖然相信自己這雙眼睛,但買下這東西,心里多少還是有幾分忐忑的。
  “唐伯虎的《看梅圖》,我見過他的這樣一幅畫……”
  老人點了點頭,接著說道:“你這東西不管是從題跋印章還是畫風紙質來看,都是真跡無疑,小伙子,不錯啊,這東西是多少錢收過來的?”
  “嘿嘿,花了好幾個數呢……”滿軍嘿嘿一笑,伸出了一個巴掌,說道:“這扇面雖然沒有畫值錢,不過架不住別人不愿意出手,足足花了這么多……”
  滿軍是生意人,自然不會將自己的收購價如實說出來的,因為金陵的古玩圈子就那么大,他要是說出了低價,搞不好第二天圈子里的人就都知道了,所以滿軍說了一個自己想要賣出去的價格。
  “五萬?”
  聽到滿軍報出來的價格,老人眉頭一挑,沉吟了一下,說道:“雖然你這價格稍微有點貴,不過從前些年出過那件事之后,唐伯虎的作品價格倒是起來了,五萬塊錢也值……”
  “大叔,您也知道這件事?果然是行家!”滿軍沖著老人伸出了大拇指,不過那臉上佩服的神色,就連躺在病床上的方逸都能看出來是裝的。
  “滿老板,什么事?這里面還有什么故事?”胖子被兩人的對話搞的心里癢癢的,一聽這東西值那么多錢,他都恨不得投身去做古玩生意了。
 。
  PS:今兒要去上海參加新書發布會,接到邀請的書友們上海見!
  。
  '
繼續閱讀: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777亚洲熟妇自拍无码区_免费一级A片视频播放古代_中国业余成熟老太视频_第九区在线观看免费完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