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醒轉(下)

  “三炮,胖子呢?他沒事吧?”
  等到方逸再醒來的時候,就是在這病房里了,歪著腦袋往病房里四處看下,方逸發現除了另外一張病床上有個老人戴著個老花鏡在看書之外,就只有彭三軍站在那里。www!22ff*com
  “他沒事……”三炮有些后怕的說道:“要不是你,恐怕胖子的小命就沒了,我替胖子謝謝你……”
  “說什么呢?你和胖子都是我最好的朋友,換成你,肯定也會救他的,是不是?”聽到三炮的話,方逸不由笑了起來,在車禍前的那一瞬間,他根本就沒有考慮那么多,只是想將胖子給推開。
  “是,我也會救他!”三炮很認真的點了點頭,如果他要是有方逸那么快的反應,恐怕也會在第一時間將胖子給推開的。
  “方逸,你有沒有哪里不舒服?餓了沒有?我去給你買點吃的……”見到方逸的嘴唇有些發白,三炮站起身想去給他倒點水,這才發現方逸病床的床頭柜里空空的,水壺里也沒有一滴水。
  “渾身沒力氣,餓倒是不餓,你幫我倒點水吧……”方逸試著想坐起來,不過他的雙手一點勁都使不上,身體稍稍一抬又躺了回去。
  “小伙子,打水去樓梯口那里,一樓有超市,里面什么都有賣的,去買點回來吧……”旁邊病床上的老人聽到方逸和三炮的對話,好心的開口提醒了一句。
  “謝謝大爺……”三炮站起身,對方逸說道:“你先躺著休息,我去買個杯子什么的再給你打點開水……”
  三炮還真是慶幸自己讓那司機留下了兩百塊錢,要不別說是買吃的了,就那兜里的那幾塊錢,恐怕連買點衛生紙和水杯都不夠的。
  “小伙子,出車禍了?”三炮離開后,旁邊的老人開口問道。
  “是的,被車撞了……”方逸聞言苦笑了一聲,他從小在山里野慣了,晚間睡覺的時候也多是打坐修煉,這么安安靜靜的躺在床上還真是頭一遭。
  “剛才那個是你朋友?”老人放下了書本,看來也是住的很無聊,想找個聊天的對象。
  “是我朋友……”方逸打量了一下自己旁邊病床的病友,看到這是個六十出頭的老人,戴著一副眼鏡,相貌十分的儒雅,穿著一身病號服,腿上搭著個薄薄的毯子。
  “現在的年輕人,對朋友還能如此,真是不多見啊……”從剛才的對話中,老人大概聽出了事情的緣由,看向方逸的目光中不由帶了幾分贊許。
  “大爺,你是右腿受傷了吧?”方逸觀察了一下那個老人,開口說道。
  “嗯?你怎么知道我是右腿受傷?”
  老人聞言愣了一下,笑著說道:“夜里起來上廁所,不小心滑了一下,是把右腿給摔到了,唉,這人年齡老了就不中用了……”
  “大爺你身體硬朗著呢,修養幾天就沒事了……”方逸笑了笑也沒解釋,他從小跟著老道士學中醫醫理,十來歲的時候就幫上山采藥受傷的人正過摔斷的骨頭,自然是一眼就能看出老人的傷來。
  “來,小伙子,吃個蘋果,我看你嘴唇都干了……”老人好心的從自己床頭拿了個蘋果遞了過去,他見到方逸除了胸口包扎了一下之外,身上似乎沒有什么傷,以為他傷的并不重呢。
  “謝謝大爺……”方逸雖然有心去接蘋果,但實在是抬不起手來,只能苦笑著說道:“我……我這會手上使不上勁……”
  “自己的身體不會出現什么問題吧?”接連兩次感受到身體的無力,方逸這心有些忐忑起來,他還不到二十歲呢,萬一要是搞個半身不遂之類的病,那還真不如死了算了呢。
  “老人家,我有些乏,先休息一下……”
  想到這里,方逸對那位老人言語了一聲之后,深吸了一口氣,按照自己修煉了十多年的道家引氣術,強行提起了丹田的一口內氣,想要運行一個小周天。
  道家煉氣,而小周天指的是內氣從下丹田出發,經會陰,過肛門,沿脊椎督脈通尾閭、夾脊和玉枕三關,到頭頂泥丸,再由兩耳頰分道而下,會至舌尖,因其范圍相對較小,故稱小周天。
  在修煉內丹術中,小周天即練精化氣的過程,也稱百日筑基。
  其實煉氣并沒有那么玄奧,即使是普通人長期修煉,也會產生氣感,方逸在八歲的時候,就已經能感覺到丹田的氣感,這十多年勤練不綴,已經堪堪可以運行大周天了。
  “還好,內氣還在……”
  當方逸感覺到丹田那團氣息之后,不由松了一口氣,只要內氣還在,就能補充身體耗損,從而使得后天精氣充實起來,并使之重返先天精氣,從而得到健身祛病的功效。
  方逸的師父之所以百歲高齡還能在山路上行走如飛,按照他的說法就是煉氣所至,所以在方逸看來,只要內氣不失,身體就能逐漸恢復過來的。
  “果然有效果……”當方逸運行了一個小周天之后,身上酸麻無力的感覺,頓時消減了幾分,而他的臉色也變得紅潤了一些,這讓方逸心中大定。
  “方逸,方逸你醒了?”
  就在方逸剛剛行走完一個小周天,也就是過去了十多分鐘的時間后,病房的門被從外面給推開了,胖子幾步就沖到了病床前,還沒說話,眼淚已然是“嘩嘩”的流了出來。
  “方逸,你……你小子嚇死我了……”胖子也不知道說什么好,只是“嗚嗚”的哭著,抓著方逸的手不肯松開,時不時的還舉到眼前擦拭一下淚水。
  “死胖子,你惡不惡心啊……”方逸有心抽回手,可是這會的力氣卻是沒有胖子大,躺在那里真的是哭笑不得。
  “胖子,你讓一邊去,我給方逸倒點水……”
  跟在后面進來手上拎了不少東西的三炮踢了胖子一腳,將一個塑料袋放在了床頭,說道:“剛買完東西就碰到他們兩個,對了方逸,那個就是撞了你的人……”
  “小兄弟,實在是對不住啊,這事兒全怪我,都是因為我開車走了神……”
  滿軍往前走了一步,很努力的在臉上擠出了一副悲痛的樣子,事實上他也真的很悲痛,自個兒招誰惹誰了?平白無故的就花出去了好幾萬塊錢。
  “這……這事不怪你啊,是……是我們……”
  聽到那光頭司機的話,方逸不由愣了一下,這件事貌似是因為胖子站在馬路中間攔車引起的,要說責任,胖子最起碼要負擔百分之五十以上的。
  “咳咳,方逸,你身體還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嗎?”
  眼見方逸要說漏嘴,胖子連忙咳嗽了一聲打斷了他的話,開什么玩笑,要真是被這光頭知道了事情的緣由,自個兒懷里揣的那兩萬塊錢,一準會被光頭要回去的。
  “就是渾身無力,這剛剛能抬起手……”
  看到胖子給自己使的眼色,方逸頓時明白了過來,他雖然從小在山中長大,但并不代表方逸什么都不懂,相反在他們兄弟三個里面,方逸才是心眼最多的那一個。
  “嗯?腿能動嗎?”胖子聞言臉色一變,開口說道:“這……這不會是半身不遂吧?姓滿了,我看你也別走了,那兩萬塊錢不頂事……”
  “哎,我說哥們,咱們不能這樣啊……”聽到胖子的話,滿軍卻是不答應了,“咱們說好的我負責醫藥費另外賠兩萬,你小子是想訛詐我怎么著?我可不吃這一套……”
  滿軍也是在社會上混了二十多年的人了,之前因為無證駕駛的事情不想把事情鬧大,但是眼見這個小胖子有些得寸進尺,他也是有點惱了,說出來的話自然就不怎么好聽了。
  “我也不訛你,這樣吧,你再去交五萬塊的住院押金,押金單你拿著,出院的時候你來結賬,到時候多退少補,這樣總行了吧?”
  胖子還真沒有訛詐滿軍的心思,反正對方說了他包醫藥費,這錢出在醫藥費里面,單據由對方拿著,就算他們想提前出院,也是需要滿軍來辦理手續的。
  “這樣?可……可是我現在手頭真沒錢了啊……”
  滿軍聞言愣住了,對方這話說的倒是很在理,不過滿軍手上還真是沒有現金了,三五千的他能拿出來,可是要拿出五萬,他現在也是沒轍。
  “別介啊,大哥,你那店最少值個百八十萬吧?這點錢拿不出來?”
  胖子剛才跟著對方去店里取錢,知道那是家古玩店,光是看店里的擺設和裝修最起碼沒個一百萬就拿不下來的,而且去店里時一路上都有人和滿軍打招呼,看這人在那里混的還是有幾分臉面的。
  聽到胖子的話,滿軍不由苦笑了起來,開口說道:“小兄弟,你不知道,做我們古玩生意的,是三年不開張,開張吃三年,有錢都買物件了,誰沒事手上放那么多錢?”
  “你騙誰呢?我就不信五萬塊錢你掏不出來……”胖子連連搖頭,顯然不相信對方這么大的買賣,連這么點錢都拿不出。
  “哎,他說的有些道理,做買賣的不一定就活錢多,做古玩買賣的更是如此……”胖子的質疑聲還沒落,旁邊響起了一個突兀的聲音。
 。
  PS:嫌字數少的朋友可以先收藏養著嘛,也方便投推薦票不是!
  。
  '
繼續閱讀: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777亚洲熟妇自拍无码区_免费一级A片视频播放古代_中国业余成熟老太视频_第九区在线观看免费完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