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兄弟(下)

  俗話說靠山吃山,在物資貧乏的七十年代,幾乎生活在魏家村的人,都會上山去采一些山貨補貼家里,由于方山里沒什么野獸,所以很多人也會帶著半大的孩子上山,老道士的道觀,往往就是他們歇腳休息的地方。
  在方逸小的時候,幾乎山上每天都有七八個孩子,但之所以他和胖子還有三炮關系最好,這其中還有一個故事。www@22ff!com
  在方逸八九歲的那一年的冬天,家里大人去林子里采冬菇去了,他們六七個小孩閑的無聊,也跑到道觀下面的兩里之外的一處林子邊上玩耍,拿著樹枝子當刀劍,嘻嘻哈哈的打鬧著。
  玩了一陣之后,三炮從一個樹洞里掏了個被凍的僵硬的死蛇,拿起來嚇唬起了他們一起玩的一個小姑娘,但是讓所有人都沒想到的是,這蛇并非是死了,而是自己進入到了冬眠。
  在三炮手里,那蛇漸漸復蘇了起來,很突然并且毫無預兆的在山炮的小臂咬了一口,那積蓄了好幾個月的蛇毒,頓時麻痹了三炮的神經,只是短短幾分鐘的時間,三炮的神智就已經不怎么清醒了。
  一起玩的孩子,最大的也不過十歲的樣子,見到這一幕,幾乎所有的小孩都嚇傻了,一個個哭著往回跑,還留在三炮身邊的,就只有胖子和方逸了。
  方逸年齡雖然很小,但從小就跟著老道,卻是沒有慌亂,馬上就解下了三炮白球鞋上的鞋帶,將他的小臂死死的給扎住,然后又從地上撿起了一塊邊角鋒利的石頭,在三炮那紅腫的傷口上劃了個十字。
  方逸聽師父說過,人要是被蛇咬了,一定要第一時間吸出蛇毒來,所以在劃破了傷口之后,方逸直接就用嘴往外吸起了蛇毒,直到傷口中流出的鮮血從烏黑變成了紅色,他才停住了嘴。
  不過此時的三炮還是昏迷不醒,吸完了蛇毒的方逸嘴唇腫起老高,更是渾身乏力,也沒有力氣再背著三炮回道觀了,好在那會綽號叫金花的魏錦華還在,背著三炮爬了一里多的山路,在半道上遇到了聞訊趕來的老道士等人。
  由于方逸救治的及時,再加上那條蛇的毒性不是特別強,老道給三炮喂了蛇藥之后,三炮也就慢慢的恢復了過來,第二天就變得生龍活虎了起來,反倒是給三炮吸出毒血的方逸,那嘴唇足足腫了三四天才消了下去。
  經過了這件事,算是同患難過的方逸彭三軍還有魏錦華三個孩子,走的愈發近了起來,幾乎每次上山都形影不離的玩在一起。
  而話不多心里明白的彭三軍,嘴上雖然臭道士小神棍什么的亂喊著,但是打小就在心里將比自己還要小一點的方逸看成了大哥,每年都會讓城里的親戚帶一些書籍上山送給方逸。
  方逸無父無母,除了老道士之外,面前的彭三軍和魏錦華,也就是他最為親近的人了,三兄弟從小那過命的交情,并沒有因為時間的推移而有絲毫的變化。
  “胖子,別老欺負三炮,我要打抱不平了啊……”看了一會之后,方逸也加入了戰團,不過與其說是去打架,倒不如說是方逸將地上滾做一團的兩人給分開了。
  “我要是能自己住這么大個院子就好了……”
  打鬧了好一會,胖子和三炮才停下手來,歪著腦袋四處看了一下,胖子說道:“三炮,我看就讓逸哥兒住你這好了,反正就你一個人住……”
  三炮大名叫彭三軍,他父母原本不是魏家村的人,而是在七十年代下放到魏家村的知青,由于政策上的問題沒能趕上最后一批知青回城,于是就在魏家村落下戶來。
  彭三軍的二叔在七十年代的時候當了幾年工程兵,學了一手爆破的技能,八十年代初退伍之后沒事干也跑到了魏家村,和彭三軍的父親一起干起了石料生意,這幾年護山還林,他們才結束了生意回的城。
  彭三軍家里的很多親戚,都是生活在滬上和金陵兩地,而且在金陵城里面,還有彭三軍爺爺留給他父親的一個祖宅,在彭三軍當兵走了之后,他的父母就去了金陵祖宅生活了。
  所以彭三軍家里留在魏家村的房子,除了他父母偶爾回來收拾一下之外,這兩年一直都是空著的,由于金陵城的房子太小,再加上彭三軍不愿意呆在父母身邊受約束,這才又回到了魏家村里。
  “逸哥兒當然要住我這了,他以后穿的衣服我都給買好了……”三炮進屋之后就從桌子拿起了個袋子,扔給方逸道:“你小子是個假道士,別整天沒事穿這么一身道袍,麻利的趕緊把衣服給換了……”
  “現在就換?”方逸聞言有些遲疑,他從小到大就是穿著道袍長大的,現在讓他穿別的衣服,方逸一時半會的還真有些不習慣。
  “廢話,當然現在換了,班尼路,牌子貨……”彭三軍咂吧了下嘴,說道:“這一身衣服花了我兩百多呢,你小子要是不穿就還給我,我還能拿去退……”
  “穿,誰說我不穿?”
  方逸咬了咬牙,他知道自己從下山這日起,以后的生活將和在山上時完全不同了,想要融入到這社會中去,別說換衣服了,恐怕自己頭上的道鬢都要解開,重新換一個發型了。
  此時正值春夏交接的時候,
  “咦,你這一換衣服,立馬就道士還俗了啊……”
  等到方逸換下了那一身略顯破舊的道袍之后,三炮和胖子的眼睛同時亮了起來,三炮伸出手去,說道:“把你這道鬢也放下來吧,看著有些別扭……”
  “好……”方逸點了點頭,將挽在頭頂的道鬢放了下來,那一頭長發頓時垂到了肩膀上,整個人看上去愈發顯的不食人間煙火了。
  “你們兩個看著我干嘛?”有些不習慣的方逸看著面前的三炮和胖子,沒好氣的說道:“道爺我臉上又被長花,你倆老是盯著我的臉干嘛?從小沒見過?”
  “見過……”胖子老老實實的點了點頭,說道:“不過沒見過你這樣子……”
  俗話說人要衣裝佛要金裝,方逸這一換衣服一改發型,還真是讓胖子和三炮有些傻眼,因為面前的那個小道士搖身一變,竟然連氣質都不一樣了。
  在方逸穿上那身衣服的時候,三炮和胖子感覺方逸就像是個城里的白領,那城里人穿的衣服,在方逸的身上沒有絲毫的違和感,好像他應該就是這么穿的一般。
  要知道,胖子從當兵到退伍之后在城里打工也有好幾年了,但是不管他怎么穿衣服,總是會給人一種和城里人格格不入的感覺,哪里會像方逸這樣,只是換了身衣服就和城里人差不多氣質了。
  而當方逸放下道鬢之后,給三炮和胖子的感覺忽然間又改變了,一頭長發的方逸顯得有些放浪不羈,倒是有些像兩人在電視上看到的搖滾明星似的,骨子里都透著那么一種脫俗的味道。
  “要不……我還是換回道袍好了……”穿上這一身新衣服,方逸只感覺渾身上下癢癢的難受,尤其是被三炮和胖子這么盯著,他更像是身上爬滿了小蟲子,恨不得馬上將衣服給脫下來。
  “別啊,這樣就挺好的,把頭發再給扎起來就行了……”
  聽到方逸的話,三炮和胖子異口同聲的制止了方逸的動作,三炮更是跑到抽屜里翻了一陣,拿出了根皮筋說道:“這是以前我媽用的,你先湊合下,等咱們回城里找個理發店給你重新剪個頭……”
  “要我說這樣就挺好……”
  胖子搖了搖頭,說道:“你看方逸現在這氣質,像不像是個搞藝術的?我看電視上的那些男明星長得還沒方逸好呢,他要是去娛樂圈里混,那些男明星一準要失業……”
  胖子這話雖然說的有幾分夸張,不過方逸的賣相確實不錯,他臉上的線條原本略顯有些剛毅,但是配上方逸那雙純凈到極點的眼神之后,卻是給人一種十分柔和陽光的感覺。
  “什么娛樂圈?就是唱歌嗎?”聽到胖子的話后,方逸有些好奇的說道:“我的歌可是唱的一般,干不了那一行……”
  “別聽死胖子忽悠你……”三炮笑著說道:“就算你歌唱的再好也進不了娛樂圈,那圈子和咱們離的太遠了,我說咱們還是踏踏實實的找點事情做,先把自個兒給養活了再說吧……”
  “你不說我倒是忘了來干嘛的了……”聽到三炮這話,胖子忽然叫了起來,“你小子喊我們過來吃飯,還是先吃完再說吧……”
  不提吃還好,一提起吃的,方逸和胖子的肚子都咕咕直叫了起來,尤其是看到桌子上那六菜一湯,兩人更是忍不住了,直接往桌前一座,胖子伸手就拿起了桌子上的那瓶酒。
  “哎,我說三炮,就給我們分金亭喝?你也忒小氣了吧?”胖子所說的分金亭,是產于本地的一種低檔酒,在九十年代早中期很流行,不過在兩千年的這會,卻是顯得有些不上檔次了。
  “哥們最近在談對象呢,現在兜里連十塊錢都掏不出來了,能拿出這酒就不錯了……”
  三炮有些郁悶的同時臉也紅了,其實原本他從城里的家里拎了兩瓶滬州老窖,只是來的路上不小心打掉了,一看兜里沒什么錢了,只能花了幾塊錢在村子里的小賣部買了兩瓶劣酒。
  “我那還有點猴兒酒的酒底子,兌上點別的酒勉強也能喝,咱們哥三今兒就喝這個吧……”看到三炮尷尬的樣子,方逸從箱子里拿出了酒葫蘆,一撥開葫塞,雖然里面沒幾滴酒了,但那酒香味卻是充斥在了屋子里。
 。
  PS:打眼還在長身體啊,不怕吃撐著,你們的推薦票多砸一些嘛!
  。
  '
繼續閱讀: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777亚洲熟妇自拍无码区_免费一级A片视频播放古代_中国业余成熟老太视频_第九区在线观看免费完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