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祭拜

  方逸師父的墓地,是在道觀上行近百米的地方,這也是方山之中最為陡峭的一個坡段,海拔相對已經是比較高的了。
  登上那個山坡的緩處,可以看到遠處的清涼山,就像是一只蹲著的老虎一般,而東面的鐘山則是像一條臥龍,再加上方山腳下的名堂水流,如果被某位風水師看到,一眼就能認出這是一處上佳的風水寶地。www@22ff@com
  這處風水佳穴并非是方逸尋出來的,而是老道士早早就堪輿好的地方,甚至連埋自己的坑穴,都是老道士自己挖出來的,當真應了那句挖個坑埋自己的老話,方逸只是將羽化仙去的師父背到了墓穴里面而已。
  “師父,我要下山了……”
  站在那處長滿了野菊花稍微隆起的小山包前,方逸的神情顯得有些肅穆,跟著老道士十多年,他早就將其當成自己最親近的人了,雖然道教修心,但面對著長眠于地下的師父,方逸仍然感覺到一陣心傷。
  “老道士,胖子我也來看你了……”見到方逸傷心的樣子,胖子大咧咧的走了過去,盤膝往地上一坐,開口說道:“我說老道士啊,胖子和你商量件事怎么樣?”
  “胖子,你要和師父商量什么事?”方逸的注意力被胖子給吸引了過去,師父活著的時候沒見胖子商量什么事情,這都死了幾年了,就算有事師父那也是無法答應了啊。
  “嘿嘿,方逸,我看這地方風水不錯,我想和老道商量下,等我老爹百年之后,能不能埋在你師父旁邊?”
  胖子這番話雖然是笑著說出來的,但臉上的表情卻是十分認真,俗話說沒吃過豬肉也見過豬跑,從小跟著老道士,胖子對那風水堪輿的本事也是略知一二的,自然能看得出這處位置絕佳的風水。
  “這事兒,我看你還是先和魏叔去商量吧……”
  聽到胖子的話后,方逸不由笑了起來,說道:“魏叔今年才四十來歲,你小子就琢磨著要給他尋找墓穴,有本事你回家和魏叔提提,看他怎么說?”
  方逸知道,胖子的父親是村支書,雖然官不大,但卻是個老黨員,對于什么封建迷信向來都是深惡痛絕的,要不是老道士醫術精湛,往年經常會免費給村里人行醫治病,恐怕胖子的父親早就將他給破四舊了。
  “和他有什么好說的?”
  果然,聽到方逸提起父親之后,胖子的臉色頓時變得難看了起來,嘴里沒好氣的嘟囔了一句,他很清楚自己要是敢和父親提什么風水寶地之類的話題,自家老爹一定會把家里那根最粗的搟面杖拿出來,好好的將自個兒給修理一頓。
  “好了,胖子,我祭拜下師父,咱們就下山吧……”
  被胖子這么一鬧騰,方逸心中的感傷倒是減弱了不少,當下從腰間道袍下取出了那個色澤如紫金一般的葫蘆,拔開葫塞后,將葫蘆里的酒灑在了師父的墳前。
  “師父,這是最后一點猴兒酒了,以后弟子有錢了,去買茅臺給您老人家喝……”方逸嘴里一邊念叨著,一邊將酒灑了下去,卻是急的旁邊的胖子嘴角直抽搐,在他看來,這么好的酒灑給老道士,簡直就是白白糟蹋了。
  “師父,你一定要保佑弟子昌運多福啊……”
  方逸沒有去管胖子,在山上居住了十多年,這一旦就要下山了,說實話他心里除了興奮之外,也是有些忐忑不安的,所以只能在師父墳前祈禱一番,希望師父在天之靈能讓自己的下山之路順風順水。
  “好了,方逸,走吧……”胖子等了一會就有些不耐煩了,拉了一把方逸,說道:“三炮還在家等咱們呢,你再磨蹭的話恐怕連晚飯都趕不上了……”
  “好吧,師父,我走了……”
  方逸點了點頭,雙膝跪下認真的磕下了三個頭之后,站起身來,將那小木箱背在了肩膀上,有些留戀的看了一眼師父長眠的地方,他知道,自己這一走,將會迎來和以往完全不同的生活。
  少年人的情緒來的快去的也快,在告別了師父之后,方逸的心情很快就好轉了起來,初春的方山十分的美麗,那種讓人心曠神怡的景色,很容易就會讓人忘掉憂傷。
  “哎,方逸,快點走啦……”見到方逸忽然又趴到一棵樹下,胖子不由用手捂住了額頭,這一路都走了兩三個小時了,他們甚至連山腳都沒看到,全是因為方逸這時不時的一些舉動。
  “胖子,這可是最好的菌菇啊,咱們多帶點回去……”方逸回頭笑了笑,手上的動作卻是沒停,小心的將十多個色彩艷麗的菌菇從樹根處采了下來。
  “顏色那么鮮艷,別是有毒的……”
  胖子伸頭看了一眼,嘴里嘟囔了一句,他雖然也是山里長大的孩子,不過從小就被長輩們教訓,山里越是色彩艷麗的蘑菇,毒性就越大,所以胖子以前對這樣的菌菇向來都是避而遠之的。
  “沒事,這種菌菇只有初春才有,味道可鮮美了……”
  方逸聞言笑了笑,和胖子比起來,他才算是大山的孩子,這山中的一草一木方逸都無比的熟悉,自然知道哪些菌菇有毒,哪些是可以食用的了。
  “得,以后想采也沒機會了……”胖子無奈的搖了搖頭,任憑方逸采起了菌菇,等到兩人下到山腳的時候,方逸背上的一個竹編的背簍里面,已經放滿了各種菌菇。
  “華子,這從哪兒來的?你身邊那位是誰呀?”
  到了山腳下的時候,遇到的人也多了起來,有些正在莊稼地里忙活的人一臉疑惑的看著方逸,對這個眉清目秀穿著道袍的少年人顯然很是好奇。
  “牛伯,這是我朋友,山上老神仙的徒弟……”
  胖子笑呵呵的和村里人打著招呼,一說起老神仙,那些人臉上均是露出了釋然的神色,老道士活著的時候,幾乎每個星期都會到村子里走一趟,很多人生病都是老道士醫治好的。
  “老神仙的徒弟來了?華子,我家里還有個野豬后腿,走,跟我回家,拿過去給小神仙嘗嘗……”山里人還是很質樸的,聽到方逸是老道士的徒弟,正在稻田里忙活的牛伯干脆爬了上來,拉著方逸就要他跟著回家。
  “牛伯,不用了,說好了去三炮家里,他早就做好飯等著了……”
  胖子知道,當年牛伯的小兒子受到驚嚇,神志不清連發了三天的高燒,最后還是老道士從山上下來給治好的,每次老道士下山,牛伯總是會把家里最好的東西拿出來。
  “那行,不過明天中午一定要到牛伯家里來吃飯……”
  牛伯松開了手,但眼睛還是看著方逸,說道:“老神仙可是好人,只是走的太早了,小神仙,有機會你一定要帶我去他老人家墳頭燒個紙啊……”
  “牛伯,我記住了……”方逸聞言點了點頭,他雖然知道師父經常在方山周圍行醫,但沒想到人緣居然如此之好,這都去世好幾年了,山下的老百姓竟然還在記著師父的好處。
  “走吧,還是先去我家吧……”看著方逸那一身的打扮,胖子皺起了眉頭,說道:“先去我家換身衣服,要不然你這一身去到城里,怕是到處都給人看西洋鏡了……”
  雖然道教在國內源遠流長,但對于城里人而言,他們的形象更多是出現在電視刊物中的,如果方逸真是這樣進城,那指定會引起人們圍觀的。
  “可……可我本來就是道士,不穿道袍穿什么?”
  聽到胖子的話,方逸不由愣了一下,他從記事起就穿的這身衣服,連綁腿都綁了十多年了,要讓他脫下這身道袍,方逸還真是有些無所適從。
  “誰說你是道士?”
  胖子沒好氣的說道:“跟著老道士長大就是小道士了嗎?方逸,你既然已經下山了,那就要與時俱進,就算是道士也能還俗啊,別說那么多了,麻利的跟我回家先換衣服去……”
  這越是臨近村子遇到的熟人越多,胖子都已經解釋的有些不耐煩了,而且方逸可是他最好的朋友,胖子也不愿意看到村里人用那些新奇的眼神去打量方逸。
  “爸,我回來了……”胖子家就住在村頭,進到籬笆圍起來的院子之后,胖子踢了一腳狂吠不已的那條土狗,一眼看到從屋里出來的父親魏大虎,不由縮了下脖子。
  “又跑哪里野去了?”胖子的父親話沒說完,眼睛卻是看見了方逸,不由頓了一下,遲疑著說道:“華子,這……這是山上的小方逸吧?”
  “魏叔叔,是我……”方逸上前走了一步,將背簍給拿了下來,說道:“魏叔叔,剛從山上下來,沒什么帶的,給您摘了一些菌菇,還都是新鮮的……”
  雖然從小在山上長大,但方逸也明白禮多人不怪的道理,他摘這些菌菇原本就是想帶給三炮的,現在既然先來了胖子家,順其自然的就將其當禮物送了出去。
  “你這孩子,來就來了,還帶什么東西?”
  魏大虎走到方逸面前,上下仔細打量了他一番,點了點頭,說道:“嗯,你這娃子長得比華子好,也懂禮貌,可惜了,被你那師父給耽誤了啊……”
  說起來方逸和魏家很有一些淵源,因為他從小缺奶,最初喝的就是胖子母親的奶水,所以和魏大虎一家打小就是相熟的,在方逸六七歲的時候,魏大虎曾經上山找過老道士,想送方逸去上學。
  不過老道并沒有讓方逸下山,反而給出了一個讓曹魏大虎氣憤不已的操蛋理由,說是方逸下山就會有血光之災,氣得魏大虎差點沒叫人拆了老道士的那座道觀。
 。
  PS:老調常談,推薦票,另外有微信的朋友可以關注dayan_
  eal,這是胖子的公眾號!
  。
  '
繼續閱讀: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777亚洲熟妇自拍无码区_免费一级A片视频播放古代_中国业余成熟老太视频_第九区在线观看免费完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