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0章 最終一戰(大結局)
  一個兩三歲的小男孩,手提小山似的巨斧,怎么看都非常違和,但那看似極為沉重的斧頭,在他手中,舉重若輕。
  一揮手,一道恐怖至極的光芒,便籠罩女媧仙尊的骷髏,咔嚓一聲,正斬在她的腦袋上。
  雪白的骨頭,被小男孩劈了一個深深的痕跡,火星四射,倒著摔出十幾個跟頭,跌落在混沌世界的邊緣。
  “其實我最恨的人是你,如果你像巫后一樣,追隨我愛慕我,我盤古何至于淪落到今天這種地步?沉寂萬古,才得到一個反擊的機會,我恨!”
  小男孩瘋狂的厲吼,斧頭紛飛,像蝴蝶一樣,發出可怕的攻擊。在他的攻擊下,天地變色,空間崩裂,變成一片片死寂的混沌。
  “你有開天之功,卻無守天之德,如果再給我一次選擇的機會,仍然不會選擇你。巫后姐姐眼瞎,選擇了你,所以她才自爆!”女媧冷聲說道。
  “可惡,你們都該死!”小男孩發瘋,斧頭如電,劈開空間,劈開時間,讓整個戰場,變成一片片混沌。
  一把青銅長矛,擋住了發狂的巨斧,西羽仙尊鄙夷的瞪著小男孩,沒有一絲懼意:“我追求女媧千萬載,依然沒有得到她的回應,你這個魔鬼騙子,何德何能,能讓女媧愛慕?”
  百匯仙尊和共尾仙尊,不用任何人提醒,就已經祭出自己的本命仙器,朝小男孩身上攻擊,尋求那一絲生機。
  他們比任何生靈都清楚,如果不殺掉小男孩,不殺掉盤古的怨靈,死的就是自己。
  李青云徹底蘇醒,從虛空中站起,身上骨頭,發出發嘎嘎吱吱的聲音,那是碎裂的骨頭在生長,在重新凝聚。
  看到盤古怨靈一斧頭劈碎一座十幾萬里的山脈,一腳踏碎一片大陸,海洋沸騰,萬物滅絕,總覺得中天世界這么遼闊的地方,也不夠他折騰幾個時辰的。
  毀天滅地萬物絕,那一斧子劈出,便是上百萬生靈的滅絕,身上凝聚的怨氣越來越濃,赤紅的氣息,像鮮血一般。
  女媧仙尊、西羽仙尊、百匯仙尊、共尾仙尊……四位仙尊全力出手,拼了老命,才勉強壓制住盤古怨靈的兇焰。
  看到李青云迷迷糊糊的蘇醒,身體恢復如初,頓時忍不住了,大聲喊道:“青云圣人,速來滅殺這個魔頭,他若生,我們所有生靈便亡,生死危機,不可自誤。為了整個世界的生靈,必須拼命,誅殺此魔!
  李青云愣了一下,這是什么話,自己還沒想好和誰一伙呢,怎么就亂戴帽子?四大仙尊的洗腦能力,也太強了吧?
  如果盤古怨靈需要小弟,自己是不是可以撲過去抱大腿,整天跟在屁股后面高喊“六六六”就行了呢?
  人生嘛,重在參與,做一條優質咸魚,又有什么不好的呢?
  “哈哈,就憑你們這些廢物,還想殺我,沒有一絲機會。巫后那個蠢女人,雖然壞我大事,但也不是沒有用處,至少把你們炸得半殘!
  “我要毀天沒人阻,我要滅地沒人阻,以前世界是你們的,今后世界是我的,毀天滅地,只在本尊一念之間!
  盤古怨靈大笑著,身體似乎也長大一些了,斧頭飛舞,把一個個小世界般的仙宮仙島,斬殺成灰,無論男女老少,一個也沒有逃出來。
  李青云突然想起,在接受盤古意識體傳承之后,盤古曾讓自己毀滅這個世界,如果有機會,可以重新開天辟地。
  當時的自己,還隱隱覺得,重新開天劈地很威風,可成尊做祖,受世人崇拜。
  可如今看到無數生靈在自己眼前灰飛煙滅,心中卻有一種說不出的悲涼和憤怒,哪怕仙界以前看不起大千世界的生靈,甚至攻擊過大千世界,但在這一刻,李青云不想看到他們湮滅。
  特別是那些還在襁褓中的嬰兒,還在懷胎中的婦人,看著她們在絕望中死去,李青云的道心都痛了。
  無休止的殺戮,到底為了什么?萬古情仇,為何連累普通生命?
  仙尊殺了盤古,盤古怨靈報仇,這是天經地義的事情,可這些普通生靈,又招誰惹誰了?
  “小屁孩,別鬧了,就此收手好不好?被毀的南天世界,可以讓你重新開天辟地,其他仙尊,繼續做自己世界的主宰,不行嗎?”
  李青云開口勸慰,對盤古怨靈,已經沒有多少尊重;蛟S正如巫后所說,真正的盤古已死,現在復活的,是怨靈所化的惡魔。
  “愚蠢的傳承者,這里沒有你說話的份。
  你只是我下的一步閑棋,別以為自己多聰明,就算我選擇一頭豬,它也不比你差多少。當初你們出車禍,以為是偶然嗎?那是本尊做的!”
  “他們的身體太脆弱了,一個小小的車禍,居然摔得血肉模糊,只有你運氣好,身體還算完整,本尊這才讓大千世界種子,認你為主,讓你幫我滋養枯萎的世界種子,等我恢復了力量,再把世界種子搶回去!
  “可你個蠢貨干了什么事?居然用小空間種田養魚?你以為自己是神農傳承者?殺人放火搶劫不會嗎?培育靈藥不會嗎?培養修煉者傀儡,用來吸光他們的靈氣,增加自己的修煉速度不會嗎?”
  李青云差點被他罵懵,困惑自己多年的車禍懸案,終于得到印證,果然是他做的,
  這世間,果然沒有平白無故的機緣,一飲一啄,皆有因果。
  以為撿到一個餡餅,其實是一個陷阱。
  “小屁孩,你的心機很深嘛,你已經成功激起我的怒火。原本我確實是個小棋子,但你不該讓我吸收世界本源,現果全力攻擊,威能連我自己都害怕!
  李青云說著,身上已經冒出瘋狂的戰意,手持巨斧,比盤古怨靈更像戰神。
  “那一枚黑色令牌,是我留給另外一個棋子的,沒想到最終卻落到你手上,只能說是巧合。但對我說,都是一個,不管你成長到哪個程度,我都有信心控制在手心!
  “只可惜,最不該出現的失誤,卻出現在巫后身上……本尊恨啊,如果世界本源能夠被我全部吸收,剛才在鎖天大陣當中,我就把你們全部滅殺了!
  “這五個愚蠢的仙尊做個陷阱,想把我騙進來,卻不知這正是我苦苦等候的一個局,差一點就能把他們全部反殺了。不過現在也不晚,只是多廢一點力氣,同樣能夠解決他們!
  李青云靜靜的看著小男孩叫囂,嘴上說得輕松,其實他并不輕松,被四名仙尊骷髏圍著打,他身上的那些血肉,也漸漸被消融打散。
  他似乎忘了,他早已不是盤古先天混沌神魔體,而是一個陰魔尸體,就算吞噬了隱藏在紅毛猴子體內的怨靈,實力暴漲,但肉身基礎太差,時間久了,劣勢盡顯。
  李青云還記起,前段時間,紅毛猴子想騙取自己一點世界本源能量做引子,說是轉換身上死氣,但事實絕對沒有那么簡單,幸好自己拒絕了。
  這說明,盤古怨靈沒有必勝的把握,算計了那么久,留下了那么多后手,他依然需要更多的力量。
  轟!
  小男孩一斧子,把傷勢最重的共尾仙尊骷髏,劈成了兩半,而共尾仙尊在極度恐懼和絕望之下,把無光劍刺進了小男孩的心窩。
  小男孩的身體里,早就沒有了血肉和內臟,和幾位仙尊一樣,只剩下一具骷髏,無光劍插進他的心窩,也只是崩斷了兩根肋骨。
  吼!
  盤古怨靈看到自己居然受傷了,顯然有些慌亂,發出一聲不明的厲吼,可怕氣機,把裂成兩半的共尾仙尊震飛上萬里。
  平時一個念頭就能重塑身體的仙尊,現在不但肉身無法重塑,金身骷髏被斬成兩半,也無法合在一起,被強烈的毀滅能量腐蝕,身上的生機以可怕的速度流失。
  盤古怨靈還想追殺變成兩半的共尾仙尊,李青云不得不站出來,一步萬里,擋在前面,替共尾仙尊擋了幾斧子。
  現在的共尾仙尊不能死,如果盤古怨靈太兇,還需要仙尊級別的強者,合力鎮壓盤古。
  要說附近身體最完整的人,當數李青云,因為他一直在打醬油,沒有真正的參戰。
  現在加入戰團,力量也是最鼎盛的一個,他的斧子和盤古怨靈的斧子硬碰硬,絲毫不落下風。
  到了他們這種境界,想要殺掉對方,真的千難萬難,就像共尾仙尊一樣,骨頭架子被劈兩半了,還能拼湊一起,嗷嗷慘叫,嚷著要和盤古不共戴天。
  像南極仙尊那么倒霉的至尊,確實少見,幾種巧合集中在一起,才被斬殺。
  “青云圣人,你確定要和我為敵?你要想清楚,如果我死了,這些仙尊馬上就會聯手對付你!
  “確認過眼神,你就是我要打的人。剛才嘴巴那么損,現在后悔了?”
  李青云說著,劈頭蓋臉的一頓狂砸,和盤古怨靈使用同樣的招數,拼的就是蠻力。
  盤古怨靈小胳膊小腿的,哪怕體內能量滔天,肉身也太弱了,吱吱呀呀,他的骨頭開始出現崩裂的聲音。
  不過每當骨頭崩裂時,他體內的紅光閃爍,很快就能把骨骼修復,但修復之后,他的整體氣勢就弱一截。
  這一耽擱,總算給幾位仙尊留出一絲喘氣的時間,女媧仙尊沉聲說道:“沒辦法了,請煉天爐試一下?”
  “如果用煉天爐的話,得用一位……”西羽仙尊說著,瞅了遠處變成兩半的共尾仙尊一眼。
  “為了天下蒼生,只能如此了!卑賲R仙尊面色肅穆,一副很無奈的表情。
  “請兩位助我一臂之力!迸畫z說完,取出一塊補天石煉制的令牌,上面刻滿神秘的符紋。
  三位仙尊的手,共同握住補天石令牌,發出一道璀璨的光芒,像流星一般,飛向天際。
  正在打斗的李青云突然感覺一陣心悸,自己出手,四位仙尊居然躲遠了,這是什么樣的甩鍋精神?
  可是,危險并不在這里,他和盤古怨靈同時抬頭,突然看到天黑了,一片烏云,大得沒有邊際,當頭罩下。
  李青云和盤古怨靈糾纏太緊,本該可以閃避的,但互相影響行動,正被這片烏云籠罩住。
  一陣恐怖的吸力,把他們吸得陰陽顛倒,眼睛景色變幻,進入一個巨大的容器中,剛想逃離,卻見一個巨大的爐蓋,咣當一聲,把容器封得嚴密。
  “成了!”女媧仙尊、西羽仙尊、百匯仙尊興奮的大喊一聲,同時打開了焚燒口,抓起了同樣興奮的共尾仙尊。
  “不對啊,你們抓我干什么?”共尾仙尊感覺不妙,終于想起有關煉天爐的傳說,煉化無法殺死的兇魔時,需要提供相應的焚燒能量。
  “共尾道友,為了天下蒼生,你就犧牲一下吧!闭f完,他們也不理會手中骷髏的掙扎,把它扔進了焚燒口,迅速合上。
  一瞬間,共尾仙尊的慘叫聲就從焚燒區域傳出,凄厲程度,超過億萬怨靈。
  隨后,正爐倉里的李青云和盤古怨靈,才傳出痛吼聲,地水風火,四種可怕的原始能量像磨盤一樣,擠壓爐中的一切。
  李青云和盤古怨靈瘋狂的掙扎,高達萬里的巨大煉天爐,瘋狂的跳動,像超級跳蚤一樣,在中天世界跳動,高高躍起,重重落下。
  轉眼之間,就把整個中天世界砸得支離破碎,并向極北方的北天世界蔓延。仙界的空間壁壘,像紙一樣,根本擋不住瘋狂的煉天爐。
  共尾仙尊的聲音消失了,氣息也消失了,但是李青云和盤古怨靈的慘叫聲,卻越來越響亮。
  “不對啊,他們的生命力也太強了吧?都煉制這么久了,怎么還有慘叫的力氣?照這么下去,我的北天世界也將化為廢墟?”
  百匯仙尊就算變成一具骷髏,依然能展現生動的憂慮表情,只是突地一陣心慌,身上出現一道金色的鎖鏈,這是西羽仙尊的捆仙索。
  “你們這是什么意思?焚燒一個共尾仙尊還不夠嗎?”
  “剛才忘掉了,煉天爐里收進兩個強者,必須要焚燒兩個近似的強者,才有可能把他們煉化成灰。所以,就拜托百匯道友了!
  “你們這兩個瘋子,你們這是自毀根基,就算我們一起聯手,也能壓制盤古怨靈,何必用此陰險惡毒手段?”百匯仙尊做最后的掙扎。
  沒有用,女媧仙尊已經打開了焚燒爐口,西羽仙尊配合的非常好,把百匯仙尊扔了進去。
  為了把百匯仙尊扔進去,西羽仙尊連捆仙繩都舍棄了。
  “這一次,總算可以了吧?”女媧仙尊松了一口氣,盤腿坐在云端,一邊恢復傷勢,一邊觀察煉天爐。
  煉天爐中,掙扎越來越弱,李青云和盤古怨靈的聲音,已經消失了,只是時不時還會傳出一兩聲悶哼。
  “是啊,危機總算消除了!蔽饔鹣勺鹱谒磉,輕輕點頭,兩人像神仙眷侶,畫面寧靜安詳。
  仙器無光劍,突然斬在女媧仙尊的脆弱后頸骨上,火星飛濺,把她的頭顱斬下。
  這是女媧仙尊的唯一弱點,只有最熟悉她的西羽仙尊才知曉,這把劍是共尾仙尊的,但此時卻握在西羽仙尊的手中。
  “剛撿了一把劍,確實鋒利,連仙尊的金身骨骼也能斬斷,讓人驚羨!蔽饔鹣勺鹫Z氣平靜,像訴說一件無關緊要的小事。
  “為什么?你不是一直很喜歡我嗎?”女媧仙尊身首分離,依然沒死,眼中怒意,可以焚天裂地。
  “煉天爐太可怕了,在你手中,我不放心。你死了,我才能真正安心!闭f著,西羽仙尊又是一劍斬下。
  一劍兩劍三劍……叮叮當當,像打鐵一樣,把女媧仙尊的骨骼,斬得七零八落,神魂命火,也奄奄一息。
  “我們這些仙尊,就是命太硬,很難殺死,其實已經無限接近真正的長生。唉,但不管怎么說,只要肯想辦法,終究也是能殺死的!
  說著,西羽仙尊搶走了女媧仙尊身邊的補天石令牌,控制著煉天爐,想把焚燒口打開,把她的殘軀扔進去,再給爐子加把火。
  只是他的能量剛一進入令牌,令牌居然“轟”的一聲炸裂,把他的右臂和半邊身子都炸碎了。
  同一瞬間,煉天爐的蓋子,竟然吱吱呀呀,自動打開了。
  “怎么會這樣?我明明已經記下了你控制煉天爐的手訣,為什么還會炸裂?原來你一直在防著我?真讓本尊失望!”西羽仙尊怨恨的指責道。
  “呵呵,怪我嘍?”女媧仙尊已經無力多說什么,嘲弄的笑容,一直在她神魂上浮現。
  李青云的身影,從煉天爐里飛出,拎著一個更大號的斧頭。
  他一身漆黑,沒有了衣服,也沒有了頭發,像黑炭似的,一張嘴,露出一口白牙。
  “這個爐子真過癮,居然把盤古怨靈和我熔煉在一起,那孩子太慘,意志力太弱,沒能撐下去,太遺憾了。兩把斧頭,也合二為一了!
  沒人知道里面發生了什么事,李青云這么說,任何人都無法反駁。
  “青云圣人,你居然還沒死?”西羽仙尊嚇壞了,李青云身上的氣勢和力量,居然比進入爐子之前,還高了一倍之多。
  “好像是的。所以,你就該死了!崩钋嘣普f完,掄起斧子,咔嚓一聲,把他斬成了兩半,神魂也被混沌湮滅術吞噬,滋養壯大李青云的神魂。
  李青云其實很累,所以不想浪費任何時間,更不想浪費任何力氣,用最直接最暴力的方式,解決敵人。
  “終究還是你們贏了!你的力量已經強大得,讓仙尊無法反抗……我們輸得徹底!”女媧仙尊的神魂說著,依然咬牙撲向李青云,噗的一聲,炸出一團云霧。
  李青云沒有動,這點微弱的神魂爆炸,傷不到他一絲寒毛。
  這一戰,太過慘烈,但終于贏了。
  仙界五大仙域,毀了三個,徹底變成了混沌廢墟,只有西天世界和東天世界,還算完好。再加上自己的青云大千世界,應該可以拼湊成一個嶄新的世界。
  至于這些變成混沌廢墟的世界,需要一定的時機,才能重新開辟。
  但這一切,李青云已經不想思考,他太累了,需要休息。
  “剛打贏,本尊先睡一會,等我回去,再重整世界!
  李青云給熟悉的中千圣人傳了一道圣諭,然后伸了一個懶腰,就這么躺在仙界的混沌廢墟里。
  用升級版的開天斧做枕頭,以天為蓋,以地為席,就算外面鬧得天崩地裂,日月無光,也要等自己睡醒之后再說。
'
繼續閱讀: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777亚洲熟妇自拍无码区_免费一级A片视频播放古代_中国业余成熟老太视频_第九区在线观看免费完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