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山中第一頓午餐很豐盛

  那話李青云都懶得翻譯,你愛吃不吃,老子又不是你爹,管你死活呢。他拍拍手,轉到燒烤架子邊,一名軍人司機在那里烤制野兔,沒讓它焦糊掉。
  七寸清洗一下醫療器械,又小心的放回包里,然后撿起兩只小野雞,贊嘆道:“不錯,這體重正鮮嫩,做叫花雞剛好!眞ww*22ff*com
  說完,看也沒看拿著藥丸不啃往嘴里送的喬治,去前邊的小溪旁清理野雞了。
  一直在旁邊觀看并沒有插嘴的科考隊長張朝陽突然問道:“李青云,這就是在川蜀地帶流傳很久的包治所有毒蛇咬傷的土法子?”
  李青云坐在自己的背包上,說道:“能不能包治所有蛇毒我不知道,但青龍鎮出現過的毒蛇傷口基本上都能治療!
  張朝陽繼續問道:“來之前我曾查閱過大量資料,發現資料記載中,整個云荒市都沒有五步蛇。為什么一到山上,就遇到了?還有人被咬傷?這里五步蛇的數量應該不少吧?”
  李青云回答道:“對呀,是挺多的呀,誰告訴你這里沒有五步蛇?整個云荒市太大,我不好說,但在青龍鎮,五步蛇經常出沒啊,前天在我家水塘邊,我爸還抓了兩三條五步蛇,說是蛇肉好吃,還能治病,他專門挑五步蛇抓的,其它的菜蛇和金環蛇都沒抓!
  張朝陽差點跳起來,急得滿臉冒汗,叫道:“不可能!你們川蜀地帶怎么可能有金環蛇?我查過資料,記得你們整個川蜀地帶只有十六種毒蛇,而你們云荒市只有烙鐵頭、白頭蝰、竹葉青等六七種毒蛇,沒有五步蛇和金環蛇!”
  李青云一臉疑惑的盯著他看半天,直到對方不耐煩,他才嘀咕道:“你們到底是不是專家?明擺著的事實,你們卻不相信?我要是說這里還有眼鏡王蛇和竹葉青,你們是不是還不相信?”
  “眼鏡王蛇和竹葉青可以有,但五步蛇和金環蛇在云荒市肯定沒有記載過!碧岬綄I方面的知識,張隊長一點也不相讓,非常有底氣。
  “好吧,你是專家,我爭不過你。不過等會我給你捉幾條金環蛇讓你瞅,對了,還有銀環蛇呢……”
  張朝陽瞬間凌亂了,極為認真的糾正道:“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而另外一位中國隊的中年隊員湊過來,一臉和氣的問道:“翻譯小哥,我問個事啊,那個獵戶的治療方法真有用嗎?不用叫救護車嗎?你要知道,傷者是國外專家,如果在這里出了事,大家都是要擔責的!”
  如果不是看在同是中國人的份上,李青云都不想回答。正要開口耐心解釋,卻聽旁邊烤制野兔的軍人司機說話了:“老哥,你就放心吧,以前我們營在深山里搞野外特訓,不小心進入一個全是毒蛇的山洞,當時就有十多名戰友被毒蛇咬傷了,而我們帶的急救抗毒蛇血清只有五支。天快黑了,離我們部隊駐地又遠,叫直升飛機都不一定能搜索到我們。幸好遇到一個當地的老獵人,他用類似的方法,把我們戰友從死亡邊緣拉了回來。怎么形容呢,天亮之后,用這土方法救治的十來人全部恢復正常,活蹦亂跳的,而用了抗蛇毒血清的五人還在發燒、浮腫,其中一個可能用的型號不對,出現呼吸衰竭等危險癥狀。最后這五人全部被直升機接走急救……”
  “真的?呵呵,這就好,我們這次請的獵人向導太值了!蹦侵心暾f著,又跑到喬治身邊,用手勢,連說帶比劃,摻雜著古怪發音的英文單詞,勸說喬治趕緊把藥丸服下。
  喬治太膽怯,顧慮太多,連同隊的蜜雪兒都看不下去了,憤憤的罵了一句什么,然后跑到李青云身邊,斗弄兩只小狗。
  “云,剛才治療蛇毒的方法是源自中國的巫醫術嗎?你會嗎?”蜜雪兒一臉崇拜,似乎對七寸治療毒蛇咬傷的方法非常贊嘆。
  “不會!那是我七寸叔的祖傳秘方。祖傳秘方的涵義就是,只能老子傳給兒子,兒子再傳給兒子……總之,外人是不能學到的!鼻帻堟偺^偏僻,很多傳統都遵從于古制,很守規矩,不像外面那么亂來。
  蜜雪兒有些苦惱的撐著下巴,嘆道:“噢,太可惜了,我還想學呢,我可以付錢,付很多錢……因為我喜歡在朝外探險,毒蛇毒蟲經常遇到,如果沒有急救藥,會很危險。我十二歲的時候,就被毒蛇咬過,現在還有陰影,挺怕它們的!
  “雖然很想幫你,但我自己也沒有辦法,用中文簡單的概述,就是愛莫能助!备浇L景不錯,李青云一邊回答,順手拍了不少照片。
  就在這時,突聽七寸在小溪邊喊道:“福娃,過來把清洗好的野雞做最后的處理,我看到草叢里有幾條蛇探頭探腦的,我去把它們捉來,應該能做一鍋蛇湯!
  “好咧!”李青云應了一聲,把相機放下,摘了一大把桑樹葉,帶著調料瓶,跑過去幫忙。而七寸已經進入林子后面的草叢,空手抓蛇。
  幾名中國科考隊員跟過去,觀看七寸的捕蛇能耐,而蜜雪兒害怕蛇,對中國野外烹飪技術更感興趣。
  李青云先在清洗好的野雞身上涂滿自制的香料,抹上一層菜籽油,用大片的桑葉包裹住。但桑葉再大片也包裹不住野雞,這就需要用細小的青藤輔助。纏幾道子,再加上新的桑葉,直到整只雞被綠色的桑葉完全包裹。
  另一只野雞也用同樣的方法包裹好,然后從溪水邊抓一些黃色的硬泥漿,調和成適合的泥糊糊,覆蓋在已經處理過的野雞身上。這些黃色泥漿叫觀音土,以前鬧饑荒有人直接吃這種泥巴,在肚子里不消化,最后直接漲死。不過用它作為叫花雞的包裹物,最是合適,燒好之后,不但有新鮮葉子的青草香,還有泥土特有的芬香,和野雞的香味混合在一起,絕對是人間的極品美食。
  這邊剛包裹好泥漿,七寸就從樹林里出來了,手里拎著三條蛇,一條金環蛇,一條眼鏡王蛇,還有一條無毒的大菜花蛇。
  一般人手里提一條毒蛇,都會心驚膽顫的,七寸居然提三條蛇,一手抓兩條,一手抓一條,就大搖大擺的走出來。
  “運氣不錯,個頭都挺大的,可能從剛才那山坡下面鉆上來的!毖坨R王蛇非常毒,勁頭也非常大,所以他捉到之后,第一時候就把它打暈了,金環蛇也遭到同樣的厄運,所以他才能一手拿倆,而菜花蛇沒毒,所以還能掙扎幾下。
  “啪”的一聲,七寸把兩只打暈的毒蛇扔到張隊長腳下,把這幾名專家嚇了一跳。
  “喏,看看這個是不是金環蛇?”原來張隊長質疑李青云的話,他也聽到了,所以像給李青云出氣的家長似的,差點把毒蛇扔到專家臉上。
  你不是說沒有嗎?這不,直接抓到一只,砸你臉上,看你還能說啥?
  “你這是干啥,我又沒有說不信……這是毒蛇,最會詐死,它們要是突然撲過來咬我們一口怎么辦?”幾名專家嚇得不輕,平時他們在野外也捉過不少蛇,但是都用捕蛇夾等工具,徒手抓蛇可不是他們的強項。
  “不用擔心,我已捏斷它們的頸骨,就算醒過來也攻擊不了人!逼叽缯f著,手上卻沒停,已經把手中的菜花蛇用蛇子系住頭,吊在小樹叉上,三兩下就剝了皮,取了內臟,為了衛生把頭也削掉了。
  另一名軍人司機早就準備好不銹鋼燉鍋,接住了七寸扔過來的無頭蛇。另外兩只毒蛇鎮住幾名專家之后,也遭到了同樣的待遇,腦袋被砍掉,扔進了燉鍋里。
  那名司機軍人極為佩服七寸的本領,所以不用他發話,就主動代勞,說道:“這位大哥,您真是捕蛇高手,我服了!您在這里歇歇,我去清洗!
  七寸憨厚的笑了笑,沒有說什么。跟他客氣的人,他也會極為客氣,看不起他的人,他會加倍的看不起。山野村夫,為人處事最是實在。
  蜜雪兒剛才看到蛇的時候,一直躲在李青云身后,不停的搖著他的胳膊:“太可怕了,好粗的一條眼鏡王蛇!天哪,我用捕蛇夾都不敢招惹它們!這支隊伍里,聽說就我一個人怕蛇,可是你看看他們,是不是和我一樣,心里其實也很害怕?特別是喬治那個白癡,你看他現在嚇得,腦袋都快插進石頭里了!
  李青云聽得直搖頭,心說這些人到底是不是野外科考專家?居然怕蛇?有這樣的專家嗎?平時怎么在野外開展工作?還不如我們村的普通民眾呢!
  在這種古怪的氣氛中,午飯終于做好。每人一盒牛肉罐頭,一塊壓縮餅干,大多時候都是配上一杯熱水?墒墙裉觳灰粯,不但分到一小杯鮮美的蛇湯,還有野雞、野兔肉可以吃。
  特別是叫花雞從火堆里扒出來時,用棍子輕輕一敲,泥土就裂開了縫隙,一股極為奇特的香味從里面散發出來。蜜雪兒眼睛當時就亮了,手中的罐頭不知什么時候放到了地上,爭著搶著要吃叫花雞。
  a
  a
  '
繼續閱讀: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777亚洲熟妇自拍无码区_免费一级A片视频播放古代_中国业余成熟老太视频_第九区在线观看免费完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