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五步蛇咬人了

  李青云對這兩個軍人印象不錯,仔細的解釋道:“這種獵狗在本地比較多,成年狗單獨捕捉野雞或者野兔的成功率還不錯,需要點運氣。這兩只小狗是一個老獵人養出來的,和山里的野狼雜交過,成年后比較兇猛,改良幾代之后,性情才會趨于穩定,被獵人當寶,這兩只若不是當初病了,那獵人絕不會出售的!
  那軍人司機不擅言辭,點頭道:“原來是這樣,看這體態,應該屬于精瘦型,擅長速度,如果體型能上得去,應該不弱于某些軍犬。呵呵,我以前在部隊里養過狗!眘oudu@org
  三人正談得有興致,卻聽山坡下傳來中國科考隊員的驚恐叫聲:“蛇,有好多蛇,不在我這邊,在喬治下面的燃燒區。翻譯,李翻譯,你快來幫我翻譯一下啊!
  李青云一聽,忙往前跑了幾步,見中國科考隊員垂在半山腰,指著喬治所在的位置驚恐大喊。喬治此時離燃燒區域只有三四米,再往下落一些,就會進入焦黑的區域。
  李青云眼神雖好,但離得太遠,又有灌木藤草阻擋,不知道到底有多少蛇,只好根據他話中的意思,直接翻譯。
  “喬治,你快停下,你下面的燃燒區域有蛇,有很多蛇!崩钋嘣拼舐暫艉,并跑向國外科考成員聚焦的位置。
  “哈,我身上抹有大量的防蛇液,不勞你關心!眴讨谓z毫不放在心上,然后又小聲咕噥一句,“誰知道你們這些該死的中國人有沒有騙我,我第一個達到隕石墜落點,肯定能找到隕石的,他們一定是嫉妒,想要破壞我的探索工作!
  說完,他以更加快的速度往下落降,雙手把繩索放松一點,雙腿往后一蹬,繩索的自然擺動,讓他降落在下方一米左右的位置,然后重復這個動作,眨眼之間,就到達了燃燒區域。
  他離得近,反而看不清身下面有什么,而中國隊員在側方,視覺效果更好一些。
  一名國外中年隊員從李青云那里確認之后,同樣緊張的呼喊:“喬治,你最好停下來,探明情況以后再進入燃燒區域。防蛇液雖然能夠驅趕蛇類,但同樣也會激怒蛇類,某些毒蛇可能會向你發起進攻!”
  喬治不以為然的回應道:“沒事,我已經安全的到達燃燒區域,只要到達中心位置,就有可能看到隕石。你們聽,我手腕上的探測器發出的警報聲越來越響了,不過輻射量仍很低,非常安全!
  聽到呼喊,李七寸也帶著獵狗趕來,經過李青云的解釋之后,沉吟道:“防蛇類的藥品肯定會讓蛇類不舒服,我家祖傳的藥粉也不例外。不過,咱們青龍鎮的蛇類很少大量聚集,除非有什么特殊的原因。比如說地震來臨前,會集體逃亡。有環境陰涼的山洞,它們會集體進入安家,有合適的溫度和光源,它們也會聚集一起曬太陽。在這個見不到太陽的背陰山坡,它們怎會聚在一起?”
  他雖然也懷疑中國科考隊員的話,但是見到那個中國隊員不顧一切的往上攀爬,放棄探索離得很近的燃燒區域,心中已經相信七八分。
  “喬治,你最好也上來吧,情況有點不對!泵垩﹥汉土硗庖幻爢T也勸說道。
  “噢,我已發現有崩濺的碎石塊,那個隕石真的就在附近,哈哈,我一定會找到它的。它從天空墜落,一定會砸出一個坑,只要找到這個坑,我就……啊,狗屎,啊……該死的,我踩到了一只蛇,它咬了我一口……不,上帝啊,這里怎么有這么多蛇,我的腳下全是……快拉我上去,快……啊,救命啊……”
  喬治突然瘋狂的求救,尖銳的叫聲能刺破人的耳朵,除了那名中國隊成員和喬治,沒人知道到底有多少蛇。
  “汪汪汪汪!”金幣和銅幣如臨大敵,脖子上的毛都豎起來了,對著山坡下方瘋狂的大叫。
  黑色的大獵狗“嗚嗚”直退,感到了巨大的威脅,只有沒有絲毫勝算時,獵犬才會蒙生退意,比如遇到黑熊或者老虎時,巨大的恐懼會把它們嚇得屁滾尿流。
  李七寸臉色微變,從身后的包里取出一個小布袋,打開口,頓時彌漫一股刺鼻的中藥味,同時解釋道:“這是我配制的驅蛇粉,如果惹怒了蛇群,它們會追來的,必須要用藥粉驅散它們。當然,大部蛇類只會追趕三五步的距離,不會追擊太遠!
  中國科考隊成員也跑過來幫忙,七手八腳的把喬治拉了上來。慘叫不止的喬治剛被拉上來,李七寸就大聲喝道:“你們先后退,查看他的傷口,我看看有沒有蛇追來!”
  李青云原話翻譯了一遍,對毒蛇咬傷的人也比較有經驗,指揮著眾人往后撤退,并隨時做好逃跑的準備。
  李七寸順著山坡邊緣,撒了長長的一道驅蛇粉,才稍稍安心,說道:“幸好,沒有追過來,應該沒有大范圍的激怒蛇群。喬治的傷口怎么樣?被咬到幾處?咬他的蛇長什么樣?”
  喬治疼得“嗷嗷”直叫,告訴眾人,說右腳后跟處被咬了一口,左邊的小腿被咬了一口。剛開始咬他的蛇嘴巴很尖,身上有大塊的斑點,呈黑褐色。后來咬他的蛇,沒看清長什么樣,只顧著逃命去了。
  眾人把喬治抬到剛才放行禮的地方,野兔已經開始烤,剛離開一會,幸好還沒有糊味。不過李七寸已經顧不得野兔子,李青云把手里的野雞一放,準備給他當幫手。
  小腿上的傷口比較平整,一排小牙印子很淺,一看主知道是無毒蛇交的。而右腳后跟附近的傷口卻有明顯的兩個深牙印,血流不止,竟然咬破了他的鞋子,毒牙還深入皮肉那么深。
  “有點麻煩了,照這傷口看,應該是五步蛇咬的。唉,別人都穿皮靴,怎么就你一人穿普通登山鞋?這不是找著被咬嘛!”七寸報怨著,手上卻不停,先用繃帶在他腿彎處纏了幾道子,然后用獵刀在毒牙傷口上分別劃了一個小十字口。
  李青山翻譯過去,那名中年專家解釋道:“喬治感覺這里氣候有些濕熱,他有腳氣,所以想在剛入山的時候穿普通鞋子,等到了深山再換高幫皮靴。哪曾想,剛入山就遇到毒蛇襲擊!
  “噢,上帝啊,你要干什么?快住手,我快疼死了,你怎么還用刀子劃我的傷口?我有抗毒蛇血清,我不用你們的土方法醫治……”喬治又疼又恐懼,叫嚷著要伙伴給他注射抗蛇毒血清。
  他的伙伴搖頭,有些無奈的說道:“喬治,不得不抱歉的告訴你一件遺憾的事情。咬你的毒蛇是尖吻蝮蛇,比較稀少,我們的抗毒血清治不了這種蛇傷。不過為了你的安全,等這名捕蛇專家給你治療之后,如果你感覺不好,我們會幫你注射的!
  李青云冷冷的瞪了喬治一眼,說道:“如果你不想死,就老實配合治療,我叔說了,他很擅長治療這種蛇毒傷口,會保住你的性命。我個人告訴你一句,這種蛇在我們當地叫五步蛇,也有巖蛟,毒性很強,被咬后送到醫院的人一半以上的全死了,而送到我叔這里的人,除了個別耽誤了太多時間的人,幾乎全部治愈!
  “不,我不相信你們,你們還要干什么?蜜雪兒,你快幫我注射抗毒血清吧,或許幫我打電話,叫直升飛機過來接我去醫院!”喬治想要反抗,只是受傷的腿被人按住了,只好扯著嗓子叫。
  此時,七寸從包里拿出一個透明的玻璃器具,像拔罐用的玻璃杯,口不大,后面帶個小尾巴,尾巴的樣子很像注射器上的吸柄。換種說法,整體就像一個廣口的注射器。
  把這個玻璃器具放在火上烤了一下,迅速按在劃開的傷口上,按得極緊,一下子就被吸住了。
  蜜雪兒沒有回應喬治,反而在旁邊看得興致勃勃,好奇的問道:“你想用這種工具把蛇毒吸出來?不過尖吻腹蛇所咬的傷口很深,毒素擴散也很快,這種法子用處不大吧?用嘴吸的話,效果更好吧?”
  李青云瞥了蜜雪兒一眼,沒好氣的回道:“美女,像現在這種情況,有其它手段可以有效治療時,你愿意用嘴幫他吸毒不?”
  “唔……”蜜雪兒瞪了王羽一眼,不說話了。沒到生死攸關的時候,彼此關系一般的隊友,想要做出親密的施救手段,確實需要勇氣。
  這時候,七寸開始緩緩的拉動吸桿,十字型的傷口中,流出很多血,漸漸有了鮮紅的顏色。七寸適時拔掉玻璃吸血器具,用清水沖洗傷口,確認流出來的都是鮮血,才從包里取出一個塑料瓶子,從里面扣出指甲大小的一塊墨綠色的藥膏,抹在傷口處。
  說來也怪,剛才還血流不止的傷口,被綠色藥膏一抹,居然停止了流血。七寸觀察片刻,就用紗布給他裹住,又拿出另外一個瓶子,倒出兩顆藥丸。
  “這是我自己配制的中藥丸,你吃不吃?吃了這兩粒,基本上就沒事了。如果不想吃,你也能撐到醫院的急救人員到達!
  七寸說著,李青云幫著翻譯。兩人的語氣都很平淡,基本上就屬于那種你愛吃就吃,不吃就拉倒的感覺。
  喬治不想就這么下山,看到傷口不流血的時候,就已經相信了七寸的醫術,可嘴巴還是很硬很臭,接過藥丸之后,還歪著脖子說道:“吃兩粒中藥就好?你們開什么玩笑?我要是中毒死了,一定會告你們謀殺!”
  a
  a
  '
繼續閱讀: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777亚洲熟妇自拍无码区_免费一级A片视频播放古代_中国业余成熟老太视频_第九区在线观看免费完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