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美女鎮長

  “吳鎮長,仙帶河比較復雜,想要看清楚全貌沒有十天半月行不通。有的地方只有一人多深,布滿暗礁,有的地方卻有幾丈深,水性強的壯年男子也不敢往深入潛。一些兇悍的大魚、水獺、帶毒的水蛇、大螞蟥等,這河里都有,上游河段還出現過水蟒。以前有省里的專家來考察過,說開辟水路不現實,不但花費高,還會破壞這里的生態環境,從那之后,水路就沒人再提過。修山路,花費大,上面不撥款,如果水路行得通,青龍鎮也不會窮成這樣!
  劉所長名叫劉前進,是青龍鎮當地人,從部隊轉業后,做了十多年的警察才熬到今天的所長位置,對整個青龍鎮的地形非常熟悉。近年發生的隱秘趣事,也能如數家珍,娓娓道來。soudu!org
  走在最前面的漂亮女子用清脆柔和的聲音說道:“呵呵,我剛到青龍鎮,對這里不熟,所以才多走走多看看。不管水路還是山路,在我上任期間,總得修通一條。要想富,先修路,這是幫農民脫貧致富的前提基礎。咦?前面有人釣魚,我們去看看!
  提到釣魚,年輕的女鎮長聲音有些興奮,這讓旁邊的幾位下屬一陣暗喜,看來已找到女鎮長的一個小愛好。
  “鎮長,您慢點,路不平,草叢里別有蛙蛇之類的東西嚇著您!辨傞L助理緊跟吳鎮長身邊,一路小跑。助理是個三十來歲的短發婦人,有著川蜀美女共有白凈皮膚,**,跑動中,身段搖擺得讓人口干舌燥。
  李青云早聽到了他們的對話,見新的鎮長這么年輕,非常驚訝?此龤q數和自己相仿,已是一鎮之長,正科級干部。而自己呢,剛丟了工作,成為無業游民級的農二代。
  人比人得死,貨比貨得扔!胡思亂想之下,竟然眼睜睜的看著吳鎮長靠近,忘了收回目光。
  “喂,獨臂垂釣者,你不看浮標看什么呢?小心魚兒把餌吃光了再跑掉……呀,真的吃鉤了……”吳鎮長見慣了男人看自己的驚艷目光,大大方方的沖李青云開玩笑。
  “啊……我……走神了……”李青云慌忙拉起漁桿,一沉之后,猛然一輕,魚鉤上空空如也,被人家說對了,魚兒脫鉤了。
  鎮長助理打趣道:“小幺弟,別光顧著看美女跑了魚,拿出真本事,釣出幾條大魚讓吳鎮長高興一下!
  打趣了李青云一句,不留痕跡的拍了鎮長一記馬屁。而且,還不著痕跡的點出年輕美女的官職身份,提醒李青云別亂說話。
  李青云天天喝空間泉水,自我感覺情商智商同時增強,哪會聽不出鎮長助理的意思,同時對這個美婦高看一眼,漂亮、潑辣、又非常聰明。
  能在官場混的都是精英啊,以前不服氣,現在不服氣不行。
  “魚跑了可不怪我,要怪就怪吳鎮長嘛!崩钋嘣瓶刹皇瞧胀ㄐ∞r民,經過初時的尷尬之后,開始展現他的正常水準。
  “?怪我?呵呵,你說不出讓人信服的理由,我可不輕饒!眳擎傞L來了興致,半蹲在李青云身旁,有和他平等對話的意思。
  “古人形容美女,稱之為沉魚落雁。剛才那只魚一看到吳鎮長就沉了,現在有只雁……哦,有只水鳥快要落了……”李青云有意在美女面前賣弄,隨手一指河面上空飛過的魚鷹子。
  在眾人驚愕的目光下,那只飛得正歡實的水鳥,好像被什么東西一下子抓住了雙翅,在空中猛然一頓,啪的一聲,像秤砣般落到河里,濺起水花一片。落水后,又嗖的一聲,閃電般的,驚慌失措的重新飛上天空。
  目瞪口呆,鴉雀無聲,吳鎮長一張粉臉瞬間緋紅,連她自己都不好意思起來。
  “怎么可能?它怎么會突然墜落的?”極度愕然的情況下,她居然忘了平時的官腔和威嚴,帶著幾分嬌膩的聲音,搖著李青云的胳膊問道。
  “嘶……”這小娘們搖是左胳膊,扯動受傷處,疼得李青云一咧嘴。金幣和銅幣看到主人疼痛,頓時爆發出強烈的護主念頭,汪汪幾聲,撲向吳鎮長,撕咬她的褲腿。
  可是金幣和銅幣太小了,自認為叫的兇狠,可是在別人聽來,卻極為可愛,肉嘟嘟的,捏一把都舍不得。
  “我怎么曉得!事實就是這樣,又不是我搞的鬼!崩钋嘣票幻琅傞L搖得心曠神怡,故作高深的淡然說道。
  “呀,好可愛的狗狗……咳咳,嗯,這兩只狗很好玩,你養的嗎?”前段句太萌了,和普通的女人沒有兩樣。但助理一直干咳,提醒她注意身份,所以才換了腔調,刻意威嚴古板。
  “當然!這只是金幣,這只是銅幣!”李青云聞著美女身上的體香,極為熱情的為她介紹道。
  “那銀幣呢?怎么沒有銀幣?”吳鎮長頗為不滿的問道。
  “本來就沒有銀幣!”李青云差點被她打敗,什么人嘛,就這智商還當領導,怎么混的呀!
  “有金幣和銅幣,缺了銀幣多別扭!要不,給銅幣改名字?”吳鎮長頗為民主的問了一聲普通群眾的意見。
  可惜,卻得到李青云的強烈反對:“不行,它們已經記得自己的名字了,再改名字會混亂!
  “這么小,怎么可能記住自己的名字?我不信!”吳鎮長的腦袋有點亂,還沒從沉魚落雁的贊美中恢復過來。又忘記自己的身份,和李青云卯上了。
  無奈,李青云只好展示一下兩只狗崽的超常智慧:“金幣臥下!銅幣,過來!”
  果然,一只狗老老實實的臥在吳鎮長腳邊,另一只狗興奮的吐著舌頭,撲向李青云。
  李青云得意的笑了笑,意思是說,看,我訓練的狗怎么樣?
  吳鎮長驚奇的直瞪眼,還沒說完,她帶來的一名鎮干部不樂意了,挺著將軍肚,打著官腔說道:“小娃子,別不識好歹,吳鎮長給你的狗起名字那是你的福氣。別說起個名字了,送給吳鎮長又如何?”
  李青云瞅了他一眼,沒搭理他,自顧自的給魚鉤上魚餌,然后慢吞吞的甩鉤下水。最大的鄙夷就是無視,這比打臉還精彩。
  “你……”那中年官員果然惱怒,漲紅著臉就要發作。
  “洪副鎮長,我可沒時間養狗,更不會奪人所愛。你呀,都幾十歲的人了,還整天跟小娃子似的,怎么讓普通百姓信服?”吳鎮長顯然對這位副鎮長不滿,那個副字喊得特別響亮。如果說李青云是打臉,這就是用腳踹臉了。
  “我……這個……”洪副鎮長羞得無地自容,可是隨同人員沒一個開腔,更沒人給他臺階下?磥,他是這里面最不招人待見的一個。能出現在今天的隊伍中,顯然有更深層次的原因。
  美女鎮長借機訓斥洪副鎮長一頓,心情更加高興,主動伸出春蔥般的白嫩玉般,說道:“我是吳筱雨,青龍鎮的新鎮長,剛上任沒幾天!
  李青云見這美女鎮長沒官架子,而且還蘊藏著女孩子特有的可愛,忙握住她的小手,非常正經的說道:“李青云,程序員,剛失業沒幾天。在家啃老,正宗的農二代!
  “程序員?IT精英嘛,這可不是普通人能做的職業?為啥子失業了?”吳筱雨對這個很感興趣,沒有要離開的意思。
  李青云還沒回答,卻聽劉所長驚叫一聲:“啊,我想起來了,你是李神醫家的孫子,前段時間出車禍了,是不?咱們青龍鎮唯一的高材生,川大的嘛,算起來還是吳鎮長的小師弟!
  劉所長的言語中,有明顯幫助劉青云的意思,不但點出了他的身世,還有抬高他身份的感覺,更進一步拉近了吳鎮長和他的關系。
  同校師兄妹嘛!
  “你咋曉得?”李青云記住所長模樣不稀奇,這個所長能記住一名普通小農民就不簡單了。
  劉所長回答道:“幾天前你爸找過我,問農村醫療保險的事,問你出車禍住院,鎮上有沒有補貼。后來我問了下專業人士,說你們公司買有保險,一切花費由保險出了,發票也被商業保險公司收走了。所剩資料不全,不符合農村醫保的報銷條件。如果有完整的住院記錄復印件和發票,也是可以報銷一部分的!
  “咋這么巧,真是吳鎮長的師弟?”鎮長助理也樂了,聽到李青云的身世,對他比剛才熱情多了。
  吳筱雨美眸一亮,皺眉沉思道:“李青云……李青云……川大計算機軟件工程系……那個超過北大錄取分數線9分的牛人?”
  “你咋曉得?”李青云驚訝的程度比剛得到神秘小空間還厲害,美女鎮長居然是川大師姐,還知道自己的事?除了這句話,他已不會說其它的了。
  “哈哈,我快畢業那年,你剛進校,我們整個宿舍的女生都聽過你的名字。其中一個舍友還想泡你來著,說是改善下一代的基因,可惜你被人捷足先登了,她沒敢表白!
  “還有這事?”李青云大學四年,又畢業工作一年多,還是第一次知道自己在川大這么有名。怪不得同年級不同系的秦瑤借著同鄉會的時機,倒追自己。
  “還有更多有趣的事情呢。小師弟,今天到你的地盤了,今天的午飯是不是給我們解決了?在飯桌上,我的記憶力或許更強!眳求阌甏蛏唠S棍上的本領非常強悍,已到潤物細無聲的宗師境界。
  “師姐,你這是勒索加威脅吧?”有了共同話題,又師出同門,在心理上,關系更進一層,語氣也更加隨意。
  “你看著辦吧。小楚,幫我搬塊石頭坐,今天我和小師弟耗上了。他釣不著魚,咱們就不走了!彼囊馑际,今天中午要吃李青云釣的魚,哪也不去了。至于部下的安排,顯然不合她的心意,很明顯在借機推脫。
  a
  a
  '
繼續閱讀: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777亚洲熟妇自拍无码区_免费一级A片视频播放古代_中国业余成熟老太视频_第九区在线观看免费完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