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威脅
biqugu.net(筆趣谷無彈窗)提供高速文字無彈窗的小說,讓你閱讀更清爽,請記住我們的網址。

  孟浩此話一出,大漢頓時身子僵了,莫說是他,此刻就連四周的眾人,在聽到這句話后都是一個個倒退數步,看向孟浩的目光更為恐懼。
  “買……買點吧……”曹陽顫抖開口,聲音微弱,若非是被孟浩扶著身子,怕是立刻就會歪倒。www*ttzw*com
  “一粒丹藥一枚靈石,童叟無欺,兄臺放心,我不會趁火打劫提高價格,你問問四周的師兄,我養丹坊分店口碑老好了!泵虾票砬橛H和,從口袋里取出十幾;钣俚。
  看到這么多丹藥,曹陽面色越加蒼白,再看看孟浩那親和的表情,只覺得背后隱隱發涼,心中不寒而栗,咬牙買下。
  “兄臺果然識貨,我這東西可都是養丹坊正品!泵虾普f著,又從儲物內取出了幾粒止血丹,托在手中。
  曹陽看到孟浩又拿出丹藥,頓時一個激靈,看了眼孟浩的儲物袋,心中充滿悲苦,再看看孟浩的臉上滿是對自己的關愛之色。
  曹陽不傻,自然明白孟浩這是什么意思,心中滴血,但還是命重要,百般無奈從儲物里掏出靈石,一臉不舍的遞給了孟浩。
  孟浩將靈石取走,微微一笑,拿著丹藥一粒一粒的放在曹陽的手中,幾番下來,曹陽儲物袋內的靈石,已經全部變成了手中堆積如小丘的丹藥。
  曹陽的心中滴血更多,臉上的肉都心痛的哆嗦起來。
  然而,再看孟浩時,孟浩的手中還托著五粒丹藥,心中一驚,露出絕望。
  “之前的丹藥,已經可以讓你恢復傷勢了,這五粒養氣丹,是你傷勢好轉后用來調養身子的!泵虾颇樕弦琅f帶著關切之意,看著曹陽。
  “沒了,真沒了!辈荜柨粗鴵ё∽约旱拿虾,快哭了出來。
  孟浩沒有說話,還是那副親和的表情,可卻讓曹陽看的頭皮發麻,再忍心痛,咬牙取出幾樣法寶,有飛劍,有法棍,還有幾枚凝靈丹。
  “靈石實在沒有了,我只有這些東西了!辈荜柋从^的說道。
  “法寶也可以!泵虾浦苯訉⒉荜柲贸鲋镆粧叨,放入儲物袋內。
  片刻后,曹陽欲哭無淚的拿著大把的雜品丹藥,被人攙扶著匆匆離去。
  孟浩心滿意足的拍了拍儲物袋,這才是晌午,他就已經賣的差不多了,暗自琢磨不可生意做絕,于是見好就收,此刻收起大旗,向著四周修士打著招呼,說著明天見這種讓人聽到后頭皮一炸的話語,邁著大步走出平頂山。
  時間一晃過去了大半個月,這大半個月來,孟浩在低階弟子之中名氣如日中天,低階弟子幾乎大都知曉,在平頂山上,出現了一個養丹坊分店的雜貨鋪。
  這鋪子里有各種雜品丹藥,且鋪子主人修為驚人,儼然已被譽為與陸烘一樣,處于平頂山巔峰。
  更被廣為人知的是這雜貨鋪的主人,看起來是柔弱書生,但實際上脾氣極為暴躁,諸如此類的流言,已漸漸傳播開來。
  這一日午后,曹陽面色蒼白的從其居所內走出,雖然膚色不好,但傷勢已經痊愈,讓曹陽忍不住暗恨孟浩高價賣給自己的丹藥效果的確如其所說,正正好好夠恢復之用。
  他躺了半個月,直至近些日子才可以活動自如,此刻他神色露出遲疑,仿佛猶豫不定,直至很久這才一咬牙,豁出去般緩慢的向前走去,在外宗內走了不久,來到了一片屋舍不多的區域,直奔最右側的一間屋舍走去。
  “曹陽求見陸師兄!痹谶@屋舍門外,曹陽抱拳一拜。
  屋舍內,盤膝坐著一個三十多歲的男子,這男子穿著綠袍,相貌不算俊朗,但有狂傲之意,此刻閉著的雙眼微微開闔,露出一縷咄咄精芒。
  “何事!标憥熜值_口。
  “回陸師兄的話,我……我前些日子被人搶了!辈荜栚s緊開口,內心很是忐忑,外人傳他與陸師兄是表親,但他自己知道,表親是真,可對方根本就與自己沒有什么親情,平日里長久閉關,毫不理會自己。
  如今他也是一口氣難咽,這才找來。
  聽到此話,陸師兄神色內露出一抹不耐煩,淡淡開口。
  “搶你者何人!
  “是一個叫做孟浩的外宗弟子!辈荜栠B忙說道。
  “孟浩?”陸師兄略一沉思,腦海中浮現出了一個數月前將旱靈丹送給許師姐的身影。
  “正是此人,如今他不學無術,在平頂山開了個雜貨鋪,到處向那些慘烈廝殺的同門兜售雜品丹藥,謀取暴利!辈荜柡藓薏黄降恼f道。
  “兜售丹藥?”陸師兄皺了下眉頭,但目中卻是精芒一閃。
  “是啊,此人現在于低階弟子中名氣極大,他在平頂山開了雜貨鋪,販賣雜品丹藥,逼人強買,都是同門,他如此做法讓人怨聲載道,羞與為伍,人人不恥,天人共憤,還請陸師兄主持公道!辈荜栆荒槕崙,想起了自己當日的凄慘。
  曹陽的這些話語,陸師兄沒有在意,他此刻雙眼越來越亮。
  “修為到了我這樣的層次,總搶低階弟子會落了身份,我在靠山宗這么多年,怎么就沒想到這個方法,開個雜貨鋪,兜售丹藥……”陸師兄深吸口氣,拍了一下大腿,心中暗道。
  曹陽一愣,他隱隱聽到屋舍內傳出啪的一聲,不知這是什么聲音,但卻不敢多問,隨后便被陸師兄打發走了,根本就沒提替他報仇的意思。
  翌日清晨,孟浩帶著愉悅的心情,拿著他的大旗,身上掛著七八個儲物袋,邁著大步走向平頂山,這大半個月來他已經習慣了這條路,走的很快,不多時就來到了山頂,依舊坐在大石上。
  隨著他的出現,平頂山的修士一個個都面色蒼白,這大半個月來他們已經被孟浩折磨的萎靡不振,可除非是斷絕來此地,否則的話修煉要搶奪,外面區域又不允許生死,也就沒了威懾,只能硬著頭皮在這里,好在一個個大都有了提防,只要孟浩一走來就立刻不打。
  可總是會有殺紅眼的,也總是會出現彼此曾有死仇的,于是孟浩的生意雖說少了一些,但也不錯。
  不過值得一提的是,自從孟浩占據了這里后,此地死亡人數明顯減少,這一點被他時常念叨,已成為了他兜售丹藥的一句口頭語。
  與往常一樣,孟浩正尋找目標,他心里暗自琢磨這樣下去不是辦法,考慮著云杰縣一些店鋪開張時,都要找些人做托,于是有了想法,腦海正完善時,忽然眉頭皺了一下,他發現在不遠處,有一個三十多歲的男子,神色中帶著一抹狂傲,上山后居然拿出一桿大旗豎立在旁,這旗幟明顯要好過孟浩的布衫,上面竟寫著與孟浩這里近似的幾個大字。
  養丹坊第二分店。
  這青年正是陸烘,身為低階弟子第一人的他,修為與孟浩近似,都是只差一絲就到了三層巔峰,孟浩看了幾眼,便不再理會,這種做生意的事情本就存在了模仿,只是對方旗幟的名字,讓孟浩有些不喜。
  平頂山上的修士,此刻也都看到了這一幕,一個個面面相覷,但隨著人多,漸漸廝殺再起,半個時辰后,孟浩雙眼一亮扛起大旗快速走近正廝殺的二人,幾乎就是他旗桿一立的剎那,不遠處的陸烘,也迅速走來,將旗桿立在了一旁。
  兩桿大旗這么一立,那彼此打斗的二人頓時冷汗流下,在他們看來身邊這二人都是強者,平日里一個也就罷了,可今天居然兩個都出現,被他們盯著,這二人頓時忐忑。
  “兄臺,買我一粒丹藥保平安吧,一枚靈石一個,童叟無欺!泵虾七B忙搶先開口。
  “買陸某丹藥,一樣保平安!标懞婵戳嗣虾埔谎,有殺機一閃而過,在另一側冷淡說道。
  那二人心驚膽顫,根本就不敢繼續打斗下去,匆匆拿出靈石分別買了丹藥后,趕緊離開,孟浩皺起眉頭,這種買賣明顯是強搶,長久下去這公開區定會沒人來了,不是他本意。
  就這樣,直至晌午,孟浩的生意比往日減少了太多,除了早上的一單,幾乎沒有開張,反倒是陸烘那里,不管青紅皂白,直接一站,逼的人不得不買,若有不買立刻出手,使得還沒到晌午,平頂山上就幾乎空了。
  陸烘看著收獲的數十枚靈石,盡管表情冷淡,可實際上內心卻是火熱起來。
  “的確是個好買賣,要是我之前就想到,也不會因總是搶低階弟子被幾個師兄恥笑,只不過這姓孟的在那里,讓人看的厭煩!彼麃泶烁揪筒皇菫椴荜栔,而是為了模仿孟浩,此刻看到了甜頭,頓時更熱衷了,隱隱確定了要一家獨大的念頭,看向孟浩時,殺機一閃。
  “再學習幾日,我就殺他!
  第二天,因陸烘身為低階弟子第一人,積威之下,盡管公開區人少了很多,可余下的那些不知曉昨日情況的,也都苦著臉不敢不買他的丹藥,孟浩這里不愿如此做生意,一整天又沒開張。
  尤其是那陸烘看向孟浩時,殺機越來越強烈,直至在第三天黃昏,孟浩沉默臨走時,背后傳來陸烘狂傲的聲音,傳遍平頂山,被此地不少人聽到。
  “明天若還看到你那桿破旗,我就廢了你全身修為!
  孟浩腳步一頓,沒有說話,可目中卻露出一抹寒芒,邁步走遠,回了洞府。
  “本就是他模仿我在先,搶我財路在后,鳩占鵲巢之下,竟還想廢我修為!”孟浩雙眼露出一抹凌厲,想起了這幾日對方目中頻頻閃過的殺機,起身推開了洞府第二間石室的門,在這門打開的瞬間,立刻濃郁的靈氣撲面,孟浩毫不遲疑的盤膝吐納。
  積累了幾個月的靈泉氣息,在這一刻宣泄,被孟浩全部吸入,日出黎明之時,孟浩睜開眼,目中精光閃閃,他的修為有所突破,不再是距離巔峰一絲,而是直接成為了三層巔峰,大半只腳踏入四層。
  但這一步卻不好跨越,修為越是靠后就越艱難,尤其是五層、七層各有瓶頸,更為艱難,孟浩皺起眉頭,咬牙之下打開儲物袋,忍著心痛之意,將他這段日子換來的所有凝靈丹全部取出,不惜耗費靈石,立刻用銅鏡玄妙之處將本就不少的凝靈丹變出數倍之多。
  凝靈丹盡管效用甚微,可若是數量大增,自然多少還是具備一些效果,但卻無法多次進行,除非一次比一次更多,直至徹底失效。
  “我若不搶先廢他,此人明日就會出手滅我!”孟浩毫不猶豫的取出凝靈丹,吞入口中。
  他體內靈氣本就只缺一絲,此刻隨著大量凝靈丹的融化,頓時孟浩身子一震,他感受到了一股磅礴的修為在體內如洪水絕提般爆發開來,腦海轟鳴間,整個人剎那意識模糊,當清晰時,他雙眼開闔有精芒一閃,可距離凝氣四層還是差了一絲,孟浩一咬牙,此刻顧不得其他,再次復制了數量更多的凝靈丹,毫不遲疑的吞下。
  一次,兩次,直至第三次時,孟浩腦海轟鳴之聲極為強烈,如有波濤洶涌而來,最終轟的一聲,孟浩眼前模糊。
  大量的污垢從他汗毛孔內不斷的泌出,每出現一些,孟浩就會清醒一分,身體也都通透很多,直至半個時辰后,孟浩雙眼一凝,精芒更甚,完全清醒時,目中露出奪目之芒。
  “凝氣,四層!”孟浩感受到體內的修為如滾滾長河,隨著運轉,甚至有陣陣風雷之聲傳出,氣勢驚人。
  孟浩神色平靜,低頭取出儲物袋內十五把飛劍,這些飛劍都是他這大半個月來交易獲得,樣子相同,雖出自寶閣,但卻制式。
  還有一些其他樣子的法寶,都是交易得來,深吸口氣,孟浩閉目養神,靜等天明。
  “入了宗門,踏入修行,已身不由己……以我修為可去搶奪,但我不愿傷人太多,故而想出生意之事,可如今此人先搶我生意,又對我威脅,要廢我修為……欺人太甚!”
  清晨一刻,孟浩睜開眼,走出洞府,清洗了全身污垢,直奔平頂山。
 。
  大章,求推薦票!
  另外晚上7點半,耳根起點三江訪談,歡迎諸位道友光臨交流,記得仙逆時三江訪談服務器因人多死機了,要不這次我們再讓三江死機一次?咳咳
  a
  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a
  '
繼續閱讀: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777亚洲熟妇自拍无码区_免费一级A片视频播放古代_中国业余成熟老太视频_第九区在线观看免费完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