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晉升外宗
biqugu.net(筆趣谷無彈窗)提供高速文字無彈窗的小說,讓你閱讀更清爽,請記住我們的網址。

  “睡的挺早啊,都給你虎爺爺起來!”隨著那兩扇房門的呼扇,從外面走進一個穿著雜役衫的魁梧大漢,他兇狠的看了孟浩與還在睡覺的小胖子一眼。
  “你們兩個小崽子從今天開始,每人每天多砍十木給我,不然虎爺爺活撕了你們!贝鬂h狠聲開口。soudu*org
  “見過虎爺,小生……”孟浩趕緊從床上下來,緊張的站在一旁,話還沒說完,那大漢眼睛一瞪。
  “小個屁聲,覺得虎爺聲音大?”
  孟浩只覺一股兇悍之意撲面,看著對方魁梧的身體,遲疑開口:“可……雜役處的師兄只讓我們每天每人十木!
  “多出來的十木,是給老子的!贝鬂h冷哼一聲。
  孟浩沉默,腦子里念頭快速轉動,剛來這仙人的宗門就被欺負,他有些不甘心,可對方身子魁梧,自己瘦弱明顯無法抵抗,正遲疑時他忽然看到桌子角的牙印,想到了小胖子夢游的威武不凡,靈機一動琢磨怎樣也得嘗試一下,于是立刻向著睡著的小胖子喊了起來。
  “胖子,有人搶你饅頭,有人搶你娘子!”
  孟浩話語剛落,小胖子猛的坐起,閉著眼睛口中發出大吼,面孔扭曲猙獰。
  “誰搶我饅頭,誰搶我娘子,我打死你,我咬死你!毙∨肿訌拇采蠐湎聛,在房間里胡亂的打來打去,看的那大漢先是一愣,隨后上前一巴掌拍向小胖子。
  “在虎爺面前也敢咋呼!边@一巴掌砰的一下落在小胖子的臉上,可緊接著那大漢卻是慘叫起來,只見小胖子閉著眼,一口咬在這大漢的手臂上,任憑那大漢如何甩動,他都死死的根本就不松半點口。
  “松口,該死的給我松口!边@大漢也是雜役,不是修士,只不過做雜役的時間長了,身子有些強壯而已,可如今也是痛的流下冷汗,拳打腳踢也都無法讓小胖子絲毫松口,反倒越打咬的越深,血肉模糊,似乎要生生咬下一大塊肉。
  慘叫傳出屋舍外,立刻引起四周屋舍雜役的注意,這時,一個冷漠的聲音從外面如寒冬降臨般傳來。
  “聒噪!
  這是馬臉青年的聲音,落入大漢耳中,立刻讓他身子哆嗦,盡管痛的面色都變了,可卻再不敢大聲慘叫。
  “惹了雜役處師兄不喜,你我都沒好果子,你快讓他松開,大不了十木我不要了!贝鬂h強撐著快速說道。
  孟浩也沒想到小胖子夢游如此生猛,此刻也知曉不可繼續,連忙上前輕輕拍著小胖子,在他耳邊低聲開口。
  “饅頭回來了,娘子也回來了!
  閉著眼的小胖子身子頓時放松下來,也松了口,打著拳回到了床上,鼻青臉腫的繼續呼呼大睡起來。
  大漢心有余悸的看了小胖子一眼,二話不說趕緊出了房間,孟浩在一旁愣了半晌,很佩服的看了一眼小胖子,回到床上小心翼翼的睡下。
  翌日清晨。
  天蒙蒙亮時,屋舍外傳來陣陣鐘聲,這聲音似乎帶著某種奇異的力量,傳入耳中讓人立刻就清醒過來,隨著屋舍外傳來雜亂聲,小胖子也睜開了眼,呆呆的看著自己身上凌亂的腳印,又摸了摸自己的臉。
  “我昨晚咋了?怎么全身這么痛,好像被人打了……”
  正在穿雜役衫的孟浩沉默,半晌后開口。
  “沒咋啊,一切正常!
  “我怎么感覺臉腫了?”
  “可能這蚊子比較大!
  “可我嘴里怎么還有血?”
  “你昨晚摔地上了,摔了好幾次!泵虾七B忙推開屋舍的門,正要邁出時遲疑了一下,回頭看了看小胖子,認真的說道。
  “胖子,你以后要多磨磨牙,最好鋒利一些!
  “咦?你也這么說,我爹也是這么和我說的!毙∨肿右贿叧酝吹拇┲s役衫,一邊詫異的開口。
  迎著朝陽,孟浩與小胖子走出了屋舍,開始了他在靠山宗雜役處的砍柴生活。
  每人每天十木,在這北區雜役處外,存在了連綿不絕的荒山,山上樹木林立,雖說不粗,但去密密麻麻,一眼看不到邊際,遠遠一望如同林海。
  扛著雜役處發的斧頭,孟浩揉著肩膀,整個手臂已經酸麻,隱隱疼痛,這斧頭很沉,至于小胖子那里也是氣喘吁吁,二人上了荒山,找到了被分配的區域,漸漸砰砰之聲傳出,不斷地砍著樹木。
  “我爹是財主,我以后也是財主,我不干雜役……”小胖子哭喪著臉,掄起斧頭砍著。
  “你說這仙人真怪,他們有法術,難道還需要生火不成,為啥要讓我們砍樹……”
  相比于一旁小胖子的絮叨,孟浩已經累的說不出話來,汗如雨下,他在云杰縣貧苦,肉吃的少,以至于身子瘦弱,力氣也不大,此刻也就是小半柱香的時間,就整個人靠在沒砍斷的樹木旁,喘起粗氣。
  再看小胖子,雖說也是累的渾身哆嗦,可依舊還是一邊哭喪著臉嘀咕,一邊砍著樹木,顯然在體力上雖說年紀小,但卻比孟浩強了不少。
  孟浩苦笑搖頭,借著休息的時間,拿出凝氣卷再次看了起來,默默按照上面所描述的,去感受天地間的靈氣。
  時間就這樣流逝,很快就到了黃昏,孟浩這一天一共才砍了兩木,至于小胖子,則是砍了整整八木之多,加在一起可讓一人吃飽,二人合計之下,小胖子去取了食物,二人在屋舍內分吃,這才疲憊的倒下就睡。
  直至小胖子的呼嚕再次傳遍房內,孟浩掙扎的爬起,他眼中露出執著,忍著饑餓與疲憊,拿起凝氣卷默默的看去。
  “之前讀書時,經常背書到天明,早就餓習慣了,此刻這樣的生活,雖說疲憊,可總歸是一條出路,我孟浩就不信,自己科舉不成,在這宗門修行也不成!泵虾颇恐性郊訄讨,帶著堅毅,低頭體悟。
  直至深夜,孟浩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時候睡下,仿佛在睡夢里也都滿腦子感受天地靈力,清晨時他被鐘聲叫醒,睜開眼時目中帶著血絲,咬牙起床,與精神還算飽滿的小胖子,繼續砍柴。
  一天、兩天、三天……直至過去了兩個月,這兩個月來,孟浩漸漸可以每天砍下四木,但他大部分的時間都用在了感悟靈氣上,目中血絲漸漸增加,直至這一天的黃昏,孟浩氣喘吁吁的休息,盤膝打坐時,沒過多久,忽然他身子一震,他猛然間感受到四肢一陣酸麻,仿佛有一絲絲看不到的氣息從血肉內凝聚出來。
  緊接著,在他體內出現了一絲靈力,雖說一閃消失,但孟浩卻是激動的睜開眼,他的疲憊一掃而空,眼中的血絲也都散了不少,身子顫抖,死死的抓著凝氣卷,他這一個月來吃的少,睡的少,除了砍木外全部的時間都用在感受靈氣,這一刻,終于有了收獲,讓孟浩精神大振。
  時間一晃,又過去了兩個月,如今的季節已是夏季八月,火辣辣的太陽散出陣陣炙熱。
  “凝氣入體,融散全身,經脈一通,天地共鳴!鄙挝鐣r分,在這靠山宗范圍的深山上,孟浩一只手擺弄著面前的火堆,一只手拿著凝氣卷的小冊子,仔細的品讀著。
  一炷香后,他閉上眼,默默感受體內一絲絲溫和的氣息,這氣息是在兩個多月前出現,被孟浩視若珍寶,如今已經明顯比當初濃厚了不少,按照凝氣卷口訣與運轉的方法,他在這打坐中不斷地讓絲絲氣息流轉全身。
  時間不長,孟浩睜開了眼,遠處叢林內有一個較胖的身影拎著一個大斧子快速的跑來。
  “怎么樣,怎么樣了?”小胖子氣喘吁吁,雖然還是那么胖,但身子明顯強壯了一些,跑來后急忙開口。
  “還無法散及全身,不過我有把握再有一周的時間,就可達到凝氣第一層的標準!泵虾颇恐新冻鲎孕诺纳癫,笑著說道。
  “我問的是那只雞怎么樣了!毙∨肿犹蛄颂蜃齑娇聪蚧鸲。
  “差不多了吧!泵虾埔蔡碇齑,拿起身邊木棍剛撥開火堆,小胖子立刻拎起斧頭把埋在土里已經熟透的野雞挖了出來。
  香氣四溢,二人各自分了一半,狼吞虎咽的吃了起來。
  “好在你自從有了靈氣后,時?梢宰バ┮半u,不然咱倆得餓死,想起頭兩個月的生活,我就覺得是噩夢……”小胖子吃的滿嘴是油,在孟浩身邊習慣性的奉承起來。
  “野味這些事情好多人都在做,只是你不知道罷了!泵虾埔еu腿,吐字不清的說道。
  “唉,一周后你若到了凝氣一層,成了外宗弟子,到時我該怎么辦啊,那些口訣我看都看不明白!毙∨肿映蠲伎嗄,眼巴巴的看著孟浩。
  “胖子,只有成了外宗弟子,才有可能回家!泵虾品畔率种械碾u腿,看著眼前的小胖子。
  小胖子沉默,半晌后堅定的點了點頭。
  時間一晃又是六天,這天夜里,小胖子已經睡下,孟浩盤膝坐在屋舍中,他想到自己這四個月除了砍柴外幾乎全部時間都用在感受凝氣,想到兩個月前第一縷氣息出現時的激動,此刻深吸口氣,閉目時體內絲絲靈氣運轉,片刻后腦海轟的一聲,這段日子始終沒有散及全身的靈氣,在這一瞬猛然間擴散到了他身體的每一處角落,一種飄飄欲仙的感覺,浮現在了孟浩的腦海。
  幾乎在孟浩靈氣達到了凝氣一層的同時,在這屋舍外,那仿佛日夜都盤膝坐在大石上的馬臉青年,雙眼緩緩睜開,看了看孟浩所在的屋舍,重新閉上了眼。
  清晨時,在北區雜役處不少人羨慕的目光中,孟浩沉默的走出居住四個月的屋舍,來到了馬臉青年的身邊。
  小胖子沒有跟來,在門口望著孟浩,目中露出堅定。
  “四個月成為凝氣一層,算不上天資出眾,但也不算愚笨!瘪R臉青年望著孟浩,神色中沒有了冷漠,平靜的開口。
  “此去外宗,我要向你交代外宗的規矩,外宗雖然每月給予靈石、丹藥,但卻不禁止搶奪以及相互出手,更有指定的一片公開區域為殺人區,你……好自為之!瘪R臉青年淡淡說道,右手抬起一揮,一枚玉簡飛出,落入孟浩面前,被孟浩拿在了手中。
  “靈氣送入玉簡內,可自行帶你去外宗寶閣,那里也是晉升外宗弟子登記之地!瘪R臉青年閉上了眼。
  孟浩沉默,再次一拜后,轉身看了一眼小胖子,二人目光對望少頃,孟浩內心感慨,隨后不再多想,用力一捏手中玉簡,這玉簡立刻散發出柔和的青光,向前緩緩飛去。
  孟浩快走幾步,以玉簡為引,漸漸遠離了雜役處,走在了山門的小路上,向著山下越走越遠,漸漸走入他這四個月來,從未踏入的區域。
  靠山宗有四座主峰,分別是東南西北,外圍則是無盡山巒莽莽似無邊,每座山峰半山腰都有一個雜役處,如孟浩所在的北峰,便是北區雜役處,但也只能截止于半山,再向上則有陣法阻擋,山頂的區域,只有內門弟子與長老才可居住。
  四座山峰都是如此,至于四峰之間的區域平原,處處屋舍環繞,那里便是靠山宗的外宗。
  靠山宗與其他宗門有些不同,外宗在下,反倒是雜役可以居住半山腰,這一點是當年靠山老祖不知什么原因定下的門規。
  此地在外看去本是霧氣繚繞,可踏入后霧氣瞬間消散,顯露孟浩眼前的,處處雕欄玉砌,閣樓比比皆是,就連道路也都是青石鋪成,還有不少穿著綠色長衫的外宗弟子身影出沒,在孟浩走過時,也引起了一些目光的注意。
  那些目光帶著輕蔑之意,沒有絲毫善感,孟浩有種如被兇猛的野獸掃看,讓他想起了馬臉師兄關于外宗的話語。
  不多時,在這外宗之地,孟浩來到了南部一處黑色的閣樓旁,這閣樓有三層高,盡管黑色,但卻仿佛是玉石雕刻出來,給人一種晶瑩剔透的感覺。
  孟浩剛一臨近,閣樓大門無聲無息的打開,從內走出一個身子干瘦的中年男子,這男子穿著深綠色長袍,眉目間有精明之感。他右手抬起一抓,立刻孟浩身前的玉簡飛入此人手中,被他看了一眼后,懶洋洋的傳出話語。
  “孟浩,晉升外宗弟子,賜你單獨屋舍,綠袍、靈牌、儲物袋,持靈牌可入寶閣獲取一樣法寶!本⒛凶佑沂忠凰,立刻一個灰色的口袋落在孟浩手中。
  孟浩看著手中灰色口袋一愣,想起了這一路上看到的所有外宗弟子,腰上都掛著這樣的口袋。
  “靈氣入內,可裝若干物!本髂凶涌戳嗣虾埔谎,內心立刻判斷出對方必定沒有什么外宗熟人,否則不可能連儲物袋都不會使用,內心略有放心,淡淡開口。
  孟浩聞言,立刻將體內不多的靈氣運轉涌入口袋內,眼前一陣模糊,仿佛看到了一處半人大小的空間,里面有綠袍玉簡等物。
  看到這一幕,他頓時有些興奮,暗道這儲物袋怕是也價值百金,這樣的寶物可算是仙家手段。
  心念動時,空間內一枚玉簡出現在他的手里,凝神一看,那里面是一副地圖,描述了在這外宗區域內,一處偏僻角落的屋舍,那里以后將屬于孟浩。
  “回去再看,寶閣已經打開,還不入內!本髂凶永渎曊f道。
  孟浩抬起頭,將儲物袋放入懷里后,看了眼敞開的閣樓大門,深吸口氣,帶著一絲期待,邁步踏入其內。
  在踏入寶閣的一瞬,孟浩忽然神色一變,倒吸口氣。
 。
  因為公眾期2個月,難以爆發,但耳根會偷偷大章更新,比如這章,晚上還有一章,新書急需收藏,推薦票不要少,諸位道友,萬人拾柴火焰高,我們的火焰能燃燒起來么!
  a
  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a
  '
繼續閱讀: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777亚洲熟妇自拍无码区_免费一级A片视频播放古代_中国业余成熟老太视频_第九区在线观看免费完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