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千零七章 他走了
  凌霄域的星界,萬妖域的諸多乾坤,但凡有人族生存聚集之地,無不在頌楊開之名,傳虛空大帝之威。
  最初幾日還沒有什么異常,但隨著時間的流逝,所有人的耳畔邊都響起了一個奇特的聲音。
  那聲音似浪濤拍岸,浪花破碎。
  而隨著所有人族的不斷施為,聲音愈來愈明顯。
  直到某一刻,天生異象。
  在那一個個人族聚集之地,一條不知從何處生的大河忽然橫亙。
  浪濤驚怒的動靜,正是從那大河之中傳來的,所有人都看到了這神奇的一幕。
  河水奔騰,流淌向遠方,穿過無盡虛空,流過一個又一個大域,越過不回關,跨過近古戰場,最終匯聚到楊開與墨最后大戰的戰場。
  那宮殿上,楊開的十多位至親神情激動地望著這一幕,口中詠頌的愈發急促,神色也愈發虔誠。
  原本還有些虛幻,似只存在于另一個時空中的大河迅速變得凝實,浪濤翻騰間,一道身影自大河之中踏浪而出。
  他望著宮殿上那一道道身影,展顏道:“我回來了!”
  宮殿上,一個個人兒喜極而泣,一道道身影飛竄而出,朝那人撲去。
  ……
  禁忌之地,諸多強者聞風而來,短短片刻時間,便匯聚了上百人左右,還有更多的人從遠處趕來。
  這些人俱都是每個天地的至強者,每一個都達到了自身的極限,他們任何一個人,都曾是各自天地的傳說。
  只是如今,他們的天地早已遺忘了他們,導致他們被困在這禁忌之地。
  百多位至強者靜靜地站在四方,看著不遠處漂浮的一具尸體。
  那是劍八的尸體,手中還握著一柄斷劍,斷劍的另一截插進了他的胸口,抿滅了他的生機。
  死人了!
  禁忌之地中不乏爭勇斗狠者,時有大戰爆發,而且都是那種在外界難得一見的曠世之爭。
  但實際上很少會死人。
  因為至強者們雖然修行的體系不一樣,可修行到極致都是對道的追求,可以說是萬法同歸,由此便導致大家的實力基本相差無幾,所以不管大戰的如何激烈,也很少會出現有人戰死的情況。
  上一次死人還是幾十萬年前,有一個性格惡劣的家伙惹了眾怒,被很多至強者聯手圍攻隕落。
  可是現在,劍八的死狀明顯不是被圍攻的,眾人不管修行的是什么力量體系,這點眼力還是有的。
  殺劍八的,只是一個人!而且殺的干脆利索,甚至毀了劍八的劍!
  在場的這些至強者,就算不與劍八相熟,多少也是打過交道的。
  劍八的劍可是他的道,殺人或許不算什么,可殺人的同時還毀了對方的道,那就有些匪夷所思了。
  更讓眾多至強者在意的是,方才他們明顯感覺到這邊有一些異樣的動靜,哪怕隔得很遠,那種動靜也如漆黑中的火光一樣明顯。
  那是突破了現有力量層次的動靜!可是等他們趕到這里的時候,卻是什么也沒看到。
  眾目睽睽之下,重九與劍八請來的那個強者滿嘴的苦澀賽過吃了黃連。
  楊開斬殺劍八的一幕他們看在眼中,心神受到了巨大的沖擊,等回過神的時候,已經有察覺到動靜的至強者趕過來查探了。
  導致他們現在想走都走不了。
  這個時候走,肯定會被別人強行留下的。
  至強者們被困在這里太久了,任何一點不同尋常的動靜都會引起他們的關注,更罔論那是超越現有力量體系極限的動靜。
  “誰在場?”有人忽然開口問道。
  雖是沒頭沒尾的一句話,但那意思很明顯,無非是問,劍八死的時候誰看到了。
  大家都不說話。
  “誰最先來到這里?”又有人問道。
  還是沒人說話,但至強者們的目光開始移動,每一個人都看向比自己更早來的。
  最終的目光匯聚到了重九身上。
  重九氣的鼻子都歪了,望著身邊那個劍八請來的幫手:“你也看我!你跟我一起的!”
  雖說兩人原本立場不一,但此刻顯然是要抱團的,這一次的情況應對不好的話,說不定要成為所有至強者的公敵,由不得他們不謹慎對待。
  在這沒有出路的禁忌之地,若是成為所有人的公敵,那以后的日子絕對不好過。
  “劍八誰殺的?”有個身形矮小的老者開口問道,這老頭子不知道被困在禁忌之地多少年了,說是禁忌之地最古老的強者之一也不為過,最起碼,在場這一百多位至強者來禁忌之地的時間都比他要晚。
  “不關我事!敝鼐胚B忙撇清干系,“我可沒這么大本事!
  站在他身邊的那個至強者也連忙否認:“也不是我殺的!
  “你們最先來此,難道沒有看見嗎?”矮小老者追問,雖只有他一人開口,但無形中卻代表了所有人。
  “唔……”重九支吾了一聲,心知這件事是無論如何都搪塞不過去的,與其糊弄別人引起敵意,還不如實話實說,想明白這一點,便開口道:“楊開殺的!
  “楊開是誰?”那矮小老者皺眉,他完全沒聽過這個名字。
  “一個將大道之力顯化為長河的新人,來這里差不多八千年了!庇腥私忉尩。
  矮小老者了然:“好像有點印象。但是一個新人,如何能殺得了劍八?他人呢?”
  “他走了!敝鼐诺。
  “去哪了?”
  “就是走了,離開這里了!
  至強者們先是怔了一下,緊接著一個個震驚地望著重九。
  被這么多道目光盯著,重九也壓力如山,站在他身邊的那位至強者不著痕跡地往旁邊挪了挪,跟他劃清界限。
  “你說……他離開這里了?”那矮小老者問道,語氣雖不起波瀾,可內心已翻起驚濤駭浪。
  “諸位不用這么盯著我,他確實離開了,我與這位朋友親眼所見!敝鼐胚@么說著,指了指跟他拉開了一點距離的那位至強者。
  那人臉色一黑,心知躲不開,只能硬著頭皮道:“是,他確實離開了!
  重九笑道:“諸位不正是被那奇怪的波動吸引過來的嗎?就跟諸位直說了吧,那傳言中離開禁忌之地的兩個辦法,第二個是真的,楊開也正是借助了那個辦法離開了此地。而在他打破此地禁忌之力的同時,他似乎窺探到了更高的道境,所以劍八死了!”
  自古以來,禁忌之地就流傳了兩個脫困之法,一個是不斷地戰斗,斬殺其他的至強者,只要殺的足夠多,就有機會離開這里,第二個就是所處的天地還有足夠多的人記得你,愿意接納你的回歸。
  第一個辦法到底行不行,沒人知道,因為禁忌之地很少會死人。
  但是眼下,這第二個辦法已經得到了印證,如果重九沒說謊的話,那離去的楊開便是借助這個辦法擺脫了禁忌之地。
  這種局勢下,重九是沒必要說謊,這一點眾人心知肚明。
  “怎么可能?進入此地之后,所處的天地生靈會迅速將我等遺忘,沒有記憶,如何記得?這根本就是不可能實現的事!庇腥速|疑道。
  重九攤手道:“那我就不知道了,反正楊開很早之前就跟我說,他的天地會記得他,或許他拯救了那片天地,所以那片天地的人們還記得他?”
  眾至強者依然難以接受這種事,因為自古至今,所有被困在這里的,就從沒有離開過的先例。
  偏偏眼下一個進來只有八千年的新人做到了。
  這讓他們羨慕嫉妒的同時,也看到了一線希望。
  有人能夠離開,那就代表這禁忌之地并非無法脫困的囚籠,只是他們沒找對方法。
  借鑒楊開的辦法肯定是不行的,且不說他的天地為什么會記得他,主要他進來的時間短,只有八千年。
  其他人根本沒這個條件,最晚進來的一個,也被困在這里數萬年了,數萬年時間過去,他所在的那片天地早已沒了他存在的痕跡。
  “打破禁忌之力,就可以窺探到更高的道境?那是什么樣的境界?”那矮小老者凝聲問道。
  重九搖頭:“什么境界我不清楚,但劍八的劍被他兩指夾斷了!
  眾至強者皆都倒吸一口涼氣。
  兩指斷劍,斷的不是劍,而是道!
  可以想象,在那一瞬間,楊開的道境達到了何等聳人聽聞的高度。
  “諸位,楊開離去之前傳音告知我,他會想辦法把我也救出去,雖然不知此事能不能成,但如果真的可以成的話,那在此地的所有人都將有一個出路!敝鼐庞謷伋鲆粋讓所有人振奮的消息。
  一瞬間,來此的至強者們望著他的表情都變了。
  小半日后,至強者們散去。
  重九長呼一口氣,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雖然他也是至強者,不懼任何人,但被那么多人盯著,還是如芒刺背。
  要不是他最后關頭說了那么一句話,重九甚至懷疑那些家伙會對他一起出手,然后逼問更多的情報。
  盡管他所知道的情報已經全部說出去了……
  不過有他最后說的那句話打底就不同了,只要還希望離開這禁忌之地,那么日后就不會為難他,甚至說,若敢有為難他重九的,必會成為禁忌之地的公敵!
'
繼續閱讀: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777亚洲熟妇自拍无码区_免费一级A片视频播放古代_中国业余成熟老太视频_第九区在线观看免费完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