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節 人生可以重來
biqugu.net(筆趣谷無彈窗)提供高速文字無彈窗的小說,讓你閱讀更清爽,請記住我們的網址。

  猛地睜開眼來,陸為民只感覺自己胸腔子里的心臟砰砰如經歷了一番劇烈運動般狂跳,從心臟里泵出來的血液迅速流到身體每一個部位,背上冷汗涔涔,四肢卻有些發冷。
  他竭力想要控制住自己飄忽的意識。[搜索最新更新盡在www.zhuiXiaoShuo.com]
  這是在哪里?
  目光終于定格在老舊的天花板上,一盞白熾燈泡孤零零的懸掛在天花板正中間。
  這種沒有吊頂的天花板似乎十分熟悉,卻又闊別太久,老式的蘇式風格的紅磚舊樓房,195廠里的宿舍不都是這種風格么?
  自己怎么會在這里,難道說車禍沒有讓自己受傷?
  不可能,當時葉蔓嘴角涌出的血沫和后來大口大口吐出的血塊,以及自己胸腔肋骨的破碎即便是現在他也能清晰的感覺得到,意識模糊只是短暫的幾秒鐘時間之后,便再也想不起來了。
  陸為民呻吟了一聲,下意識的揉了揉發脹的太陽穴,只覺得自己腦袋有些暈暈乎乎,思維也想凝滯了一般,就像是昏睡了很久,有些發木。
  他總感覺哪里有些不大對勁兒,卻又說不出來,突然間他發現自己的雙手似乎有些變化。
  他揉了揉眼睛再看自己手掌,怎么這樣勻凈飽滿,再看看胳膊,彎曲起來,發達的肱二頭肌竟然浮現了出來,陸為民懵了。
  這是怎么一回事兒?肱二頭?這東西已經在自己身上消失了多少年了?應該至少有十多年了。
  他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的小腹,平坦而富有彈性,塊狀肌肉隱隱而現,而多年酒足飯飽加麻將桌上的生活形成的贅肉竟然消失無蹤。
  陸為民大駭,出什么狀況了,難道出一次車禍進醫院,就讓自己全身肌體也發生了這樣大變化?
  呼的一聲坐了起來,陸為民四下張望,發現自己身上不是習慣穿的普萊詩襯衣,而是一件有些簡陋的圓領舊汗衫,這是怎么一回事?
  淡淡的青椒炒豆豉香味兒在鼻息間縈繞,已經有多久沒有聞到過這樣熟悉的味道了。
  自打母親三年前去世之后,陸為民就再也沒有聞到過這樣的香味,二姐也能做豆豉,但是比起母親的水準還要差一截,陸為民始終無法忘卻母親親手制作的豆豉。
  今兒個是怎么了,難道是幻覺?車禍自己受傷太重產生的幻覺,不像啊,陸為民用右手使勁兒掐了一下自己左臂的肱二頭肌,一陣劇痛傳來,讓他意識到這不是幻覺,而是實實在在的現實。
  適應了室內的光線,陸為民努力的觀察著四周。
  沒錯,眼前這一切是如此熟悉,他曾經在這個房間里生活了三年。
  讀大學之前的三年高中時代,他都在這張床上度過夜晚,而身上這件有些老舊的圓領汗衫不就是自己撿著父親用過的汗衫當睡衣用么?
  嘴巴有些苦臭,這是頭宿喝多了酒的表現,陸為民下意識的翻身下地,赤足幾步走到方桌邊上,端起碩大的茶盅,咕咚咕咚一口氣把大半杯涼茶水灌了下去。
  這個時候腦子里似乎才靈動起來,但是陸為民還是沒有反應過來發生了什么事情。
  窗外的法國梧桐將生活區的道路遮得嚴嚴實實,知了正在拼命的嘶叫著,幾個退休太婆正在樹下談論著,一個有些熟悉的清瘦身影騎著自行車從窗外駛過,那是誰?
  陸為民努力的回憶著,猛然想起來,這不是莫老師么?
  自己高中時代的班主任老師。
  自己原來在老家南潭讀初中時英語底子不好,到了195廠子弟校來讀高中時才覺察到差距,這位班主任老師對自己相當好,也給了自己不少幫助,讓自己的英語水準在高中三年里迅速趕上來,也為自己高考考上嶺南大學立下汗馬功勞。
  莫老師?自己有多少年沒有見到他了?八年還是十年?記憶中似乎在自己擔任隆泰縣教育局局長時曾經在參加市里教育系統一個會議時碰見過他,當時他已經快要退休了,怎么今日看上去他好像比上一次見到時候年輕了不少?
  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陸為民駭然的四下打量,沒錯,這不是自己原來的家么?
  可是……,陸為民目光落在墻上的那本質地粗糙的臺歷上,剛剛被撕去也一頁。
  1990年7月8日!星期天!印刷得很粗糙的臺歷上清晰的幾個紅體字映入眼簾。
  這是父親的習慣,每天早晨起床就要去撕去一頁臺歷,然后在今天的臺歷上寫上要做的事情。
  這個習慣也一直影響著自己,雖然自己沒有養成寫日記的習慣,但是去也學著父親將每天必須要做的事情按照重要緊要的程度寫下來,每天盡可能不超過三件,據說這是最有效率的工作方式,而這個習慣也已經伴隨了自己二十多年了,可是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為什么日歷上會顯示出二十一年前的時間?!
  陸為民可以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也可以不相信自己的意識,但是他卻無法不相信自己的感覺,全身上下的輕松感和那種難以言喻的熟悉感。
  陸為民呆呆的坐在床上,沉浸在這種異樣的氛圍中,他不敢走出門,他怕自己接受不了,是大喜過望,還是茫然無措,抑或是空歡喜一場,他真的不知道自己會是一種什么樣的感覺。
  就在陸為民彷徨和茫然兩種情緒交錯控制著他的心神時,門外傳來一陣細碎的腳步聲,如此熟悉的腳步,只能存在于記憶中,他有些不敢置信。
  咯吱一聲,門被掀開來,母親熟悉的身影出現在門口,手中菜籃子里裝著一把小蔥和芹菜,還有一塊五花肉,“三子,醒了?昨晚和誰喝那么多酒?身子是自個兒的,年輕時候不覺得,老了你就知道了,多喝點水!”
  “媽,沒事兒,就這一回,我沒事兒了!标憺槊衤曇粲行┑统,看見母親關心的眼神,一股熱流從胸腔涌起,讓他眼角禁不住有些濕潤了。
  母親輕輕嘆了一口氣,放下手中菜籃子,“三子,我知道你心里難受,見你這樣,你爸昨晚也沒睡好,今早一大早就出去了,咱們家里也只有這么大能耐,你爸擱不下那張臉,你也別怨你爸!
  陸為民深深吸了一口氣,1990年7月7日,盧溝橋事變五十三周年紀念日,他記憶相當深刻。
  不是因為那一天是盧溝橋事變五十三周年的緣故,而是自己分配回老家南潭的消息已經確定了。
  半個月前,195廠黨委會上否決了原來同意自己進廠的意見,只接受雙職工子弟,而自己是一個半邊戶子弟,戶口也不在廠里,于是以這個先例不能破為由,自己被拒之門外了。
  先前的許多努力都成了白費,希望變成了泡影。
  而正因為這個原因,自己不得不回老家——自己戶口所在地黎陽地區南潭縣,而且還會因為之前沒有來得及做任何工作,被分配到最偏遠的東陂鄉。'
繼續閱讀: 上一頁|下一頁
777亚洲熟妇自拍无码区_免费一级A片视频播放古代_中国业余成熟老太视频_第九区在线观看免费完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