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有其父,必有其子!
biqugu.net(筆趣谷無彈窗)提供高速文字無彈窗的小說,讓你閱讀更清爽,請記住我們的網址。
十二章、有其父,必有其子!

幾個街舞少年跑過去想把猴子攙扶起來,可是他像是突然間成了斷了電地機器人似的。手不能抬,腿不能動。一直保持著之前站立的姿勢,必須要兩個人架著才能站穩。

“猴子,你感覺怎么樣?”手臂上紋著條帶魚的替補黑社會男著急地問道。

“虎哥。我完了。我完了啊。我的手不能動了腳也不能動了。我完了再也不能跳街舞了”突然遭遇這種情況,讓瘦猴那脆弱的神經徹底崩潰。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地哭喊著,像是真地殘疾了一般。

當然,他心里也確實是這么想的。身體的異樣變故,讓他也絲毫不懷疑自己已經殘疾了。

“是不是你?是不是你搞得鬼?”馬恒指著秦洛問道,一幅氣急敗壞地樣子。

“你不要血口噴人,這和我有什么關系?大家都看到了,可以為我做證人的。我還以為這就是你們讓我學的街舞呢!鼻芈逡荒槦o辜地說道,惹得周圍觀眾一陣善意的笑聲。

在他們的眼里,這些打扮怪異的年輕人根本就是不良少年。有人能夠讓他們吃癟,他們是很樂意看到的。

“肯定是你。你剛才拍了猴子的肩膀。你到底搞了什么鬼把戲?快把猴子治好,不然的話,我們就對你不客氣了!瘪R恒狠狠地說道,一群人將秦洛緊緊地圍在了中間,提防他突然間逃跑。

“怎么個不客氣法?”秦洛不屑地問道。

“馬恒,你他媽和他說那么多廢話干嗎?這混蛋給猴子動了手腳,把猴子給廢了咱們也把他給廢了得了。一命抵一命!睅~男紅著眼睛說道,滿臉的殺氣。

“我不同意!鼻芈寰芙^著說道!拔覟槭裁匆o你們這群滿腦子草料的蠢貨抵命?你們要真是死了,算是為民除害!

“操你*媽的。兄弟們,削他!睅~男脾氣最是暴躁,喊話的時候,已經一拳砸向秦洛的面門。

秦洛一把拉開旁邊的林浣溪,避免她受到不必要的傷害。身體一個側步擋在她前面,然后也閃電般出手。

兩人的拳頭乍一接觸,帶魚男的面孔便瞬間掙擰扭曲。

后面的梯隊還沒來得及沖上來支援,就聽到帶魚男捂著右手跪在地上狂叫起來:“啊痛啊。痛死我了!

“虎哥,你怎么了?”

“虎哥,你沒事兒吧?”

“虎哥的手流血了虎哥的手流血了快去拿藥來!

看到林浣溪一臉疑惑地看過來,秦洛把藏在手指縫隙間的梅花針給她看了看,說道:“我忘記提醒他們了。我手里有針!

“他們沒事吧?”林浣溪問道。轉眼間,和秦洛有仇的人就一個‘癱’,一個‘殘’,林浣溪還真怕秦洛惹出大亂子。

“沒事!鼻芈逍χ鴵u頭!熬褪怯悬c兒痛!

林浣溪看著跪在地上叫喚的帶魚男,心想,應該不是只有一點兒痛吧。任誰全力打出來的一拳落在一根細針上,估計都是像他這樣的反應。

也幸好秦洛手下留情,只留下針尖在外面。如果他多留出來一截,能夠直接把他的手掌給刺穿。

馬恒看到自己又有一個兄弟倒下,心里的怒氣得不到發泄,讓他有種要抓狂的感覺。

“兄弟們,把姓秦的給廢了!瘪R恒大聲喊道,自己也一馬當選地沖過來。

秦洛的眼睛瞼了起來,三根手指捏著銀針,擺出一個正要給病人行針時的標準姿勢。然后身體一側,避開馬恒的拳頭攻擊,銀針對準他的肋下刺過去。

馬恒也同樣的大叫一聲,捂著肋下倒在了地上。

那些還嗷嗷叫著準備沖上來的街舞少年見到馬恒也一個回合被人拿下,前沖的身體猛地停頓了下來。怎么也不敢輕易的去面對秦洛手里那銀光閃閃的銀針針鋒。

“沒人上來了?”秦洛笑著問道。

那些街舞少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卻沒有敢第一個沖上來。

“報警啊?靾缶。你們這群傻叉!睅~男跪在地上大聲喊道,他都快痛哭了。

有人這才反應過來,趕緊從口袋里掏出手機撥報警電話。

“我剛才好心替你們報警,你們說不需要!鼻芈逵媚_踢了踢躺在他腳底下的馬恒,一臉挖苦的說道。

“姓秦的,老子和你沒完!瘪R恒捂著肋下罵道。他是真的痛哭了,不知道肋下的什么穴位被他刺了一下,像是用刀子割肉一般的讓人難以承受。

秦洛蹲下身子,看著馬恒說道:“罵人。再扎一針!

手腕輕抬,銀針再一次破體而出。于是,整個步行街都響起馬恒殺豬般的嚎叫聲。

“我們走吧!绷咒较诤竺嫣嵝训。她知道事情要鬧大了,提醒秦洛趕緊離開。

“警察知不知道你家在哪兒?”秦洛問道。

“應該不知道吧!绷咒较f道。

“那咱們趕緊回家!鼻芈謇咒较氖志鸵x開。

可是,這一次警察來得比他們想象得要快。

因為他們剛剛準備逃離犯罪現場的時候,就有兩個便衣快步向這邊跑過來。

“看來走不了了!鼻芈蹇嘈χf道。

如果警察沒來,他們走了也就走了。大不了警察找上門去調查取證。

可是,他們這個時候逃跑,肯定會被警察捉拿回去的。那個時候,原本屬于正當防衛的秦洛也落實了傷人后逃逸的罪名。

馬有才正在茶樓里和人談業務的時候,得知了自己兒子被人打傷的事情。

“哪個局?美蘭分局?行,我立即趕過去!瘪R有才臉色平靜地掛斷電話。

“馬院長,出了什么事兒嗎?”坐在對面的中年男人出聲問道。

“沒什么事兒。兒子和人發生了點兒矛盾,我過去處理一些!瘪R有才笑呵呵地說道。沒辦法,誰讓面前這個男人有自己惹不起的背景呢?

“要不要幫忙?”中年男人問道。

“呵呵,王總太客氣了。一點小事兒,不勞王總出手。等到我擺不平的時候,自然要請王總虎駕的!瘪R有才客氣地道謝。

“行。那么咱們的事兒就說定了。至于那百分之二十的回扣款我和上次一樣,匯進你瑞士銀行的帳戶。好吧?”

“行。和王總合作,我是很放心的!瘪R有才站起來,和王總握了握手后,提著手提包快步向外面走去。

心急火燎的趕到美蘭分局,直接就闖進局長的辦公室。里面正有一個穿著便衣的警察在打電話。

“老吳,到底出了什么事兒?馬恒他們人呢?是那個王八蛋傷了他?”看來馬有才和這個警察關系不淺,所以說話就比較不客氣。

圓臉警察對著馬有才打了個噤聲的手勢,然后繼續對著話筒講電話。

馬有才焦急地等了兩三分鐘,圓臉警察才掛斷了電話。

“老吳,到底出了什么事兒?”馬有才著急地問道。

姓吳的警察丟支煙給馬有才,然后自己夾一根放在嘴上,說道:“放心吧。人都帶回局里了。不只是你兒子受傷了,我們家那小子傷得還更嚴重,F在都送進旁邊的第三醫院檢查了。沒什么大事兒!

“對方是什么來頭?怎么這么囂張?”馬有才問道。

“屁來頭。我問過那群小子了,說是醫科大一老師!眳蔷珠L吐了個煙圈,不屑一顧地說道。

“老吳,這是你的一畝三分地。你可要給我出這口惡氣!瘪R有才把煙放在茶幾下,臉色陰沉地說道。

“放心吧?次以趺赐嫠浪麄。走,做為受害者家屬,咱們先去討點兒好處!眳蔷珠L笑呵呵地說道。

“行。去看看!瘪R有才說道。

刑拘室的門被人推開時,秦洛正在和林浣溪小聲地聊天。林浣溪已經給他父親打過電話,林清源也正在趕來的路上。以林清源一院之長的威勢以及在燕京經營的人脈,想來這件事兒并不是很難解決。

“怎么又是你?”馬有才看到秦洛,面部表情明顯變得僵硬。

秦洛抬起頭看到馬有才時,先是一愣,然后瞇著眼睛笑了起來,說道:“馬院長,好久不見了!

“你們認識?”吳局長一臉茫然地看著自己的老友,問道。

想起自己的來意,馬有才搖頭說道:“算不上認識。只是見過一面!

“馬院長,你這么說就沒良心了吧?我幫你解決那么大的問題,你還沒請我吃飯呢。前幾天看報紙,滿世界都是你接受采訪的新聞。說什么在你的帶領下,專家小組經過多少個小時的不眠不休不吃飯不拉屎,終于攻克了醫學史上的一個新難題怎么說,我也是專家組成員之一吧?現在你翻臉不認人,不是太讓人寒心了嗎?”秦洛譏誚地說道。

中醫大學附屬醫院那樁嚴重的醫療事故解決后,因為秦洛這個當事人突然間暈倒,在接下來的新聞招待會上,做為副院長的馬有才大出風頭。

別人沒臉說不出來的話,他敢說。別人不好意思做不出來的事兒,他敢做。最后,幾乎所有媒體都以為這次的醫療事故是在他的英明領導下圓滿完成的。

林清源年齡即將到限,他也成了附屬醫院院長呼聲最高的人選。據說在衛生廳的高層會議上,還有人提議讓林清源提前退休,把馬有才這個‘有功’之臣給扶正。

被秦洛這個當事人一針見血的戳穿,馬有才的臉色紅一陣、紫一陣。他覺得不應該和秦洛糾纏在這個問題上,大聲罵道:“我兒子是不是你傷的?你憑什么傷人?”

“你兒子?誰是你兒子?”秦洛笑著問道。

“馬恒。別說不認識他!

“哦。馬恒就是你兒子?”秦洛詫異地問道。

接著又一臉了然地說道:“我當時還奇怪呢,怎么我的兩個仇人都姓馬,F在想來,就算不用DNA驗證,也知道你老婆沒有偷人。這兒子絕對是你的,你們父子還真像啊,簡直是一模一樣的德性!

'
繼續閱讀: 上一頁|下一頁
777亚洲熟妇自拍无码区_免费一级A片视频播放古代_中国业余成熟老太视频_第九区在线观看免费完整版